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双枪皇帝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枪太少了】

    嘭嘭嘭!火焰喷吐,白烟涌动,城头十余步外一个持牌挥斧的强壮牌子头手里的旁牌爆裂,身上镶铁叶甲甲片炸飞,身体多出若干血洞,鲜血汩汩冒出。

    那牌子头瞪大牛眼,满脸不可置信,尽管他想奋力将手里大斧扔出,将十步之外那几个向自己射击的宋兵斩杀。然而铅丸不比箭矢,箭矢入体,还可垂死一搏,铅丸贯体,那翻滚冲撞、将内脏尽数捣碎的空腔效应,瞬间解除战斗力。牌子头再拚命挣扎,再不甘心,手里的大斧举起后也完全不听从主人意志扔出,而是当啷坠地。

    “杀!”一个宋军矛手冲上前,一枪刺入牌子头咽喉,将这波次攻城敌军最后一个元兵杀死。

    看着满地层叠尸体,黄天从长吐一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硝烟,这火枪就是好使啊!若非有这利器顶住,元兵怕是早攻上城头了。

    元军攻城这几日,城头攻守异常惨烈,箭矢大量消耗,弓弩手也折损甚多,最后不得不使用制造粗糙的木箭及竹箭,但损失的弓弩手却没法补充。

    宋军本就兵少,而合格的弓弩手更是训练不易,没个一年半载不要想。缺少足够的远程兵器压制,守城更是艰难。

    幸好,他们有一队火枪兵。

    火枪弹丸制做容易,发射药用量也少,一桶火药就足够打到明年。火枪兵补充也简单,训练个三五天就可上战场,而且还不需要精兵老卒,就算普通辅役皆可胜任。激战至今,元军已不下七八次攻上城头,短兵相接,血肉相搏。虽有枪牌手护卫,亦不免有死伤。几日下来,火枪兵死伤过半。但只要火枪无损,死一个就可补一个,几乎不影响战力。

    黄天从最初还只认为射程远、威力强,操作简易、弹药廉价易造,是火枪的优胜之处,但连番激战下来,他惊讶发现,火枪兵训练简单,能源源不断补充,才是火枪这种武器的真正可怕之处。

    这时城头守军纷纷让开:“文相公、张帅来了。”

    一群持重牌配重兵的甲士环护着文天祥、张世杰大步走来。兵凶战危,元军下次进攻不知何时,张世杰不消说,就算是文天祥这文臣,都披上厚重铠甲。

    文天祥虽是文臣,却也身材高大,加之屡经磨难,这身子骨也练出来了,披上几十斤重甲,步履仍从容,面带微笑。虽无羽扇纶巾,高冠大袖,然一袭腥红大麾,随风翩飞,自有一股儒帅气度。

    文天祥一路行来,不断安抚守城将士。这位大宋丞相身份尊贵,姿容俊雅,气度折人,虽是一言半语,却令人如沐春风。许多受伤宋兵受其激励,都振作起来。

    那边文天祥在精神抚慰,这边张世杰则以物质激励:“大伙儿打得好!今日加餐,每士肉三两、鱼一份、米半升。只要诸君奋力作战,保城不失,朝廷不吝赏赐,功勋显著者,更可授勋阶……”

    说话间,张世杰已走近那队火枪兵,一一看过去,眼前的军士,一个个硝烟满面,或黑或灰,看上去脏兮兮,但神情都是悍勇——也是,连场血战下来,就算是新丁也都变成悍卒了,更何况其中不少都是老兵。

    对这些火枪兵,张世杰又加了一句:“原辅役可为效用,效用可为使臣。”

    火枪兵们都是激动不已。这些人中,近半都是役兵,先前干的不过是筑城搭桥、运送辎重的杂活,现在一下成了效用、使臣,甚至可授勋阶,能不激动?

