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接踵而至

    原来这殷杰,虽然也是国fang战线上的一员,但是口碑不是很好。

    他是科研口的,却是政工干部,科研上没有什么成就,主要的成绩是“科研管理”。

    对大牛来说,科研管理倒也还能说得过去——也许称为“科研引导”更确切一些,但是一般来说,科研管理基本上就是忽悠人的,能起正面作用固然好,不起反面作用也很不错了。

    但是这殷杰真的是要技术没技术,要水平没水平。

    可他这次还就来了,原因也很简单,他资历够了。

    华夏在人情方面,真的有点令人诟病,明明是学术的福利,偏偏要考虑行政管理的资历。

    当然,如果殷杰在管理方面成就很突出,比如说能争取到项目扶持经费之类的,也就罢了,但他还不是,他所负责的项目,更多时候是在走形式。

    细节就不便说了,反正系统里知道殷杰的人,对他评价都不是很高。

    所以古老大打电话过来,也没有多少追究的意思,他只是好奇——殷杰名声这么差?

    杨玉欣哪里会在意,殷杰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只是表示,这就是突发事件,医生治病,哪里有不死人的?

    不过挂了电话之后,她忍不住要想一下:冯君会不会已经知道了殷杰的底细呢?

    毕竟,那个小男人是以擅长推算出名的。

    反正她也没有继续问,二十四天之后,六名癌症患者从康复中心出来了。

    来的时候是十个人,走了三个死了一个——其实六成的治愈率,已经相当高了。

    出来的六个人里,有四个人起码还要动两次以上的手术——这些功臣透支自己太厉害了。

    不过这个也无所谓,体内的癌细胞被消灭了,最大的敌人已经屈服了。

    这一次治疗完毕,三天之后,杨玉欣又接到了古老大的电话——治疗效果很好,下一批三十个人会很快抵达,做好接待工作。

    杨玉欣呛了,她根本没问冯君,就直接表示,“目前没有治疗指标,半年以后再说吧。”

    冯君当然可以继续治疗,花花还特别享受这经过——它喜欢救死扶伤,人数越多越好。

    但是他发现,按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洛华庄园可能会成为“郑阳市肿瘤医院”,他就觉得必须要踩一下刹车了。

    肿瘤医院什么的,听起来像开玩笑,毕竟想冠以这个名字,有很多资质要办,冯某人更是需要补个行医执照什么的。

    当然,这些阻碍对普通人来说,也许会比较难办,但是冯君相信,只要自己愿意松口,这些问题都不会是问题——就算医院的手续比较难批,搞个疗养中心之类的就是一两天的事。

    然而之后的事情才是问题,一旦正规化和产业化了,各种器械和人手,肯定会补充上来的,然后就会滋生太多的问题,想一想那个执着的男护士就可以知道,他会陷入巨大的麻烦中。

    冯君觉得自己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三观也没有问题,但是他不可能沉溺在凡俗事务中。

    杨玉欣的怼走了那些“过分”的要求,但这并不能让对方退缩——六个癌症患者的痊愈,足以让最冷静的人疯狂。

    所以居然有人表示,要调查殷杰的死因——他是非正常死亡的。

    总算是喻老还在庄园里,伏牛又是他的基本盘,他劝阻了这种不理智的行为,并且就这件事找上了冯君,“别太任性,那些人你能治疗的话,还是动动手吧。”

    冯君最后表示,每个月我能治疗一批,不超过二十个人,但是除了那三条规矩,我必须再强调一点:因为频繁的治疗,会对我造成一些损害,所以我希望治愈率定在百分之六十。

    也就是说,二十个人,他治好十二个就算合格,剩下八个是死是活,他不负任何责任。

    换句话说就是:他在申请死亡指标。

    喻老其实也猜得到,冯君这么抵触,大概是不想耽误了修炼,而且……估计是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而他也希望,不要过分地压榨小伙子的治疗潜力——这种潜力实在太宝贵了。

    殷杰的事情,喻老也听说了,他意识到这种宝贵的资源,已经有开始被人滥用的征兆,那么,当然就不能竭泽而渔,省得一旦真正有需求的人出现,这里已经没有了更多资源。

    喻老爷子做事比较奸诈,他公然向外宣布,这家伙其实就是个神棍,并且对患者缺乏起码的关爱——不信请看殷杰,所以大家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还是别拿自己的性命当儿戏。

    他这话在知"qingren"眼中,根本就是个笑话:如果冯君只是神棍,你为什么也住在洛华?

