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纵横图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密不透风

    刘询隐约觉得事有蹊跷,满腹狐疑地问:“如何进不去,长孙崇威呢?”

    杨佑显一耸肩,“总是不见人,看城楼上似乎加强了许多守备。”

    刘询眉头一皱,瞬间觉察不对,连声嘟囔道:“有诈,有诈……”

    刘行之见父亲慌了阵脚,不禁也心乱如麻,“皇宫难道已经被他们控制了吗?父王,现在怎么办?”

    正说时,候志贵也领着一行人拍马匆匆赶来,上前不等刘询问话,便禀告道:“王爷,据可靠消息,长孙崇威倒戈,他已经投靠太子了。现在宫门也已被他们控制。”

    刘询父子刹那脸色铁青,宁王刘询强自镇定道:“皇上呢?他老人家呢?”

    “还没有消息。”

    刘行之双眉倒竖,怒不可遏,“看来皇爷爷可能被太子他们软禁了。”

    刘询继续问候志贵:“高筠那边呢?有消息吗?”

    “他也去面圣,在宫门口,也吃了闭门羹。他后来说自己一人潜入宫中查探。”

    刘行之听罢,已经有些失落,“父王,现在我们集结人马,闯宫门吧,只要我们集中兵力,或可拿下皇宫,彼时说不定还有机会。”

    刘询心中摇摆不定,思忖片刻后摇摇头道:“不可,现在最可怕的是,我们在明,敌在暗。我们既搞不清皇上是否在宫中,也弄不明白太子到底是如何布兵。如果我们擅自硬闯宫门,结果是个空门,是太子他们安排的圈套,我们最后肯定会被歼灭。”

    刘行之心有不甘道:“可是万一让太子占得先机,我们还不是坐以待毙么?”

    刘询开始进退两难,“我们先等等高筠那边的消息吧!”

    此时刘询父子不约而同地都想起了陆佐,如果此刻有他在,也许就不会有此境遇吧。刘询的队伍昭然在大街上,已经吸引了很多民众的注意,都在好奇这些队伍如何都在这里一动不动。刘行之见状,赶紧让手下将看热闹的百姓轰走。

    “驾……”一匹白马疾驰而来,上面乘的正式是高筠。

    刘询情绪少许平复,催马上前。高筠和刘询二人坐骑相对,刘询忙问:“高元帅,可有宫内消息?”

    高筠脸色阴沉,低声回答:“皇上好像已经被控制宣政殿,宫内守卫五步一岗,几乎密不透风,我也也是从守卫口中逼问得知,太子那边其实早就做有准备,他们原本行动是在花朝节当天,他们听说陆佐给您留下书信,觉得您已经知道他们的行动,所以才决定提前行动。”

    “什么?”刘询自己都觉得一头雾水,“陆佐给我留下书信?哪有的事。”刘询再细思量怒道,“难道陆佐已经猜到太子有所行动,所以才逃出京城的?”

    刘行之此时也在一旁,一拍拳头,“绝对错不了,陆佐这个人两面三刀,一定已经知道太子行动,知道我们必败,所以拿了一个守丧的理由开溜了。”

    高筠听罢并未表态,只是劝道:“王爷您现在集中人马立刻逃出南门,一路南奔,也许还能有一线转机。”

    刘行之见父王沉思不语,立刻否决道:“不行,既然皇爷爷是被太子扣押,那么只要我们冲进皇宫,救出皇爷爷,就一定能稳住局面。”

    “太子的人早就在宫内布下天罗地网,为的就是等你们冲进去,然后再给你们扣一个逼宫的罪名,然后就能顺理成章的将你们全部诛灭。”高筠不以为然道。

    刘行之气得怒骂:“这可恶的长孙崇威老匹夫,连他都能背叛皇爷爷。”

    刘询空洞的双眼,就像此时的天气阴云密布,脑海中一直回旋着两个问题,是进还是退呢?进该如何?退又该如何呢?可恨当时太子落难之时,不早日除掉他,以至于后来他才有喘息之机啊。

    杨佑显上前献计道:“王爷,依下官看,我们攻进皇宫,没有意义,即便是迎会圣上,恐怕也无济于事。不如依高元帅之言,咱们南去投奔他国,彼时太子的狼子野心,尽人皆……”

    “不行!”刘询忽而断然拒绝道,双眉一竖,“杀进宫去,我不能再等,再等只会让刘衍愈加猖狂,而且太子的主力军队大多留在皇宫内了,拿下皇宫,他手里的其他部队也就不攻自破了,所以必须杀进宫去,今日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高筠脸色一沉,以他敏锐的军事洞察能力,若是闯宫门,几乎难有胜算,但也无可奈何,只是奉劝道:“王爷若执意要杀进宫,我有一言劝告,千万不要分兵进攻宫门,应该集中兵力打皇宫的西门。”

    候志贵不解道:“高元帅,你难道不知那里的守备人数最多么?东门守备人数不多,依我看,攻东门最合适,而且攻东门,离宣政殿最近啊!”

    “我仔细观察过城上情况,西门守备虽多,但大都老弱。我想太子他们也想到王爷会攻东门,所以才会在东门故布疑阵,他们一定在东门埋伏了许多重兵。只要趁他们的援兵还没赶到之时拿下西门,那么军队就会士气大振,彼时对方的援军即便再来拦截,王爷您也有很大的胜算打败他们。”

    皇宫西门,此时城楼上果然旌旗林立,守备森严,只是细看时,都是些老弱兵丁。

    城上守备领头的看着也已经上了年纪,见宁王领着人马气势汹汹而来,显然开始紧张起来,再看看自己身边的龙虎卫,都是老弱病残,所有主力都不在此,城楼上站这边多守备看似威风凛凛戒备森严,其实真打起来只会添乱,但还是冲着城下先抱拳嚷道:“属下龙虎卫副将钱喜,给王爷请安了。”

    宁王刘询抬头将钱喜一瞟,没有回答,向身旁的儿子刘行之使了眼色。刘行之会意后,骑着马,身先在前,指着城楼上喊道:“城上的人听着,皇上被太子软禁,我们奉皇上密诏,特来救驾,识相的快打开城门,否则以叛罪论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