    不是张世杰、黄天从不想军士甚至有战场经验的老卒,而是这样的人实在太缺了。弓弩手、枪牌手、长矛手、刀牌手,哪个兵种不需要一定时间训练?现在有训练的时间?唯有火枪兵是唯一没有技能要求的,甚至连基本的身体要求都没有,只要不是残疾,老弱皆可充任。而且就杀敌效果而言,比所有兵种都强。

    这几日若无这支火枪队,南城能否保住真不好说。

    张世杰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从万安军带回更多的火枪,当初观演龙雀军火枪阵时只觉犀利,认为军中又多一件利器,未曾想能在守城中发挥如此大用,否则必让赵猎提供三百支甚至五百支火枪。

    张世杰随手从一火枪兵手里抽过一支火枪,板开龙头击锤,扣了几下,看到火石嚓嚓嘣出火星,满意点头。再对准空枪管看了看,他也看不出所以然,只是想起赵猎曾说过,枪管是有使用寿命的。若保养良好,不过度使用,大约打个一百多发到二百发铅子,枪管就会报废,需回炉重锻。

    而眼下最困扰张世杰的,就是这枪管锻造——实在是太耗时了。元军攻城半月,他下令二十多个造枪工匠及相关铁匠、木匠、火药匠全力制造。虽成枪五六支,却堪堪弥补损耗掉的火枪。不少火枪兵都是新手,对枪支性能不熟悉,又缺乏训练,蓦然对上杀上城头、近在咫尺的凶悍敌兵,慌张之下,难免失误,重复装弹,结果造成炸膛,人枪俱毁。

    所以现在每一支火枪的使用情况,都让这位大宋副帅格外关注。

    “药子使用如何?”张世杰边看边问一旁候着的黄天从。

    黄天从忧中带愤:“铅子倒好说,就是火药不行。使用副帅带回的定装纸筒药,远在七八十步就可击伤皮甲敌兵,五十步可破敌铁甲,但使用火药匠的新药,五十步方破皮甲,至于铁甲兵……”黄天从一指城头那正被辅役抬下去的元兵牌子头,“需待敌冲上城头,在二十步内方可毙敌。”

    跟在张世杰身后的陈植脸色一青:“你是说,信安侯藏私……”

    张世杰断然否定道:“关于此事,火药作工匠曾有禀报,因火药中火硝提纯需大量蛋清,此物库存不足,难以提至满意纯度,故此火药威力有损。另,本帅只从信安侯那处取得火枪及子药一千发,未涉其余,陈君勿妄言。”

    陈植忙谢罪,心下惭愧。

    由于南宋已有比较成熟的火药,甚至制造出震天雷这种原始巨型手榴弹,所以张世杰只向赵猎要了火枪及弹药,至于火药配方,在张世杰想来,大家都是一样,难不成他赵猎发明了火枪还能改进火药配方不成?他赵猎是皇室还是工匠?

    事实上赵猎的火药配方确实比这时代的配方先进,而且量大易制取,更不需什么蛋清提纯——何时见过后世会用这么奢侈的法子?

    张世杰没问,就算问了赵猎也不会给——他有各种手段确保手下工匠不会泄密,谁知道行朝这边能否保守机密?那还不如他来为行朝提供弹药,用机械制造弹药,不比行朝这边手工制作强百千倍?

    黄天从仍悻悻道:“信安侯纵未藏私,但提供火枪太少也是事实。我等禁军才三五十支枪,他龙雀军却拥有枪支十倍之多。究竟谁是禁卫?若末将能有一部百人火枪兵,岂会让敌兵冲上城头?”

    张世杰这回没说什么,他转身走到墙边,双手扶着垛口,望着城下正重整旗鼓的元军,心下慨叹:“君豪所言不差,火枪还是太少。若能有三百支,不,只需二百支,局面必大为改观。只是,火枪如此犀利,守城如此好用,为何拥有数百支火枪的龙雀军却早早败却呢?”

    张世杰不禁转首东顾,心下忧虑,不知万安军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败了?退了?还是溃散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