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纵横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章 兵戎相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俆秉德的一番谏言,让刘衍颇为满意,他偷偷观察了一眼荀谋,见他面无表情,于是顺着俆秉德的话问道:“那您的意思呢?”

    俆秉德接着道:“莫若依然由高筠挂帅,加派援军,让安世卿将军再领一队人马前往支援。岂不更好。”

    “可是叛军中的军师可是陆佐,他和安将军可是姻亲,派他去,合适吗?”

    “陛下,平远伯不还在京都吗,料想安将军他也不敢做出违逆朝廷的事来。”

    于是刘衍即可下令让安世卿准备好点兵五万千万支援高筠的军队。

    卫国公府书房内,荀昱父子一个脸色,对今日早朝之事耿耿于怀,原本想将高筠拿下,未料到俆秉德竟然会站在高筠一头说话。

    “俆秉德这个老狐狸,没想到会成为我们的绊脚石!”荀谋愤愤不平道。

    荀昱坐在上首,徐徐喝茶,虽然脸色难看,却还是装着淡定模样,“这也是预料中的事情。先帝一朝,我们都是陛下的人,为了让陛下承接大宝,肯定都会同心戮力,如今陛下顺利登基,当朝还有几人敢和我们作对。如今先帝一朝的老臣,也就剩下老夫和平远伯安远山,安远山至今还是一个伯爵,若不是他这些年不参与朝政,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现在朝中也就俆秉德还有些权力,他不仅是兵部尚书,女儿还是当今的皇后,自然很多人会站在他那一边。皇上也一定会认定他是自己人,多少还是会听的话的。”

    荀谋凝神沉思,一会儿才道:“依孩儿看来,用不了多久,朝中就会以俆秉德为首,今日俆秉德就这么着急的驳我们的意见,将来肯定会想办法除掉我们荀家。”

    “哎……”荀昱突然感慨道,“朝堂风云变幻,人心瞬息难测,乃父之所以能够服侍三朝而不倒,靠的既不是安远山的两耳不闻,也不是俆秉德的沾亲带故,俆秉德这个老家伙,现在就想除掉我们,实在是狼子野心,现在我们不给他点颜色看看,只怕日后荀家在朝堂中无立锥之地啊。”

    “爹爹的意思是现在就除掉徐秉德?”

    “谈何容易?徐秉德的女儿可是现在的正宫娘娘。”

    “那我们就从他的女儿先入手,除……”

    荀谋话未说完,门外就听到管家着急的唤道:“老爷……”

    “进来吧!”

    管家神色慌张的小跑进书房,荀昱也不禁好奇的问:“是不是出事了?”

    管家近前低语答道:“老太后薨了!”

    荀昱父子不约而同地惊问:“当真?”

    “千真万确,宫里来的消息。老爷,您看要不要给您备车驾?”

    荀昱斩钉截铁道:“快去。”

    管家得令便去了,只留下荀昱父子二人陷入深思之中。

    荀谋道:“现在老太后薨了,接下来陛下拟定他生母李氏为皇太后的旨意就没有人会阻止他了。”

    荀昱一脸为难地道:“之前他有过这种想法,奈何老太后还在,他还不敢妄为,现在老太后薨了,他肯定会这么做了,现在陷入两难的境地一定会是我们。我们支持他的决定,会赢的皇上的欢心,却会因此得罪一众保守势力,不支持却会直接得罪陛下。”

    荀谋思忖片刻道:“孩儿倒是觉得,现在有人比我们更紧张。”

    “你是说徐皇后?”荀昱不假思索道,“有道理。有一个人管管徐皇后也是好的,否则他那个爹不得得意忘形啊。”

    平远伯安远山在这几日一直难以安宁,没想到皇上又下旨让儿子安世卿去支援西征大军,让他更加思绪难平。安远山正在厅堂内来回踱步,看着天边的月儿渐渐高悬,却迟迟不见儿子回来,心下不禁愈加焦急。

    安世卿今天上兵部应卯,刚回到家,就接到了皇上的圣旨,要求他去支援西征大军,于是又前往兵部料理明日要出征的事宜,点完兵马,已经二更天了,接着又回家草草收拾交代了一些事宜,让弟弟安世禄和弟妹好好照顾家里,接着领着弟弟和弟妹才去给父亲请安。

    安远山一见到儿子安世卿,不由得老泪纵横,痛哭不止道:“此番西征,你与静若岂不是兵戎相见么?”

    安世卿心里难受,但还是安慰道:“爹爹不必想太多,静若一介女子,怎么就能够披挂上阵了,谈不上兵戎相见。”

    “如何不是!”安远山有些激动,“公辅不是兰州军的军师么,还不是一个道理。”

    安世禄愤愤道:“陆佐脑后反骨,却连累了咱们家人,也不知现在小妹情况如何。依我看,大哥如果真的兵戎相见,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反正首犯是陆佐他们,小妹只不过是身不由己,到时候只要大哥立下大功,相信小妹不会有什么安危的。”

    “荒唐……”安远山断喝道,“张口闭口一个陆佐,他可是你的妹夫,你都成家了,如何还这般不晓事理。”接着又喝令安世卿道,“此事不管是你妹妹还是你妹夫,我都不允许他们有差错。世卿,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如果他们二人有何差池,你也不要回这个家门了。”

    安世卿其实也心照不宣,连连称是。

    新帝刘衍想要尊自己生母李氏为皇太后的旨意,本想在朝堂与大臣商议走个过场,但是又担心一些不知死活的老臣据理力争,于是决定不在朝堂商议,下旨直接让礼部去照办,分封大典算好了日子就在三日后举行,为了不让大臣这几日前来进谏阻挠,又下旨斋戒礼佛三日,不见任何人,以免夜长梦多。

    群臣见荀昱父子都极为拥护,便没有人再说话,就连徐秉德也不敢有何怨言了。皇后徐昉闹了两天,被刘衍怒骂了几次,便去父亲徐秉德那里哭诉,徐秉德好言相劝,让她再忍忍,不要为眼下所困,毕竟来日方长。

    安世卿领着人马赶至兰州之时,高筠和叛军依然相持不下。高筠得知安世卿来支援之时,便出营二十里相迎,是夜大军跟着到大营。高筠在中军帐备下饭菜为安世卿接风洗尘。席间高筠抱拳道:“安将军风尘仆仆而来,今日小弟略备饭菜为将军接风洗尘。现在军中禁酒,因而未能为将军准备酒食,还请安将军见谅。”

    安世卿挥手示意不必客气,“元帅治军严明,安某素来敬仰,军中禁酒尤为重要,安某理解。”

    接着几番寒暄之后,高筠说了一下前线的战况,然后又恭敬的问安世卿道:“不知此番安将军可有何破敌良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