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纵横图 >

第二百二十章 陆府惊魂

    已经是三更天了,院子里寒风凛冽,书房的窗户被寒风拍的“哒哒”作响,陆佐的心绪也被搅得难以安宁,他能够预感,明天太子刘衍一定会有新举动了,只是这一次他们会拿谁先开刀呢?还有弟弟陆仁襄,到底是何原因让他会与以往如此不同?还有他的夫人何氏,究竟是什么来头?以及宁王和他的儿子刘行之,他们究竟是明主还是昏君呢?还有殷季……哎……想到此时陆佐又是一阵叹息,最近的局势似乎越来越不明朗,殷季的离开,弟弟的突变让陆佐有些猝不及防。

    突然又有一阵奇异的声音传来耳边,陆佐本能的四处扫视一眼,屋内除了摇曳着的烛光,再也找不到半丝异样,陆佐继续伏案看书,脑中依旧百转千回的思索着。

    就在陆佐看得入神之时,耳边“嗖”的一声,似有东西飞驰而来,陆佐大呼不好,抬头一看,但见一支飞箭从房顶正向自己眉心急速飞来。陆佐心知躲闪不及,却只听“啪嗒”一声,空中又从正东方向飞来一把匕首,正好将那支箭打翻一旁。陆佐吓得赶紧后仰一步,却不料连着椅子一起摔倒在地,正想抬头看看屋顶的情形时,只听得屋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后,突然,屋顶的瓦片和木屑四处飞散,七八个黑衣人宛似从天而降,打破屋顶,直愣愣的跳下房顶,立在堂中。黑衣人个个手持明晃晃的大刀,格开瓦片木块之后,几个人像是下山的猛虎,眼神四处扫射着猎物。

    “在那儿……”突然其中一个黑衣人持刀指着正堂桌案后的陆佐。

    陆佐吓得面如土色,借着烛光爬起身,抓起椅子就往说话的那个黑衣人身上扔去。那黑衣人轻轻松松便躲过了陆佐的袭击,几个人脚步轻盈,以合围之势慢慢围拢前去。

    陆佐心知难逃一劫,便整了整衣冠问:“是谁派你们来的?”

    其中一个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哼……你只需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祭日!”

    “那能否让陆某做个明白鬼!”

    “少废话!快点结果了他,一会人来了就麻烦了!”

    几个人一齐蜂拥而上,瞬间刀锋飞舞,眼看着就要将陆佐砍死,电光火石之间,身后几声“嗖嗖嗖”的声音,便有三个黑衣人应声倒下,剩下五个黑衣人转头看时,但见又有三把匕首从窗棂外接连飞来,另外三名黑衣人也跟着应声倒下,刀法极准,都正中几个人的脑门。

    剩下的两个人有些猝不及防,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又看了看陆佐和门外,都有些犹豫应该先解决哪一边,二人互相一点头,心领神会的兵分两路,一人主攻陆佐,一人挥刀向门外奔去。

    “嗖!嗖!”又是两声,另外两个黑衣人紧接着也倒地不起了。

    陆佐赶紧三两步准备也奔向门外的时候,但见一个黑影闪过,便不见踪迹了。

    “会是谁呢?”

    陆佐正思忖之时,陈退之和安静若也先后赶来。安静若焦急的询问陆佐情况,陆佐淡然的摇摇头示意没事儿。安静若哪里放心,上下左右仔细打量确认平安无事之后,眉头才舒展开来。再看看书房的屋顶都差点被掀顶了,忙询问情况,陆佐无奈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何来路。

    陈退之准备再问时,院子里一群执火持刀的家丁便一拥而入,为首的正是管家老潘,“老爷没事吧……”

    陈退之没好气的指着这些下人道:“房顶都被此刻掀了,你们怎么现在才出现?我大师兄要是有什么差池,你们担待得起么?”

    老潘等人站在阶下,被陈退之一番奚落,便都低下头,老潘躬身道:“是小的办事不力,还请老爷责罚!”

    陆佐一扬手,“不怪你们。我看这些人个个身怀绝技,不是一般人。”

    老潘走上台阶,站在陆佐的身旁边打量边道:“索性老爷没有受伤。”说着又回头看了看屋内横七竖八的几具尸体问,“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连朝廷要员的府邸都敢来行刺?”

    陆佐没有说话,使眼色示意陈退之上前去观察尸体。

    陈退之赶紧利落的飞奔到其中的一具尸体前,然后俯下身解下尸体的黑色面纱,接着又翻看尸体的手部、腰间、袖口等位置,紧接着又继续翻看另外几具尸体。陈退之查勘完毕,回到门口来到陆佐身旁。

    “怎么样?”安静若焦急的问。

    “他们身上除了衣物,没有其他能够证明身份的物品。不过他们虎口和手心,还有脚底的老茧都很厚实,按照我的判断,他们可能都是官府的兵丁。”

    陆佐微微颔首,若有所思的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老爷!”老潘义愤填膺的挥着手里的刀,“那要不要告官,这些人也太胆大包天了。”

    “不用了!”陆佐道,“老潘,你把这些尸体送到官府去吧,京兆府尹怕是不会管的,他们问什么,如实回答就好了。他们若是查不出来,也不必追究了,还有明天你让人请工匠把屋顶修好就可以了。都下去吧!”

    几个家丁面面相觑,见管家也拱手称是,便跟着老潘一起举着火把走出院子了。

    安静若见家丁们都离开了,才问陆佐道:“难道就这么算了吗?这些人很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到底是谁这么想出掉你呢?”

    “这些人,十有八九是太子的人!”陆佐摇头感叹,此刻他最关心的是那个解救自己的人,会是谁呢?殷季?陆佐既希望是殷季,却又不希望是他,殷季是一个奇才,脑子灵活、身手敏捷,最重要的是处变不惊,虽然他是周老元帅安排的间谍,但是他并没有真的背叛自己,不过让殷季留在自己的身边,只会让他置于险地,赶走他前的一刹那,自己也想过原谅他,让殷季继续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这件事要是让宁王他们知道,只会让殷季更加危险,自己也有可能引起刘询的猜疑,眼下复仇的计划很快就有可能实现了,不能在这个时候再出现任何差错,而且将殷季赶走,对他也是好事。

    陈退之见大师兄面沉似水,于是也叹息道:“哎!要是小殷季在就好了!”一句话说罢,在场的三个人,都沉默不语。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