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纵横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互生嫌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高筠得知军中疯传“粮饷不济”一事,更是暴跳如雷,立即召集军中议事将领至中军帐。有人便说是否是叛军蛊惑之语,意在动摇军心。高筠立即反对道:“不可能,叛军即使猜到,再散布谣言,也需要时间,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在不到三日时间,便有这么多士兵出逃。”

    朱赟怒气冲冲道:“依我看,一定是有内奸。”

    “此事我一定彻查到底,如果让我查出谁是奸细,我绝不饶他。”高筠拍案怒道。

    即使如此,众人还是将怀疑的目光不时的投向萧仁翼,看得萧仁翼心慌,昂首不屑一顾道:“你们看我作甚,难道怀疑是我干的不成?我可是朝廷派来的监军,皇上最信任的人,我此行就是为了获胜而来,有何理由通敌卖国。”

    朱赟阴笑着打量着萧仁翼,“这可说不准,在没找到内奸之前,我们大家都有嫌疑。”

    “你……”萧仁翼正想破口大骂,随即忍住,“眼下应对兵变才是正道,我们如此互生嫌隙,岂不正中了叛军的奸计么?”

    “怕只怕家贼难防。”

    “朱赟!”萧仁翼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对本监军出言不逊。”

    高筠坐在上首,阴沉着脸不说话。安世卿站起身和气的向萧仁翼一抱拳,道:“萧大人不要见怪,朱将军这也是为大家心切。”安世卿做了个请的手势,萧仁翼这才扭过头去坐回位置。

    高筠见安世卿说话,接着才道:“传我军令,如有士兵再逃者,一律军法处置。这两日让士兵们好好吃几顿好的,士兵没人身上的干粮,全部发放下去,饷银提前半月先发。还有这几日的攻城游击暂停,让兄弟们好好整顿几日,等到增援到时,我们再决一死战。”

    许卲听罢,不惑道:“元帅,此举虽然能安稳军心,可是万一有差错,岂不是……”

    众将领也纷纷表现出一丝担忧。就连安世卿也温和的提醒此举是否有些孤注一掷呢,万一朝廷的增援迟了几天,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高筠迟疑刹那道:“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再不让士兵们饱餐几顿,军心定会大乱,到时候即使是要杀头,许多士兵还是会铤而走险逃跑的,还不如让他们好好吃几顿,养精蓄锐。而且算着日子,增援再迟也会在这两日之内抵达。我们只要能熬过这四五天,等到增援到时,我有十足把握拿下兰州。”

    这几日汉军没有再攻城,让义军颇为不解,都在想着汉军是不是酝酿着大举动。

    兰州府衙的议事堂内。义军首领们都在议论纷纷,商讨对策。陆佐也察觉到了不对,汉军之前之所以连日袭扰攻城,为的就是防止义军主动出击,想趁着兰州守军疲惫不堪之机,再攻城决战,现在忽然停止了攻城,内部必然出了什么问题,汉军连日来攻城不断,人吃马喂,一定消耗不少,现在却突然停止攻城,要么他们粮草不济属实,要么他们决定养精蓄锐发动总攻。正当众人觉得应该趁此机会出城反扑之时,义军探马来报,说汉军没有退守,反而向前十里安营扎寨。

    堂内哗然,有人说敌人此举是故作姿态,明显是心虚,应当趁机出城反扑,有人说这是准备要决一死战。众人商量未果,都纷纷看向陆佐,让他拿定主意。这次陆佐似乎也有些犹豫不定,握着手里的茶杯不住的摩挲着。

    霍瑨见陆佐沉默不语,一拍桌子,喊道:“一群怂货,让我领一队兵马,看老子如何灭了他们。”

    众人见霍瑨又在造次,都有些不耐烦,秦虹更是不留情面的讥讽道:“霍大哥,现在这时候,你就闭嘴别吹牛了。”

    “我吹牛,给我六百人马,准把他们杀得人仰马翻。”

    “现在不是打嘴仗的时候。”路修远呵斥道。

    “可以。”陆佐忽然抬头道,“我倒是觉得霍兄弟的话不错。”

    堂内又是一片喧哗,大家都以为霍瑨的话只是玩笑,并不以为意,也不知道陆佐所说的可以是什么意思。

    刘行远疑惑道:“陆兄,这可不是儿戏。高筠的军队少说也有七八万人,让霍兄弟前去踹营,可不是玩笑的。”

    霍瑨不等陆佐说话,便挺直身板站在堂中央,抱拳道:“陆大哥,这个军令我领了,小弟愿意一去。”霍瑨见身边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继而又大笑道,“这几日天天窝在城内,受他们的鸟气,这次也让他们尝尝我的厉害。”

    大家虽然都知道霍瑨的厉害,但是高筠的手下也都是精锐,活着闯营容易,想要活着出来就难了。路修远道:“此事非同小可,佐儿,你是如何考量的?”

    陆佐这才有条不紊的答道:“敌军突然停止袭城,并且向前十里扎营,正如大家所说的,要么他们心虚,以此装腔作势,做出总攻的姿态,让我们继续龟缩城内,好让他们等待援军。如果真是这样,那真可能说明他们粮草不济,军心不稳。”

    “那要是真的想要发动总攻呢?”

    “那派人前去探看虚实,就更有必要。”

    “可是踹营风险极高,弄不好一个都回不来。”

    “大头领此言差矣。”霍瑨不满道,“我霍瑨的本事,别人不清楚,您还不清楚吗,百万军中来去自如,他们休想伤得我的性命。踹营这事儿,非我莫属。”

    大家见陆佐真有意派遣霍瑨去踹营,都不约而同地露出担忧。

    陆佐道:“踹营,首要就是要快,快冲快撤,不得恋战。霍瑨,你能做到否?”

    霍瑨一拍胸脯,“能!”

    “师傅。”殷季从身后出列道,“徒儿愿意一同出战。”

    陆佐知道殷季也担心霍瑨到时候恋战,所以主动请缨,既然徒弟愿意,相信他的能力,应该没有问题,于是点头同意。

    陈退之也出列请缨道:“师兄,霍兄弟和小殷季都没有经验,还是要我陪同才妥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