    不过这样的知"qingren"终究是少数,喻老的行踪密级极高,没有谁敢随便泄露。

    大部分人一听殷杰的遭遇,难免就要心里一凉,癌症病人死亡不算意外,意外的是死于血管破裂,内出血而亡。

    然后死亡指标这个事儿,也被提了出来,再想一想对方只是神棍,不少人就心生退意。

    他们再找那治愈的六人打听一下,终于确定,那边是真的没有医护人员,只有一个类似于保姆的人,定时服侍他们——是定时不是随时。

    所以第二批的三十多个人,最终只有十六个愿意来的,为了不浪费指标,有人又塞了四个关系户进来——肯定是有钱的那种。

    组织这二十个人,充分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那些过于严重的病患,根本就没往这里送。

    不过冯君这一次,又剔除了两人,这二位都是后面加塞进来的。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退定金,只是说了一句,“以后再有类似的情况,我不会退定金,而且浪费的名额我会收回。”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嘴上噙着一丝冷笑,把那些敏感玩意儿植入皮下,就躲得过去吗?

    护送的人表示不懂,“冯总,不好意思,您的话我不是很懂,类似什么样的情况?”

    冯君看他一眼,淡淡地摇摇头,“我不管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重要的是……我已经告知你了,下一次再出这样的问题,扣钱是小事,我还要削减名额,不可逆的削减。”

    这位当然不是真的不懂,一转身就去打电话了。

    一个被剔除出名单的主儿,却是开始发作了,“吞我一个亿……冯山主,这也不是我的本意,我再给你一个亿,你给个机会行不?”

    冯君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一个亿就想收买我?

    他的傲慢,终于激起了这位的不满,反正已经时日无多了,现在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他冷笑一声,“冯总,我一直都觉得你算个人物,值得我尊敬,但是现在看来,实在是欺软怕硬的小人,你都知道我是被逼无奈……你惹不起他们,就要扣我的钱?”

    冯君闻言,终于侧过头来看他一眼,然后表情怪异地发话,“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清楚就好了,至于你是怎么看待我的……我需要在意吗?”

    这话简直就狂到没边儿了,再配合上他的表情,根本就把对方当作了蝼蚁。

    这位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既然你拒绝沟通,那就只能fǎ yuàn见了。”

    冯君闻言也火了,你身上带着仪器,想要探查我的秘密,如果不是地方上不可能受理,我绝对要告你侵犯商业秘密罪,现在倒好,一句“被逼无奈”就解释过去了?

    不过,他依旧懒得跟对方辩解——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他只是淡淡地表示,“你真的坚持接受治疗,我也无所谓……记住了,我这儿有死亡指标的。”

    打官司?切,我现在让你进房间,看你有没有胆子进!

    这位闻言愣住了,想了一想之后,跟身边的人嘀咕一句,接过一把刀来,直接卷起裤腿,就在小肚子上划了一刀。

    这里有一道刚缝合好的伤口,线还没拆,他将伤口再次划开,掰开血糊糊的口子,取出了一个绿豆大小的塑料珠子,然后沉声发问,“冯总……够吗?”

    冯君也有点意外,他接触过不少有钱人,但是能有钱之后还能下了这么重手的,也确实不多见了,他不置可否地笑一笑,“求生欲很强啊。”

    这位见他没有正面回应,忙不迭地发话,“那一个亿不算,我再出两个亿。”

    冯君深深地看他一眼,“不是钱的问题。”

    这位还想说什么,看到冯君的眼神,心里猛地一动,然后后退一步,一弯腰,将珠子放到了地上,“不管怎么说,这算是我的歉意,对不起您了。”

    冯君向前走了两步,众目睽睽之下,抬脚将那珠子碾为齑粉,然后轻咳一声,“好了,送人的可以离开了,小李你宣布一下相关纪律……”

    治疗的人一多,相关的手段就可以改一改了,晚上七点,冯君带着李诗诗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康复中心,直接给十八个病号喂下了ān mián yào。

    没错,他明确表示这就是ān mián yào,只差说一句——“等你们睡了我要动手”。

    但是这些病号也不能不吃,他们此来,原本就是要接受治疗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13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