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至尊特工 >

第1665章 我这是被抓壮丁了?

    “早晨负责注射药物的四个人中有一个不见了,我们调查了他的家,他和老婆孩子全部都消失了……”

    大长老阴沉着脸,听着手下的人汇报,脸色颇为难看。

    背叛者!

    虽然还没弄清楚具体的原因,但是想必老祖的怪异反常和这个人脱离不了关系,最大的可能便是更换了使用的药物,替换的药物不仅不能压抑老祖的实力,反而会激发老祖的狂化,让他第二人格更加容易出现。

    作为核心人员,他们自然会知道一旦老祖第二人格出现,可能就伴随着一场腥风血雨,甚至不排除老祖血洗古堡,但是他依旧这么做了!

    “查!一定要找到这个背叛者,用最严厉的族规来处置他!”

    大长老冷冷的丢下一句,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事上,毕竟这个背叛者所做的事情已是定论,不需要再多讨论,所需要的只是抓人并且进行惩戒而已,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追寻老祖。

    包括大长老在内,没人知道卢西恩接下来要做什么,也没人明白他为何要掳走秦阳?

    按照暴戾的性子不是应该直接一拳打死秦阳吗?

    为何不辞麻烦的带着他离开?

    当大长老从司徒香的口中得知将会有两位华夏至尊强者前来救援秦阳时,一颗心又提高了。

    整个科曼家族也不过一个至尊强者,而司徒香一个电话,竟然就来了两个至尊强者!

    隐门人虽然少,但是底蕴真的强悍无比。

    大长老心中不由颇为担心,这事确实是个意外,科曼家族也并非对秦阳有什么居心,如果救回了秦阳,那一切事情都好说,还有挽回余地,如果秦阳死在了老祖手里,那秦阳的师门长辈必然将怒火倾泻在科曼家族身上。

    两个至尊强者,光是想想便让人头疼。

    “莱文斯情况怎样?”

    “肋骨断了六根,受了严重内伤,不过性命没有危险。”

    大长老嗯了一声,眼光有些忧虑,老祖这一次只是干掉了一些古堡里的护卫,虽然对自己出了一次手,但是看上去似乎更加是一种泄愤,却并没有直接下杀手,比之上次狂化时已经好了许多,这代表着什么呢?

    上一次老祖狂化的时候,第二人格完全就是一个嗜血的杀人狂魔,家族中人都被他杀了好多,今天他虽然依旧狂暴嗜血,但是看上去却已经拥有了更强大的理智……

    难道经过这么长时间,他的第二人格已经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健全,越来越接近一个完美的主人格,已经不再像之前野兽一般,而是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

    秦阳看着面前的卢西恩,眼光略微有着几分复杂。

    杂乱的胡须已经剃得尴尬姐姐,凌乱的长发也被剪刀修剪过,虽然还是有着两分凌乱,但是比之之前已经多了几分清爽。

    换完一身新衣服的卢西恩,看上去精神面貌好了许多,也少了几分凶神恶煞,虽然眼睛中依旧有着两分残留的血色,但是秦阳从中间已经没有再看到浓烈的杀机。

    此刻的卢西恩看上去和一个正常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他的脸并没有如同一般老年人一般的布满老年斑,布满褶皱,反而颇为光滑,他的眼睛也丝毫不浑浊,反而像着孩子眼睛一般黑亮有神。

    卢西恩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然后打开副驾驶上方的镜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照了照镜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还不错,走吧。”

    秦阳坐在驾驶位上,小心的问道:“我们去哪里?”

    卢西恩将椅子向着后方调了一点,身子靠躺在座椅上,淡淡的说道:“去里昂,萨尔家族的古堡。”

    秦阳设置好导航,启动了车子,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道:“我能问一下去那里干什么吗?”

    卢西恩淡淡的瞥了秦阳一眼:“杀人!”

    秦阳心中一突,不敢再多问,老老实实的开着车子,向着里昂而去。

    虽然现在的卢西恩看上去正常了许多,但是想着他之前将人一拳直接打爆的架势,秦阳觉得还是小心为好,这家伙现在心态绝对不是正常人。

    卢西恩似乎颇为疲倦的样子,靠在副驾驶位上闭着眼睛,气息变得绵长,仿佛睡着了一般。

    秦阳侧脸瞅了瞅,心中一时间涌起无数的想法,但是最终还是没做出任何冒险的举动。

    萨尔家族不也是高卢三大古老修行者家族之一吗,根据秦阳了解到的资料,这三大古老家族之间关系可并不和睦,彼此都想着弄死对方呢。

    卢西恩要去萨尔家族杀人,想必萨尔家族也是有至尊强者的,到时候或许等他们打起来,自己便有机会逃脱了。

    秦阳可没想过要靠着自己的实力却干掉卢西恩,先不说自己这点实力根本无法最卢西恩造成威胁,就算对卢西恩造成了致命伤害,那他接下来的反击也能够瞬间将自己碾压成渣。

    自己只是一个医生,既然卢西恩似乎没准备干掉自己,那自己还是找个最安全妥当的办法为好。

    更何况自己被卢西恩抓走,司徒香一定会向师门求救,应该会有人来救自己吧,拖延并且找机会暴露自己的行踪才是自己最应该做的。

    卢西恩这一睡就是好几个小时,他醒来之后,眼光就盯着秦阳,表情略微有着几分怪异。

    秦阳不明所以,沉着的问道:“老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卢西恩淡淡的说道:“我睡了这么久,你倒是老实,竟然什么事都没做,原本还以为你要么会想办法干掉我,要么会想办法逃掉呢。”

    秦阳坦然的回答道:“干掉你,我没这个本事,逃掉,我有想过,但是估计逃不掉,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开车好了,我和老先生无怨无仇,想来老先生也不会无缘无故要我性命吧?”

    卢西恩冷笑:“你倒是想得挺通透,只是我们怎么会无怨无仇呢?”

    秦阳皱眉道:“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老先生,何来仇怨?”

    卢西恩冷冷的盯着秦阳,眼中的红色似乎多了两分:“你想帮他治病,岂不是就想扼杀掉我,这还算没仇怨?”

    PS:

    今天还是四章吧,此为第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