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医路风云 >

第九百一十八章 敬佩

    宋幕玉看着急匆匆从跑出去的楚天羽喃喃自语道:“大冷天跑出去干嘛?真是有病。”说完自顾的吃了起来。

    不多时楚天羽搬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往餐桌下一放道:“有菜没酒多没意思,我这正好有点不错的红酒,你要是能喝可以喝一点。”说到这楚天羽自顾的从箱子里拿起一瓶打开。

    这红酒是刀子在楚天羽临走的时候给他准备的,楚天羽一到东源县就忙得脚不沾地,这一箱酒也一直放在后备箱里,今天才想起来。

    值得一说的是这一箱红酒价值可不菲,一瓶最少要十万多,并且是有价无市,一般人根本就搞不懂,也就是刀子了,换成其他人就算在有钱也弄不到这么好的红酒。

    红酒上全是法文宋幕玉根本就看不懂,也懒的看,在她看来楚天羽这一箱红酒撑死也就几百块,一个县级医院的小大夫能喝得起什么好酒?如果让宋幕玉知道这一项红酒一瓶就要十多万,估计能惊得一蹦三尺高,然后嚷嚷着让楚天羽赶紧卖掉换钱,这酒给他喝实在是太浪费了。

    不过可惜的是宋幕玉并不知道,看楚天羽打开红酒边道:“你先喝。”

    楚天羽立刻苦笑道:“这酒我刚打开,难道我还能提前在里边下药不成?”

    宋幕玉撇撇嘴道:“那谁知道,万一你这人心思不正真在里边下药了怎么办?”

    楚天羽此时是哭笑不得,他道:“我就那么像是坏人吗?”

    宋幕玉立刻反唇相讥道:“坏人又不会在自己脸上写上坏人两个字,没听说过那句话吗?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楚天羽彻底是被宋幕玉打败了,很是无奈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拿起来一饮而尽道:“我喝了啊,你看没事,你要不要来点。”

    宋幕玉站起来拿了个杯子放到桌子上道:“来点就来点,喝酒我还没怕过谁,这红酒就跟凉水一样。”

    楚天羽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给宋幕玉道上一杯,如果让懂行的人看到他们这么个合法,估计会吐血而死,十多万的红酒啊,不说用专用的酒杯也就算了,竟然都不带醒酒的,还一倒就是一大杯,然后一饮而尽,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楚天羽可不在乎这些乱七八糟的讲究,喝酒就要喝得痛快,讲究太多,喝酒怎么可能喝的痛快。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干掉了两瓶十多万的红酒,宋幕玉酒量确实不错,但红酒却是后反劲,两个人喝得由有些快,结果就是导致两个人都有些醉了,当然也不是醉得特别厉害。

    喝酒的人都知道,一旦有几分醉意这人的话就多了起来,楚天羽也好,宋幕玉也罢都是肉体凡胎的人,自然也不能免俗。

    楚天羽脸微微有些红,也不知道是因为房间的温度太热,还是因为喝了一瓶红酒的关系,总之他是脸色微红的道:“我搬过来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一直没看到你出门去工作,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楚天羽脸红了,宋幕玉的脸比他还要红,就跟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十分诱人,诱人到让人忍不住想扑过去咬上一口,宋幕玉呼出一口酒气道:“我做什么工作的?知道主播吗?”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主播这行业他如何不知道,这个行业最红的主播谭佳甜跟他的关系都十分爱慕,当初要不是蔡梓嘉突然过去,闹不好楚天羽就得跟谭佳甜发生点什么不可。

    宋幕玉看楚天羽没说话,立刻撇撇嘴道:“你连主播都不知道?火星回来的吗?土豹子。”

    这话让楚天羽听得是哭笑不得,自己怎么不知道?不就是没说嘛,结果就成了土豹子,宋幕玉你能不能讲点理啊?

    楚天羽苦笑道:“你为什么想干这行?”

