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纵横图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手足反目

    陆佐情之所动,眼圈也红了起来,想起兄弟二人初离家乡时母亲相送的场景, 眼泪不自觉也掉下两颗来,见弟弟仁襄垂着头也眼含着泪,便安慰道:“只要我们能替家人报仇,我相信母亲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是吗?”陆仁襄抬起头反问道,眼里满是怨恨,“你知道娘临终的时候说的什么吗?她老人家临走的那晚,还紧紧握着我的手,一直喊着我们两的名字,叫我们放下这一切仇恨。”

    陆佐脑袋嗡的一声,顿时如醍醐灌顶一般,低着头两眼发直,口中不时喃喃着。

    陆仁襄此刻已经开始歇斯底里,心中的怨念积压已久,早就想在哥哥面前倾倒一番,“你以为报了仇,一切就完美了吗?爹他能活过来吗?娘她能活过来吗?我们家一百余口能全活过来吗?不……他们早就死了,早就没有了。”

    陆佐忽而又是一震,双眼冷峻,目光中透出阵阵寒光一般,“难道这一切就该听之任之,我们现在背后可不是你我两个人,所有人都在看在我们,所有人都在等着一个公道,你我可以撩挑子,可那些一直以来为我们付出的兄弟们呢?他们怎么办?”

    陆仁襄冷哼一声,“那这一年里,你想过我的付出吗?想过我这个亲弟弟吗?如果不是因为你得罪太子,我何至于被贬宿州。”

    “怪我?”陆佐觉得有些不可理喻,“我得罪太子,难道不是为了我们陆家吗?现在怪我了!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在宿州!”

    “哼!说得好听,为了陆家。”陆仁襄不屑道,“我看你分明就是为了自己加官晋爵……”

    “陆仁襄!”陆佐喝道,“难到为名为利的不是你吗?你是不是已经投靠刘衍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何氏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她爹是宿州刺史是太子的人,你娶她,无非就是想攀高枝保命。”

    “呵呵!陆佐果然是消息神通,可是你想过我在宿州的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吗?”陆仁襄近乎歇斯底里,“我刚到宿州地界,就被劫匪劫道,身无分文,几乎沿街乞讨,走了快三天才到宿州城,当时印信被劫,身无凭物,正是刺史何右年相信我,还帮我要回印信,恐怕我现在早就死了。”

    陆佐听得呆住,也不知该如何说起,只神情严肃的看着弟弟。

    陆仁襄此时已经哭成泪人,“还有我到宿州上任之后,当地官员都知道你我的关系和身份,总是为难我,就连府衙的门子也常常欺负我。”说时情绪愈加激动,“我第一次上府衙点卯,就被人泼粪水,如果不是你口中的何右年,我天天都是这种待遇。”

    “仁襄。”陆佐喝道,“那只是何右年的拉拢你的把戏,你还看不出来吗?”

    “哼!”陆仁襄,“我才不在乎,难道你用的那些手段就不是为了拉拢别人吗?”

    陆佐百感交集的摇着头,看着眼前这个几乎已经不认识的弟弟,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眼角的眼泪似乎也不自觉的往上涌了,“仁襄啊,你还是那个陆仁襄吗?你怎么……”

    陆仁襄轻轻擦拭了眼角的泪,看着眼前的一株梅花,冷然一笑,“我还是那个我。”说着折下眼前的那株梅花,“我也想做枝头的梅花,我再也不想做地上那颗任人踩踏的小草。不想任何人总是骑在我的头上屙屎屙尿。”

    陆佐看着弟弟,他的眼睛里似乎散射着一股寒光,那是什么呢

    怨恨?执念?贪欲?亦或者都有,顿时只觉得眼前这个陌生人让人不寒而栗。陆佐恍惚了片刻,沉着脸没有说话,这个夜更加凄寒了,也许今后兄弟二人,可能真的要分隔两地了,甚至是……哎!陆佐心中一叹不敢再想下去。

    次日,陆佐上呈返乡守孝的折子果然得到了汉帝批准。宁王刘询也是心宽,倒也没有放在心上,想着局势现在已完全在自己手中掌握,陆佐是否在身边已经不重要了,对于刘行远要求跟陆佐一起陪同,宁王和刘行之夜也不疑有他,刘行之这时候正想着怎么赶走他呢。

    陆佐为了安全起见,当天下午马上收拾细软,带着安静若还有路曼希等人立刻赶路,一众人全都是骑快马而去,为的就是尽快抽身。

    傍晚时分,陆仁襄从户部衙门回府的时候,何氏正焦急的站在院子里等候,见丈夫回来,便迎上去问:“哥哥嫂嫂他们今日走了,你可知道?”

    陆仁襄若无其事道:“他们赶回去守丧了。怎么,你为何如此着急?”

    “哦!”何氏一怔,“没有。兄嫂他们怎么如此着急就走了?”

    陆仁襄神色凝重,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答道,“因为他们不会再回来了。”

    “什么?”何氏恼火道,“你既然知道他们不回来,怎么还能让他们离开。”

    “我也是看到我哥哥留下的书信才知道的。”

    “信呢?”何氏质问道。

    陆仁襄略一紧张,马上就收敛了神色,“你知道这封信留着对我们没有好处的,所以信……烧了。”

    “烧了?”何氏将信将疑的注视着陆仁襄,“你最好想想如何向太子殿下交代吧!”说罢便转身出门了。

    陆仁襄呆呆的立在原地,陷入了沉思,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更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对是错,自己的亲哥哥走了,而且还是被自己所背叛,这一切似乎都是在一刀刀的剜自己的心……

    卫国公府的书房,何氏正在焦急的等着,眼看着天色已经黢黑,只怕陆佐他们已经跑远了吧,何氏此刻也有一些矛盾,他们走远了,可能代表着安全,那难道不是一件好事?随即何氏又强行制止自己的这个想法,自己是何右年的女儿,是太子的心腹,怎能替自己的敌人想呢?他帮助的可是自己的仇人刘询啊。

    “何大千金,,久等啦!呵呵呵……”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