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超级医仙 >

第1962章 目的(3更)

    一旦出现了什么问题,他苏尘要做的就是完好无损的将帝穹和太灵霓裳活着带走。

    而他的实力,不够!

    现在,他的实力,一切底牌都拿出,可能,也就比帝穹高一点而已。

    最最最多堪比归真境八层。

    这个实力,很恐怖了,可还不足以无敌于整个风州。

    “将那套骨阵掌握了,我的实力应该可以提升一大截。”苏尘心里想到,这一个月的修炼已经有了方向了。

    ——————

    风州。

    王家。

    王家后山。

    此刻,距离后山那栋茅草屋大约三百米外的地方,已经聚满了人,大约有上千人,一个个恭恭敬敬、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敢说话,连呼吸都是轻微的。

    这上千人,全都眼神敬畏的盯着不远处的那茅草屋。

    这上千人,如果拿到风州其他地方去,哪一个不是跺跺脚就能地震的存在?

    王家,是整个风州的霸主,足足拥有数百万王家人,还是嫡系那种,这数百万王家人里,最优秀的上千人,就是眼前这些,不优秀,也不够资格来到这里。来到王家老祖宗的茅草屋旁。

    他们在等待,等待老祖宗的布置和交代。

    当然,他们不敢靠近,足足数千万年来,就没有哪个王家人敢有胆子靠近茅草屋,就算是历代的王家家主,如果需要有什么事情禀告,也只能在距离茅草屋百米之外就停下。

    当然,有两个人例外。

    一个,名为易浮,风州最近十万年来的最天才,拥有着太多的头衔和光环,极其妖孽,被老祖宗收为了关门弟子。

    另一个,名为韦隶,韦隶乃是帝院的帝子。

    韦隶喊老祖宗一声祖爷爷,当年,韦隶乃是老祖宗从外面捡回来的,就是一个普通孩子,可却被老祖宗调教成为帝子,真是骇人。

    老祖宗曾经说过,韦隶的修武天赋不足以成为他的弟子,所以,他只是让韦隶叫他祖爷爷,仅此而已,而不是师傅。

    但,韦隶如今已经数万岁了,虽然,修武天赋比不上易浮,可毕竟成为帝子足足几万年了,实力也是积累的极为恐怖。

    现如今,韦隶乃是帝院的四星帝子,归真境八层巅峰境。

    事实上,这还是帝院的帝子的星级并不完全按照实力划分,也考虑了天赋、修炼时间、年纪等等在里面,否则的话,纯粹按照实力和战斗力,归真境八层巅峰的韦隶甚至现在就能成为帝院的六星乃至七星弟子。

