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六万年之后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料敌从严

    最危险的事情要留给自己,如果连这点都豁不出去,那根本无法在宇宙当中立足。将各大意识体文明的方式模拟的七七八八,加上罗莎在战斗方面的见解,谢洛夫下达命令,召集联盟捷尔任斯基师,以及民主德国捷尔任斯基警备团。

    和往常一样,谢洛夫没有进行大规模动员,大规模动员必然对联盟造成影响。而且根据多年来的经验来看,大规模动员组建远征舰队其实没多大作用,除非是要占领开发一块有主的星系,不然以宇宙空间的科技差,高等打低等比大航海时代容易多了。连联盟下属的众多文明真要是发生内战,其实也不需要建造大舰队。

    但是阿弗雷德对仙女星系的进攻却使用了大舰队模式,这并不是说阿弗雷德弱小,谁让人家想要搬家呢,谢洛夫这种有先发优势的人,没资格对阿弗雷德嘲笑。

    只是使用了两支部队,自然也形不成什么规模巨大的舰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两支部队已经是谢洛夫能动用的最强一部分力量,再进行大规模动员效果也不大。他相信基本的原理才是最真实的,比如有这么一句话,只要动力大,搬砖也能上天。

    科技进步的越强大,造成的等级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地球时代就非洲那些小国,五强当中其他四个要是当做没看见,出来一个就能灭掉整个非洲的国家。五常能发射卫星,非洲国家只能混吃等死,不混吃等死也不行,稍微有点要崛起的意思,立刻就以不民主的罪名被干掉。这点做的最彻底的是法兰西,在越南和阿尔及利亚失败之后,法国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开始在殖民地大肆破坏所有的基础设施,有一种你不让我殖民,我就把现代社会的建设成果全部毁掉的架势。

    不是所有国家都愿意付出越南和阿尔及利亚的代价,所以法国殖民地纷纷妥协。法国对其前殖民地政治文化教育媒体工业金融依然保持全方位影响。非洲法郎,这是一种带有强烈殖民色彩的货币。在摆脱法国殖民之后,西非中非国家却没有摆脱对法国的经济附庸,这种货币体系被继承了下来,逐步形成非洲法郎区。

    法国对前殖民地的控制全面彻底,塑造的法兰西共同体比名义存在的英联邦强大太多。

    谢洛夫也用了一点法国的办法来对付挂靠在联盟的文明,用法国做例子,只是表明联盟的一种分化,在召集了两支部队之后,谢洛夫便带着两支部队和启程,赶往指定地点和阿弗雷德汇合。

    一个河系虽然大,可是比起整个宇宙到底是不算什么,对掌控空间技术的文明来说更是什么都不算,最终在原属于硅基联盟的一颗荒凉星球上,谢洛夫降落等着这次的合作者。

    阿弗雷德没有谢洛夫门清路熟,来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但有谢洛夫提供的准确坐标,还是在三个地球日之后赶到,和谢洛夫一样,他带领的部队规模也不大。

    为了建立基本的信任,双方降落在星球表面上,一面是黑色装束的党卫军领袖卫队,另一面则是克格勃的捷尔任斯基师、捷尔任斯基警备团。

    “此情此景,令我想起了苏德合作瓜分波兰。”用手指将蓝色帽檐顶上去一点,露出双眼的谢洛夫冷淡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如果可以的话,这次我希望瓜分的是整个宇宙。”阿弗雷德也闭着眼睛说瞎话,就双方的关系而言,宇宙不管做大都不能阻止双方的敌对关系。

    例行公事的表示友好后,谢洛夫偏了一下头看向阿弗雷德后面黑压压的作战部队,轻佻的吹了一口哨道,“黑发黑眼,德意志领袖卫队?”

    “正式编号党卫军宪兵师,只不过除了我自己之外,没人这么叫。”阿弗雷德同样目光略过谢洛夫,看向两支不一样的部队,“不介绍一下么?”

    “克格勃捷尔任斯基师,至于另外一个!”谢洛夫轻飘飘的道,“民主德国捷尔任斯基警备团,清一色的日耳曼人,看起来我更像是大德意志帝国的全国领袖。”

    短短时间两人都对对方率领的部队进行了一些评估,谢洛夫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凝视着深渊,领袖卫队的暗能量虽然没有阿弗雷德这么浓烈不厌驾驶,却也到了极高的层次,甚至连热源雷达都无法检测出来。

    阿弗雷德的感觉更加直观,谢洛夫身后的部队就像是套了一层保鲜膜,能感觉到非常强大,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大,强大的根源在什么地方。

    “我们两支舰队相隔十光年的距离平行前进,这样可以随时进行呼应,当然我明白,你和我都不愿意像对方求援,同样我们也应该明白,一旦危险降临,事情也由不得我们。”谢洛夫开口诉说着事实,这完全不是警告,如果盖亚意识存在,能干掉谢洛夫就能干掉阿弗雷德,如果两人够聪明就绝不会做出千里转进的事情,“我们的底牌是,你和我都掌控了至少一种能量的极限运用,你是暗能量,至于我的底牌,因为我处在强势地位,我不能告诉你。”

    “你再害怕什么东西?你怕在交战当中出现反常规的事情么?所以才强调能量的极限运用!”阿弗雷德沉默片刻赞同道,“是的,正常的能量运用对我们不起作用,如果遵循物理规则的话,没有什么是对手能使用,而我们不能用的东西,除非规则被颠覆。”

    “我仿佛在和自己说话,看来在你面前说半截话是没用的,这是设想出来的最坏情况。不过任何一件事情都会起到两面效果,没有任何存在可以不付出代价就随意颠覆规则。就像是人生病了,吃药固然能治病,同样也伴随或大或小的副作用。”谢洛夫耸耸肩道,“正常情况下,你和我带领的部队都不可能会战败。”

    所谓料敌从严,把最坏的事情预想的多夸张都不过分,颠覆物理规则,便是这个大宇宙本身的排斥。规则是宇宙存在的基石,颠覆规则没理由不付出代价。某种意义上来说,谢洛夫和阿弗雷德就是潜伏在人体内的细菌,这次要试试人体的免疫力能不能杀死自己。

    交流过后,两人毫不留恋的背对着对方朝相反的路线离开,表达温情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就是纯工作关系。

    “出发!”回到旗舰指挥室的谢洛夫和阿弗雷德几乎同时大喝,命令舰队启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