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全力!不用留手!” 秦阳扔开了擂主的手,笑呵呵的说道:“否则,我通关了,你说我是使诈通过,那对大家都不好。” 擂主看着秦阳脸上的笑容,忽然有着几分恼羞成怒。 你这家伙的笑容太讨厌了! 擂主没有再留手,全力的对着秦阳发起了进攻,然而这个程度的攻击对秦阳来说,根本就不够看。 秦阳再度伸出手掌,一把抵住了擂主的拳头,从巨大的拳头前方探出脑袋:“全力了吗?” 擂主一张脸顿时气的变了色,老子已经用全力了! 你这是在侮辱我! 秦阳看着擂主那瞬间变紫的脸,大概也意思到这个守擂基本也就这个水准了,当下说道:“看样子你用了全力了,那我就动手了哟!” 擂主瞬间收回拳头,一脚爆踹秦阳,下一秒,秦阳身子便消失在了他的面前,然后他只感觉自己腰间一紧,然后一股大力涌来,他的身子直接飞了起来。 等擂主落地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下。 擂主眼光惊疑的看着秦阳,忍不住问道:“你多大啊?” 秦阳笑道:“27。” 擂主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秦阳,27岁的小青年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擂主神色复杂的从兜里掏出一个柳叶形的金属卡片,递给秦阳:“你通过了,这是你的卡片,凭这个卡片,你可以参加100层以上的各类活动。” 秦阳笑着接过,忽然开口问道:“我很穷,想赚点钱,给点建议吧。” 擂主疑惑的盯着秦阳,秦阳补充道:“我认真的,要不,等我赚了钱,我来分一点,你给我个好建议?” 擂主眼光复杂,轻声道:“你上150层,哪里今天有一场连环擂,只要你能站到最后,你肯定能赢不少,如果你还有本钱,下注你自己,你如果赢了,那你会大发一笔。” 秦阳眼睛一亮,拍了拍擂主的大.腿,笑道:“谢谢啦,等我赚了钱下来请你喝酒。” 擂主摇头:“不用客气,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内部人都知道,你如此年轻,完全符合,而且很容易爆冷。” 秦阳点头:“谢啦!熊噶,我们走!” 熊噶惊讶的看着秦阳,他也没想到秦阳竟然一本正经的给这擂主打听如何赚钱,同样没想到这擂主一本正经的告诉了他! 听到秦阳招呼,连忙快步跟上,心中想着秦阳方才那轻轻松松的一送就把擂主给送下去了,不由得猜测秦阳的实力到底有多厉害。 秦阳和熊噶站在电梯口方向,等待着,很快,一个又一个的队员笑嘻嘻的前来报道,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牌子。 很快全员汇聚,全部都拿到了牌子,而这只忽然出现的异族队伍也引起了大厅里其他人的关注。 “这就是才来不久的地球人吗,太厉害了吧,一整个小队,全部都通过了,他们是要来砸场子吗?” “他们跨星河而来,来的肯定是高手啊,一个星球,怎么也能挑出大批的强者,这没什么奇怪的吧,或许是听闻天空竞技场的名头,所以来玩玩吧,毕竟别说外面的人了,就算是其他城市的人来到裂天城,这天空竞技场也是必须要来的啊。” “这么说也有道理,虽然说他们全员通过,但是也就二十来个人,这天空竞技场里的高手还少吗?” “我倒是想跟去看看,看看这群人到底干啥,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听说地球人现在正在和我们的政府谈合作呢。” “我也是这样想的,走,去看看。” 秦阳没管那些一轮,波灵星球的种族基本都带着强烈的种族特点,比如蓝德人的蓝皮肤独角,瓦特人的身高和大胡子,蜥人的鳞甲,熊人的体型和毛发等等,秦阳等人走在人群里就像是大熊猫一样显眼,能不引人议论吗? 秦阳等人乘坐电梯直接上了150层,走出这一层便是一个通道,顺着通道走出去,便听到了巨大的喧哗声。 走出通道口,众人被拦了下来:“各位是要参加连环擂台赛,还是观看?” 秦阳询问道:“规则如何,能介绍一下吗?” 工作人员拿出一张宣传资料递了过来,秦阳交给熊噶,熊噶给秦阳解释:“连环擂就是所有参赛的队员,每两个人一个小组,胜利者便算是闯过第一关,可以获得第一关的奖金,然后两个优胜者再度PK,就这么一路向下,一直到决出所有的胜负,最后的胜利者便是今日连环擂的胜利者,将会获得巨额奖金。” 秦阳好奇的问道:“刚才那个擂主说有参赛条件,是什么条件?” 熊噶解释道:“八十岁以内,都可以参加,超过八十岁的,不允许参加。” 秦阳脸上流露出两分怪异,八十岁? 你们这分界线可真狂放,地球上正常八十岁走路都难了,你们这还用来作为划分上擂台的界线…… 熊噶看到了秦阳的脸色,低声解释道:“我们这有的种族特别长寿,他们修行时间自然也很长,所以如果不分年龄的话,对其他种族不公平,这个八十岁,是综合衡量后的取的一个数字……” 秦阳点头,询问道;“奖金如何?” 熊噶解释道:“每一次的连环擂都是128人,也就是想要获得最后的胜利,便需要胜利七轮,第一轮胜利,十万,第二轮,三十万,第三轮,一百万,第四轮三百万,第五轮,一千万,第六轮,三千万,第七轮,一亿。” 秦阳眼睛一亮:“一亿吗,那也可以啊,而且这奖金应该可以叠加吧,加起来的话这奖金不少啊,谁提供奖金?” “自然是天空竞技场……” 熊噶想起一事,提醒道:“哦,对了,这连环擂可是无限制生死擂,也就是说什么手段都可以用,认输都不行,只有被打倒,彻底的失去战斗力才能算是终结,就算被打死在了擂台上也是白死,而参赛者如果失去了战斗力,到了那个时候,他的生命往往也掌握在胜利者的手里,是否能活着走下擂台完全看胜利者怎么想,也因此,越到后面,为了胜利,出手越狠,场面越是凶狠血腥,也越能激起那些大佬们的赌博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