    韦隶这次被老祖宗召唤回来,也是为了应对接下来的那场决战。

    此刻。

    易浮、韦隶都在老祖宗的茅草屋内,两人受到了老祖宗的召唤。令人羡慕,能进入老祖宗的茅草屋,这是世代王家家主最渴望的事了,可最近一百代的王家家主,就没有一人做到过。

    茅草屋内。

    陈列的很简单。

    一张古老的、灰黑色的古木茶几,一个凳子。

    一张草席。

    一个木杯子。

    两个木头箱子。

    就是茅草屋里的全部。

    一个老者,坐在茶几旁,他没有头发,有眉毛和胡子,眉毛很长很长,黄白色的。

    他脸上的皱纹很多很多,看起来,就像是枯死的树皮。

    老者的眼眸也有些浑浊了。

    老者的气息若有若无的,云游淡淡。

    老者的后背,也有一点驼。

    老者自然是魏袆。

    此刻,在魏袆身旁,还站着两个年轻人。

    一人,穿着青色的华服,皮肤白皙,五官姣好,有点偏向女子的味道,不过,他确确实实是一个男子,他名为易浮,号称风州近十万年来第一妖孽。

    一人,穿着蓝色的长袍,其貌不扬,头发却是红色,且,完全的竖起,脸有些长,面色冷,身后,背着一把巨大的环刀,一呼一吸都给人一种火的味道,他名为韦隶。

    “都了解了那个丫头的信息吗?”魏袆开口了,问道。

    “师尊,都了解了。”易浮点了点头。

    “怎么看?”魏袆扫了一眼易浮。

    “三招之内,杀她。”易浮安静的道,声音并不大,却给人一种异常的自信。

    “不。三十招之内,你能将她杀死就很好了。”魏袆摇了摇头。

    易浮想要反驳,但,又知道师尊的脾气,没有反驳。

    “呵呵……浮儿,你什么都好,就是太骄傲了。的确,帝穹只是归真境七层前期,而你是后期,并且,你还能越级一层战斗。但,为师对高蔚太了解了,没有一定的把握,她不会派出自己的弟子和你决战的。”魏袆呵呵的笑了笑。

    易浮点了点头,虽然心底还是有一丝丝不服气,但,对于帝穹的重视,又上升了一层。

    “这次决战,即使不能杀了帝穹,也要废了那帝穹。”魏袆那苍老的眸子中多了一丝杀意。

    “师尊,您……”易浮身子一颤,有些惊讶,他知道师尊和那位高蔚前辈的事,说起来,是师尊有些对不起高蔚前辈,师尊自己也承认,既然如此,这次决战,师尊还要自己废了帝穹?那高蔚前辈岂不是更加的恨师尊?

    “为师对你的期望是成为帝院的九星弟子,拿到那个名额。”魏袆淡淡的道:“而那帝穹,如果不废了,以后,会是你的对手和阻碍,乘着现在能废了,就废了。”

    “是!”易浮重重点头。

    “韦隶,祖爷爷之所以召唤你回来,也是为了加上一层保险。”魏袆抬起头,看向韦隶:“记住,你的任务就是为易浮掠阵,决战当日,如果浮儿没有能废掉帝穹,那么,也不用管什么道义,更不用管什么规则,你就直接出手,废掉帝穹,不用担心高蔚,我会拦着她。”

    韦隶的眼眸狠狠收缩,然后,点头:“是。”

    易浮则是呼吸一顿,师尊竟然都百分百相信自己可以废掉帝穹?他的心底,多了一丝好胜心。

    自他易浮修武以来,从没失败过。

    以前是,以后也是。

    帝穹吗?就让本公子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吧?!!!

    “这次的决战,老夫之所以同意,和高蔚解决前尘往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要废了那帝穹,否则,她会成为浮儿的阻碍,数百年的时间,进步了几十个小境界,还拥有纯血度极高的混沌祖龙血脉,不得不重视啊!”魏袆幽幽的道:“可惜,老夫不能亲自出手,决战当日,高蔚一定会到场,老夫只能来防着他了。”

    魏袆的脸上明显多了一丝冷冽之色。

    废了帝穹,是唯一目的。

    谁敢成为浮儿的阻碍,谁就得死,就得废。

    说着,魏袆又朝着茅草屋外看去:“除此之外,为了保险起见,老夫还需要整个王家都布置布置,好了,你们出去吧。老夫有事和这些废物交代。”

    魏袆对于王家人的评价,就是废物,包括那些王家的所谓青年才俊,还有那些王家的长老,以及王家家主。

    都是废物。

    “是。”易浮和韦隶恭敬的点头,然后,离开。

    心底,易浮越发的坚定对帝穹的杀意,师尊让韦隶掠阵也就算了,还需要王家那些废物布置?一个帝穹,就这么难以杀掉?难以废掉?他不信。他感觉师尊小瞧了自己。

    “帝穹吗?本公子保证,风州州都会是你的坟墓。”易浮心底自语,杀意凌厉到了极点,他也自信到了极点,他易浮就是这无恨天的天之子,就是这无恨天第一妖孽,想要做一件事,就没有做不到的。

    下一刻,易浮和韦隶走了出去。

    “都上前一些。”同时,魏袆的声音则是淡淡的传出茅草屋,荡漾在天地间,荡漾入那上千王家人的耳朵里。

    【3章,求票票。】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