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完美校花女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35章 轰然而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蒜头带着醉铁拐来到刚才捉青蛙的柳下荷塘,挥了一下发夹,河岸边上凭空多出两个坟头两块墓碑,一块碑上刻着“蓝云星殿前护卫金毛儿之位,另一碑文刻着“柳下岸青蛙王子之位”。小蒜头让醉铁拐走近灵位,正面相对,她教他说:“你一个大老爷们,索性把做错的事都说出来,向人家道个歉,也没人笑话你,自己心里也得了解脱。”

    “什么?”醉铁拐难为情地说,“你要我向金毛儿道歉?”

    “怎么了,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再说了,你把人家金毛儿当了下酒菜,人家还担不起你个道歉吗?”小蒜头白了他一眼,“咱可说好的,你要不道歉那两坛状元红你也不能喝了。”

    醉铁拐本来就对金毛儿心怀歉意,只是没人给他搭个台阶,他想认错也放不下架子,凑巧碰到了小蒜头给他弄了这个机会,正好趁机道歉说不定她跟女王说说能赦免自己的罪罚召回蓝云星。便顺坡下驴地说:“那好吧,看在那两坛状元红的面子上,我道歉,可是你们可不许向外人说起哟,人家会说我贪杯不顾面子,那多丢人。”明明是他爱面子,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向金毛儿道歉了,却偏偏说什么怕别人知道了笑话他贪杯,小蒜头和林战当然知道说这话的意思是避重就轻,也不理会他,只催他快道歉。

    醉铁拐想了想,向前走了一步,深深鞠了一躬,惭愧地说:“金毛儿老弟,是老哥我嘴馋,请你在天之灵能原谅我,宽恕我,别再计较了,等到我百年之后,咱们两个还做朋友,到那时再见面的时候,我让你咬一口,让你也解解恨,这样成不。”

    小蒜头看他诚心诚意道歉,也不再多难为他,便说:“行了,这算你道歉过了,醉铁拐是好样的,我也得学你做榜样,昨天我在这里捉了两只青蛙,送你当了下酒菜,虽然是你饱了口福,可是罪却是我犯下的,在这里我也向那两只青蛙诚心道个歉,求它们能原谅我。”

    “哎哟,可别这么说,你看我这罪孽造的,”醉铁拐忙说,“青蛙是我吃的,这道歉的事应该由我来担着。”

    林战忙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道歉了,这事就算了结了。”

    “嗯,了结了。”醉铁拐长舒了口气说,“把心里的愧疚说出来,不光心里不再堵得慌了,就连积在心头多年的怨恨也一下子跑光了,这可多亏了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虽然是小孩子,反倒比那些大人更喜欢帮助别人,比大人们解决起事情来更简单更直接,我猜一定是我们大人把事情搞复杂了,越弄越难解决了。你们这两个朋友我交定了。”

    “好,你这个朋友我们也交定了,”

    小蒜头正好逮住时机,就说:“既然我们是朋友了,你就应该帮我们去找生命粘贴剂。”

    “这个……”醉铁拐刚一迟疑,小蒜头就立刻激将说:“看看,刚才是谁还说交定我们这个朋友来的,我们就这么一点请求,你还这个那个的,要想推三阻四我们也不强求,哼,咱也不稀罕这种说话不算话的朋友,走,林战,就算咱们瞎了眼,交友不慎。”说着拉起林战就要离开。醉铁拐将铁拐往地上一顿,挠了挠头说:“谁又说不帮你们了,这事难是难了点,可是我说了交定你们这两个朋友了,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帮,不帮就是乌龟王八蛋。”

    “好!”林战拍掌说,“这才像话吗,男人说话就要算数。”

    “算数,必须算数。”醉铁拐说,“今天晚了,你们先在芒原的旅馆里住下,明天一早我就带你们去找粘贴剂,你们看怎样?”

    林战和小蒜头相互看了一眼,知道这事有了眉目,心里也宽了些,就齐声说:“听你的安排就是。”

    小蒜头和林战刚来童话岛,人生地不熟,想多了解了解这个地方,小蒜头机灵突乖巧,趁醉铁拐高兴劲正浓,就索性夸他说:“醉铁拐,您老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又见多识广,一定知道这童话岛的来历吧?”

    “嗨,那是当然,”醉铁拐双膀一抱,气神闲暇地说,“据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蓝云星上没有童话,孩子们也不上学更不读书,每天只跟大人劳作生活,上古神仙管弦鸣那可是有大智慧的仙子,她为了开启儿童智慧,造化蓝云星文明,就在自己的家乡仙海湖中造出三十六座童话岛,供孩子学习游乐玩耍,既开发少年心智又传承古老文明。”醉铁拐说得洋洋自得。小蒜头和林战却听得云山雾罩,因为他们自从来到童话岛也没见过有孩子玩耍游乐,反而是一片荒凉,人物稀少的景象。林战忍耐不住,就问:“我来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没见有孩子游乐?”

    听了这话,醉铁拐脸色一沉,叹了声:“不说了,不说了,我要……”他本想找个借口离开,一时又想不到,便拄起铁拐,一瘸一拐地走开了。

    林战和小蒜头见醉铁拐不愿再讲,不由得疑云顿生,可是,看样林战的追问触到禁忌话题,如果再追问下去,他也不会讲出来,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小蒜头摇摇头,说:“等到他高兴的时候再问吧。”

    一天奔波劳累早已疲倦不堪,两个人住进店后倒头便睡,童话镇旅店地处偏僻,倒是清静,睡到半夜时分,林战忽然惊醒,听到外面走廊上传来咚咚的声音,林战翻身下床,推开门探出头来,发现小蒜头正开门出来,她看到林战开口便问:“听到声音吗?”林战点头。

    忽听两声“汪汪”,两个人同时向走廊东头看去,金毛儿就站在走廊的尽头,看到小蒜头一个劲地摇头摆尾,小蒜头大叫着“金毛儿,金毛儿”向它奔过去,不想这时一个小东西从金毛儿身边蹿了过去,金毛儿反身去追,那个小东西身穿红色的袍子,头戴顶尖尖的绒帽,从后面看挺像个小人儿,小人儿个头虽小,腿脚却是异常麻利,左转右拐,绕来晃去,在整个旅店里转悠,把金毛儿绕得头晕眼花,碰了三次桌子腿,撞了两回墙还是捉他不到,林战和小蒜头也加入拦截的队伍,怎奈那小东西确实轻巧灵便,刺溜一下钻进一个小门里,那道门开在墙角的隐蔽处,关上时与墙体一色,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金毛儿没煞住脚,一头扎了进去,耳朵卡在门口想再缩回来却不容易,想进去更是难上加难,只得呜呜直叫。小蒜头一看,心里着了急,拔下发夹对着小门挥去,口中念了句“豁然洞开”。那道小门噗地一下变作一扇大门,挤得旁边的窗户差点变了形。

    金毛儿没有退回,反而一蹬腿蹿进门里去,小蒜头害怕门里有什么危险,大叫着金毛儿一路也跟了进去。一进门才发现里面却是另一番天地,晴明的天空下一片山坡,山坡前一条小河,河边有一座小屋,是一大间冰淇淋店,雪白的冰屋,浅绿的柜台,蘑菇样的桌台,树墩儿一样的小凳子,树叶一样的托盘,花朵一样的杯子,雀尾一样的勺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