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极品全能医仙 >

第176章 她死不了的

    樊晴这一拳几乎将全身的力量都爆发了出来,可是还没等她到的拳头接触到夜星辰,一把就被夜星辰像是抓皮球一样的抓住了脑袋,按着脸,直接将凌空而起的她一下子掼在了地上。

    砰!

    先着地的自然是樊晴的脑袋,紧接着才是身子。

    这猛然的一下,直接把武馆的地板都砸的碎开了,樊晴只觉得这一瞬间天旋地转,双眼发黑,差一点没背过气去。

    这也亏她是一名古修者,若是换成了普通人,就这一下,不死也得重度脑震荡。

    “晴儿!”

    “大师姐!”

    樊生水见状惊呼了一声,赵周武和另外的这些个弟子们也都紧张的围了上来。

    樊晴晕乎了差不多有半分钟才缓过来一些,她躺在那里,双眼有些呆滞的望着天花板。

    这一下虽然摔得她身体发晕,可心里却清醒了许多。

    她远不是夜星辰的对手,而且夜星辰在提醒她收手之前一直都在手下留情,不然她怕是早就受伤了。

    眼看着樊晴目光呆滞,一句话都不讲。赵周武的情绪明显变的有些激动了起来,对着夜星辰吼道:“姓夜的,我大师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放心,她死不了的。”夜星辰虽然动了真格,但却并没有真的下死手,不然樊晴现在就不会睁着眼睛躺在这里了。

    “晴儿,你没事吧,不要吓唬爸爸……”樊生水虽然没有像赵周武那样情绪激动,但他此刻对樊晴的担心只比赵周武多,不会比他少。

    樊生水连续的唤着樊晴,同时又轻轻的推着她的身子,隔了一小会,樊晴的眼神才多了几分灵动,恢复了过来。

    “爸,我没事。”缓缓的坐了起来,樊晴只觉得自己的头晕晕的,有些胸闷恶心,上不来气。

    “真的不要紧吗?”樊生水担心的看着樊晴,看她这样子可不像是没事。

    “没事,我在这调整一下气息就好了。”樊晴说着,盘膝而坐,开始运转起了自己修炼的功法。

    “樊师父,真是抱歉,犬子出手不知轻重,伤了令千金。星辰,还不快现给樊师父赔礼,一会再好好的给樊晴道个歉。”

    这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夜心远没有想到,樊晴会这么厉害。从樊晴出手,到最后结束,他甚至都没有怎么看清楚樊晴的动作。单凭这一点,樊晴足可以在几招之内就打败他。

    不过最让夜心远想不到的是,他的儿子居然能这么轻易的就打败樊晴。特别是最后的那一招,连年近四十的他都看的热血沸腾。

    不过并不能因为这样,他们父子就可以目中无人。而且他们今天虽然是来强盘武馆的,但是夜心远并不想因此跟樊家结仇,所以才会说夜星辰两句。

    樊生水见樊晴应该没事也就放心了,闻言立即摆了摆手道:“我这姑娘,从小就是练武的奇才,十六岁的时候武功就已经在我之上了。至此以后,比武从来都没有输过,所以性子颇为自傲。今天能败在令郎手上,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能让她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说实话,樊生水知道夜星辰厉害,但却也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儿竟然会被这样轻易的打败。

    不过此时,樊生水讲的也是心里话。他确实不希望樊晴在习武,或者说在修行之路上走的太顺,长此下去很容易让她内心膨胀,目中无人,甚至走上歪路。

    “周武,你过来。”樊生水将周武叫到了身边。“刚才明明是你师姐做的不对,你还要跟人家没完。为师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还不快点给夜星辰道歉。”

    “不用了,我能理解赵兄的心情。”夜星辰微微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

    “周武。”见赵周武没有什么动作,樊生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之所以让赵周武道歉,是因为这个武馆现在可以说已经是属于夜家父子的了。以赵周武刚才对夜星辰的那种态度,若是他走了以后,夜家父子不肯留他,这赵周武就连一个栖身之所都没了。

    “夜兄,刚才是我太过心急,态度不好还请你见谅。”赵周武对着夜星辰拱了拱手,虽然他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点不太痛快,可是师命难违,既然樊生水让他赔礼道歉,那他自然不得不道歉。

    “好说。”夜星辰同样拱了拱手,他并不会因为这一点点的事情而在意。

    “夜师父,我们就强盘的事情,商议一下吧,这边请。”樊生水知道樊晴调整气息需要安静,便带着夜星辰和夜星辰去一旁落座。赵周武重新给众人泡好了茶水,而后便带着其他的弟子,暂时退下去了。

    这也是规矩,除非是樊生水或夜心远点名,不然其他人都要退下,等他们商量完了,会直接公布出来结果。

    因为需要商量,肯定是有行或不行的事情,如果让所有的弟子在场听着,要是沟通商量的不顺利,很容易照成冲突。

    “樊师父,我只说一句,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能满足的,我们父子一定满足。”夜心远和夜星辰对视了一眼,能赢了比武,盘下这家武馆,夜心远已经很高兴了。樊生水若是想要提什么要求,能满足,他都会尽量满足。

    樊生水喝了一口茶,开口道:“首先是资金的问题。武馆的租金每年五万,今年还没有收,所以这部分需要你们自己承担。”

    原来这武馆的场地并非是樊家的,而是樊生水租来的。

    夜心远点了点头,这一点是没问题的。别说樊生水没有交租金,就算他已经交完了租金,这部分钱他也会给樊生水。

    见夜心远同意,樊生水接着说道:“还有这些学员的学费,每人一年三千六,也就是一个月三百,不算我女儿和赵周武,我们家一共有二十三名弟子,不过并不是所有人每天都来,常来的大概七八名,基本上都的年龄不大的孩子,剩下的一般都是双休日来的比较频。”

    樊生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武馆的学生情况。

    按照他所讲,现在的武馆实际上并不怎么赚钱,去掉租金和一切器材的磨损,水电之类的消耗,基本上只能说是不赔钱,但要指着这个活计吃饭,怕是要饿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