    宋幕玉拿起酒给自己倒上一杯道:“为什么干这个?原因很简单啊,干这行自在啊,没人管我,更没人骚扰我,多好。”说到这宋幕玉有些无奈的道:“但就是收入不是很稳定,可能这个月多一些,那个月就会少一些。”

    楚天羽听到这些话到是明白宋幕玉什么意思了,像她这种漂亮的女孩,一个人在外边打拼,难免会引起某些心怀不轨的人惦记,想尽办法占她的便宜,这些人想尽手段,让无依无靠的宋幕玉根本就是防不胜防,她能做的要么就是委曲求全,要么就另谋出路。

    估计宋幕玉是换了好多行业,发现这样别有用心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让她感到又累又危险,这才辞掉那些工作,转而做这个华夏最近很火的工作——主播。

    不过现在整个华夏都知道做网络主播赚钱,很多人一股脑的冲进来,导致了这个行业的竞争非常的激烈,只有少数像谭佳甜这样的人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每个月拿着让所有人眼红的收入,但是更多的人,比如宋幕玉,是处于这个行业的底端,每个月非但赚不到太多钱,反而收入还十分的不稳定。

    楚天羽叹口气道:“要是收入不稳定的话,想没想过在换个行业!”

    宋幕玉苦笑着伸出手指一根根掰着道:“服务员我干过,我卖过房、卖过车,总之我能干的工作我都干得差不多了,但是谁让我长得漂亮那,总是有人打我主意,他们就跟苍蝇似的一股脑冲过来,整天在我身边转悠,我好烦啊。”

    说到这宋幕玉仰起头长长叹口气,随即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神色凄然道:“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们这些上过大学的人,上过大学的人可以找一份好工作,不用跟我这个高中后都没毕业的人一样只能干一些服务员、销售之类的工作,我不是考不上大学,我当初学习成绩很好,只是我们太穷了,我还有一个弟弟,你能想象到现在这个年代我们家竟然穷得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学吗?

    你现象不到,我们家就是这种情况,我父母都是农民,北朝黄土面朝天,没文化,没见识,唯一知道的就是在地里抛食吃,但我一点都不嫌弃我的父母,因为我父母就是用汗珠子掉在地上摔八瓣的方式把我养大,他们虽然贫穷,虽然没有见识,就是苦兮兮的农民,但在我眼里他们是最伟大的,你知道吗?当初我跟我父亲说我不上学了,你哭得像个孩子,你能想象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却老得像个六十多岁的人,蹲在自家门口哭得稀里哗啦的场面吗?那就是我的父亲,我那个没什么本事的父亲,他为什么哭?因为他感觉对不起我,生了我,却不能让我跟其他孩子一样上高中,然后大学。”

    听到这些话楚天羽也感觉眼睛发酸,宋幕玉说得没错,他的父亲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农民,也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人,甚至他都可能这辈子没进过几次城,没做过飞机,也没做过好一些的车,但谁也不能否认他是个伟大的父亲。

    宋幕玉红着眼眶道:“其实我也想过找个有钱人,这样不但我能过得很好,我家里人也能过得非常好,我父母就不用那么累了,但是我不甘心啊,凭什么我要付出自己的身体去换钱那?那些有钱人的嘴脸让我恶心,非常的恶心。”

    话音一落宋幕玉把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她捏紧了拳头道:“我不甘心,所以我一定要在外边干出点名堂来,谁都不靠,就靠我自己,楚天羽你相信我能干出点名堂吗?”

    楚天羽重重的点点头道:“我相信,来喝酒。”

    酒杯“碰”的一声撞在一起,楚天羽看着拼命忍住泪水,疯狂的把酒灌进自己嘴里的宋幕玉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宋幕玉确实很抠门,但是为什么那?还不是因为家里条件非常的不好,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每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同时她也是个不甘堕落的女孩,哪怕难成这样,她也没想过用自己的美貌与身体去换取金钱,就冲这点,眼前这个十分抠门的女孩也是值得敬佩的。

    想到这楚天羽突然有一种要帮帮宋幕玉的冲动,但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帮她。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喝酒了。

    这个晚上宋幕玉喝得酩酊大醉,路都走不了了,还是楚天羽把她抱进了自己的房间。

    楚天羽同样喝了不少,也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睡不着,或许今天少了宋幕玉好听的歌声,也或许是宋幕玉的事让他辗转难眠。

    次日一早楚天羽缓缓醒来,头到是不疼,毕竟是十多万一瓶的红酒,喝得再多也不会让人有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不过因为喝得实在是有些多,楚天羽还是感觉身体很是不舒服。

    但今天是周一楚天羽在不舒服也得起来上班,他强行爬起来打开门去了卫生间,洗把脸后到是感觉身体好了一些,但就在这时候他听到宋幕玉有些不对劲的声音:“楚天羽?你起来了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