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纵横图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喜事连连

    次日中午,昏迷一晚上的陆佐才醒转过来,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安静若和陆仁襄夫妻三人都守在床边。陆佐睡到此时,显然气色好了许多。

    安静若见相公醒来却又半天不说话,只是对着屋顶发呆,忙问出什么事情了!可陆佐依然半天不言语,安静若急得如热锅的蚂蚁。

    陆仁襄似乎察觉了不对经,环顾四周却不见平时常随哥哥左右的殷季,便问嫂子道:“嫂嫂,小殷季去哪里了?”

    “他?”安静若一整晚都在替相公担心,倒是把殷季给忘了,看了看四周,不见有别的人影,心中也是一头雾水,“昨晚见了他一次,到现在还不见他呢!昨晚你哥哥发病,府中上下全都知道,小殷季应该也会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早就来服侍他师父了才对?就算不知道,平时这个时候他也会来找他师父,今日不知跑哪里去了?”

    何氏在一旁也跟着问:“会不会玩心一起,溜出去玩儿了?”

    安静若摇摇头,“不会!小殷季每次出门前都会事先跟他师父请示一下,否则他不会擅自出去的。”安静若此时也感觉小殷季一定也出什么事了,于是有些慌张起来,“那我这就让老潘带人去找找看。”

    就在安静若准备出房门的时候,陆佐哑着嗓子道:“不必去了!”

    屋内三人听闻不约而同的都看向了陆佐,安静若赶紧三两步走到床沿问陆佐,“出什么事儿了?”

    陆佐于是把事件的前因后果如实说了一遍,安静若听罢顿感愕然,殷季怎么可能会是周仲望的眼线呢?陆仁襄也是一阵唏嘘,然后说一些安慰哥哥的话。

    眼看着正月初九朝会的时间就要来临,许多大小官员也都做好了述职的准备。太子府上近日也开始渐渐的热闹起来,处理完一天的迎来送往,已是傍晚时分,刘衍终于有自己的闲暇时间,今日的天气还不错,于是走出书房,来到庭院信步。

    刘衍吹着呼哨,双手别在身后,独自一人在园中来回闲步,难掩喜悦之色。刘衍正得意之间,见荀谋从远处行色匆匆的走来,于是也加快脚步走向前,二人来到园中的花架之下,荀谋便开口低声说道:“大事不好啦!”

    刘衍惊问:“出什么事了?”

    荀谋显得有些紧张,低声答道:“据宫中的內侍说,皇上他——病倒了!”

    “什么?”刘衍惊讶道,“此消息可靠吗?”

    “千真万确!”荀谋斩钉截铁道,“消息是皇上的贴身太监张岑透露给我父亲的,错不了!”

    刘衍陷入了沉思,皇爷爷竟突然病倒了?这其中是否另有深意呢?会不会有诈?于是问道:“此事可信吗?”

    荀谋也有所顾虑,对于这个消息不置可否,思索片刻之后才道:“张岑与我父亲相识多年,他的话应该可信,至于皇上是真病还诈病就很难定论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张岑服侍皇上十多年,个种情况他应该看得很清楚,皇上是否装病,他应该一眼就会看得出来,既然他传出消息说皇上病了……”荀谋说着皱了一下眉头,也有一些犹豫,“就应该不会错!”

    刘衍面沉似水,望着花架上已经干枯的葡萄藤沉思,阳光透过花架映在他的眼角,那双瞳孔显得格外冷峻锋芒,突然他双眼微微一凝神,接着狰狞着看着荀谋,冷笑道:“看来是时候亮出本宫太子身份的威严了。”

    “殿下……”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刘衍和荀谋不约而同的回头看时,原来是金吾卫上将军邓灼来了。

    邓灼身着银色盔甲,气宇轩昂,来到太子跟前抱拳行礼。刘衍见罢不禁笑着揶揄道:“邓将军现在荣升金吾卫上将军,简直今非昔比啊!”然后向着荀谋指着邓灼笑道,“呵呵……你看这身行头,威严十足啊!”

    邓灼诚惶诚恐道:“殿下言重了,属下是殿下一手栽培出来的,没有殿下您,属下怎么可能会有今天!”

    刘衍神气的将手又别回身后,笑道:“什么事快说吧?”

    邓灼道:“属下派去监视陆佐的人有新消息了!”

    “什么?”刘衍两眼放光,忍不住问道。

    “来人说见了一件怪事,陆佐平时形影不离的殷季竟然不知去向了。”

    刘衍满脸狐疑,殷季是陆佐的左膀右臂,平时有什么事情都会带在身边,怎么可能会突然离开呢?于是又问:“有探清楚什么原因吗?”

    “从陆佐府上的人口中探知说是殷季被他赶出去了。具体为何被赶走的就不得而知了。”

    刘衍看了看荀谋,狞笑道:“今天看来是本宫的吉日啊!陆佐没了殷季,那简直如断左膀右臂。一直以来想派人刺杀陆佐而不可得,如今他既没有殷季的庇护,再加他本就孱弱,就凭他手下的那些喽啰,又有何惧哉!此番定让他碎尸万段、化为齑粉。”

    荀谋也跟着冷冷一笑,看来陆佐这一番是难逃一死了,就在逡巡间,荀谋想起了师父说的话,师父他老人家安插了一名内线在陆佐身边,会不会就是……想到此时,他兴奋的对刘衍道:“殿下,微臣似乎明白了殷季为何会被赶出陆府了!”

    “为何?”

    “还记得我师父临终前对我说的内奸吗?”

    刘衍眉头一皱,惊呼道:“你是说……”

    “没错!这个内奸一定就是殷季。”荀谋道,“我师父跟我确定过说《鬼谷纵横论》确有此书,而这个消息正是师父的内线告诉他老人家的。您想想看,《鬼谷纵横论》是何等机要秘密,只有他身边最亲近之人才能确定此书是否真的存在,而这最亲近之人,现在看来除了殷季,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就在此时老管家也匆匆赶来,手里还拿着一封密封的书信,恭恭敬敬的呈到太子的手里,然后就退下了。刘衍打开书信看罢,喜出望外,仰天大笑道:“今日真是喜事连连啊!荀将军,接下来咱们得大展身手啦!”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