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纵横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五章 于心不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世卿手中双剑被陈退之震落马下,陈退之手中斧顺势便照着安世卿的脑门砍去,须臾之间,安世卿只觉对方巨斧已经到了脑门,顶上盔缨飞扬,安世卿闭上双眼引颈就戮,但觉脑门凉风一过,耳边又杀声四起。安世卿睁开眼看时,陈退之已经领着手下驰马离去了。

    安世卿劫后余生庆幸之余,心底还有些融融暖意,方才险些就交代了性命,不得不感叹陈退之确实是个难得的将才,可惜不能为大汉所用,再想想也许这并不是件坏事。

    陈退之杀退安世卿的伏兵之后,霍瑨和殷季的部队已经先一步撤退,等到陈退之的部队赶上他们的时候,才发现他二人又中了汉军的埋伏,而设伏的正是高筠。

    双方的骑兵队你追我砍,杀得难分难解,霍瑨和殷季的部队被冲散得有些严重,想要快速撤退,实在太难。此刻殷季正被几十个骑兵团团包围,左冲右突,奈何对方的骑兵阵怎么也破不散,看来高筠的部队果然训练有素。而另一边的霍瑨,正和高筠绞杀成一团,二人你来我往,难分上下。陈退之拍马赶来,将高筠的枪拨开,赶紧喊退霍瑨,让他带着殷季和兄弟们先撤退。霍瑨也未恋战,拨转马头,帮殷季杀退围兵,一同撤退了。

    这边厢高筠见来人是陈退之,略觉意外,按住缰绳,“退之,好久不见。”

    “高兄弟,不……应该称高元帅,看来你在汉营果然混得风生水起,就连叛臣贼子刘衍当上假皇帝,还不忘重用你。”陈退之不屑一顾道。

    高筠不想多做解释,“这不重要,今日你我刀剑相向,谁也没有料到。你刚才的同袍,虽然跑了,但是我们前面还有最后一个埋伏,也是重兵把守,任他们插翅也难逃,一个生口也不会留。如今你也中了我的埋伏,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陈退之先是脸色一沉,接着缓和了一下心神,冷笑道:“你是想让你爷爷我投降吧,呸……休想!”

    高筠释然一笑,“我知道你们是来探营的,而我也早就想好了万全之策,今夜你们一个活口都不能留。我知道你的秉性,只要你卸下铠甲,从今不问世事,我可以放了你。”

    陈退之仰天大笑,“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的秉性,只是不知今日究竟谁才是刀下之鬼。”

    “如此说来,你只能与我一战了?”高筠脸上的不忍刹那闪过。

    “来吧……”

    陈退之抡起宣花斧,拍马冲来。高筠舞起银枪,往前戳去。二人你来我往,战了三四十个回合,高筠感觉陈退之力大无比,实在难以敌对,若不赶紧了结此战,陈退之后面的体力一定会占优。

    高筠于是虚晃一枪,接着拨转缰绳便跑。陈退之不疑有他,紧追不舍。陈退之眼见着和高筠只有两步之遥,立即奋力抡起宣花斧,照着高筠的后背便要砍下。高筠回首余光中早已瞥见,当即扭转马头,回身躲闪。陈退之的宣花斧犹如游龙怒吼般落下,一时间扑了个空,再加陈退之用力过猛,胯下马受不住,前身下压,竟将陈退之甩了出去。

    陈退之倒在地上,手中的宣花斧也不知甩到何处。不等陈退之起身,汉军步兵已经四面而来,将陈退之团团围住,一把把明晃晃的长枪,整齐的向他胸口刺去,陈退之赶紧侧身躲过,接着伸开长臂,一把将十几把长枪揽在腰间,然后大喝一声,使尽全力,躲过兵器,十几个步兵应声倒地……

    高筠面沉似水,看了许久没有说话。高筠的部下朱赟拍马赶来,见陈退之勇猛无比,上百人都拿他不下,再看主帅时,见他沉默不语,知道他心软,于是进言道:“元帅,现在不杀陈退之,等他活着回去,我们就都死定了。”

    朱赟见主帅依然面无表情,不为所动,接着道,“元帅,您就愿意看着这么多的兄弟跟着一起陪葬么?”

    高筠此时心情尤为复杂,陈退之是陆大哥的师弟,也是他的左膀右臂,如果杀了陈退之,那和陆大哥情义就真的回不去了,况且陈退之为人正直,杀他,实在于心不忍啊。可是不杀陈退之,必然会像朱赟说的结果一样,叛军知道了我们的底细,一定会赶在援军来之前决战的。忽然想到他们刚才逃跑的余部,于是问朱赟道:“许卲那边现在如何了?”

    朱赟知道他的意思,想着许卲的伏兵如果出状况,即使杀了陈退之也没用,高元帅肯定会选择放了陈退之,于是答道:“许卲那边现在形势大好,来人说只要半个时辰就能全歼叛军。”

    高筠听罢,眉头一皱,双目直视着陈退之,见他在人群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正杀得双眼通红。高筠于是向身旁的朱赟伸出右手示意。朱赟会意,从腰间取下弓箭,恭敬的递给高筠。

    “两军阵前无兄弟。”高筠张弓搭箭,沉默片刻后,直到手中的弓“咯吱”响时,才又喃喃道,“对不住。”

    “嗖……”的一声,那支箭飞驰而去,直朝陈退之射来,不等陈退之反应,箭已插在了他的胸口。陈退之只感觉胸口一凉,抬头向箭来处看时,高筠坐在高头大马上,手中的弓还未收起。陈退之眉心一皱,满眼血丝尽是愤怒。此时周遭的士兵见状,纷纷持枪刺去。

    “不……”高筠忽然高声断喝。

    说时迟那时快,陈退之早已被刺成了刺猬一般,士兵接着又纷纷将枪拔出,陈退之身上的鲜血刹那汩汩而出。高筠立即翻身下马,冲上去将人群推开,来到已满身是血的陈退之身旁,看着他痛苦的抽搐着,高筠不禁泪目,一把将陈退之揽在怀中,口中囔囔道:“对不起……”

    陈退之抽搐着,口中的鲜血喷涌而出,看着高筠满眼自责,陈退之无力地微笑着选择了原谅,“不……不怪……你!”

    高筠听到这三字时,瞬间崩溃,“兄弟,你好好的,好好的,我一定救你,一定救你……”接着歇斯底里道,“快……来人呐,快,救人……”

    周遭的士兵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大家都知道陈退之的伤情,现在就算是华佗再世也不可能救活的。

    陈退之看着高筠,嘴角又是一笑,“来……来吧……”

    高筠的双眼已被泪水模糊,他知道陈退之已经释然,现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就只想有尊严地离开。

    陈退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摸出腰间的一把匕首,颤巍巍地递给高筠。陈退之向他微笑着一点头,接着闭上双眼,不时地抽搐着。

    高筠抽泣中,见陈退之一直忍着痛,心下虽说万千不忍,可是现在走到这般境地,只能成全退之,于是拿起手中的匕首,朝着陈退之的心口干脆的落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