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纵横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八章 生死交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世卿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宝剑,一直没有表态,高筠也发现了他的变化,于是道:“安将军,您一门忠烈,现在荀谋正准备图谋篡位,如果真的得逞,安爵爷一定会有危险。我想您还是立即回京安顿好。陆……”高筠迟疑刹那后继续道,“陆佐又是您家的姑爷,你们还有投奔之处。”

    “人各有命!”安世卿短叹一声道,“现在我即使回去,恐怕也于事无补,况且我父亲一向谨小慎微,从不过问朝堂争斗,如果荀谋真的得逞,他一定需要更多的人支持,我想我父亲应该会是他第一个想安抚的官员,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狂风怒号,飞沙走石间,天边乌云翻涌,伴随着天际黑烟滚滚,一队又一队的骑兵由远及近。

    高筠点齐人马,所剩骑兵不过一万,步兵两万,弓箭手六千。于是先下令弓箭手发起第一波防御。瞬间箭如飞蝗,敌军骑兵应声倒下者甚众。但是奈何地势一马平川,敌方骑兵攻势勇猛快速,瞬间飞奔至眼前。高筠立即下令步兵正面冲锋,骑兵两翼包抄。

    双方杀得眼红间,不知几时雷声大作、暴雨倾泻。

    就在双方难分难解之时,殷季领着一队人马赶来支援。高筠眼见着敌方又来援军,心下瞬间凉了半截,再看看眼下的形势,可能撑不了半个时辰就得全军覆没,一时间起了其他念头。高筠正在思索间,只感觉身后一阵冰凉,回头看时,原来自己背后已经中了一刀,只是雨水和身上的血水混杂,已难以区分,除了感觉一阵冰凉外,再无疼痛之感。高筠挥舞手中长枪,立即将来人刺在马下,继续左冲右突。不远处安世卿陷入了敌军包围,高筠立即拍马上前解围,只是偏巧胯下马被泥坑绊倒,高筠刹那间滚下马来。原本包围安世卿的人马接着蜂拥而上围剿高筠。

    霍瑨原本四处搜寻高筠而不得,这下看的分明,立即舞动手中银枪,杀上前去。

    这边殷季听说师傅的舅爷安世卿也在,于是四下寻找。左冲右突间,身边忽然有人大喊,安世卿就在前面,殷季赶紧追去。还好来得及时,发现安世卿正被重重包围,身上伤痕累累,战袍都被鲜血染得通红,殷季立即下令安世卿要抓活的。

    而安世卿见高筠摔下马来,立即拨转马头,前去支援,未曾想自己的坐下马也被敌军绊倒。幸而安世卿反应迅敏,立即持枪做防守状,几个喽啰想趁机活捉他,反而丢了性命,其余的人见状纷纷不敢上前。高筠和韩泰此时也已经杀到安世卿跟前,三人背对着防守,虎目圆睁,环顾四周,现在就剩下他三人了,但他们已然毫不畏惧。

    此时义军已经将高筠三人围得水泄不通,如狼似虎的士兵们手持长枪,阵型稳固,就等着霍瑨一声令下。

    “看来今日我等性命要交代于此了。”高筠冷笑道。

    “能与元帅一同死战,是末将之荣耀。”韩泰也丝毫无惧色。

    安世卿道:“现在说这个太早。”

    话音刚落,人群忽然散开一条路来,大雨瓢泼间,一个白色的身影,显得极为高大。那人骑着高头大马,晃悠悠地来到阵前,定睛看时,原来是霍瑨。

    “高筠,我们又见面了。”霍瑨一声狂笑,“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吧。都说你是大汉一等一的高手,那是因为你还没遇到老子。”

    高筠道:“要动手就快些,何必废话。”

    殷季此时拍马来到霍瑨的身后,耳语道:“霍大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安世卿和高筠必须都活着带回去。”

    霍瑨一皱眉,颇为不悦,“我自有定夺。”接着朝高筠喊道,“我知道你和陆大哥他们都有交情,但是既然你为假皇帝卖命,就和义军不共戴天。”

    高筠道:“今日老子根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好!”霍瑨道,“我敬你是条汉子。给你个机会,你若答应和单挑,只要你赢了我,我便放了你,若是你输了,就留下你的脑袋。”

    高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脸狐疑地和安世卿面面相觑,安世卿朝他一点头,表示可以一试。高筠继而高声喊道:“可包括我两位兄弟?”

    霍瑨轻哼一声,但还是答应道:“可以。”

    此言一出,让殷季也替他着急,“霍将军,军中无戏言,说话可不能这般随意而为啊,若是误了大事,宁王和陆大哥,都为责怪下来。”

    “殷季兄弟莫急,我只想和高筠比试一番,更何况,他根本赢不了我。”

    “你可不知,当初他跟我师傅都能切磋一番,可是有些真本事的。倘若真输了,你我吃罪不起啊。”

    “凡事有我担着。”说罢,霍瑨翻身下马,昂首阔步走至高筠跟前。

    高筠整装束发,撕下衣袍,擦了擦有些血迹的银枪,“来吧。”

    霍瑨舞动长枪,如银蛇出洞,直取对方面门。高筠也毫不惧怕,左格右挡、见招拆招,霍瑨根本就找不到破绽。

    风驰雨骤,雷电交加,场边观战的人看得惊心动魄,浑然不觉身上的伤痛和雨水,看至惊心处,甚至有人跟着身子颤动。

    酣战至黄昏,天边雷停雨歇。高筠渐渐觉得体力不支,看着霍瑨招招致命,每一招都刚劲有力,手上的银枪似乎有些感觉力不从心,每次格挡都像是泰山压顶,如果再这般形势下去,必然输给他。想到这里,高筠奋力将对方长枪格开,卖个破绽后,迅速回身就走。这边霍瑨知道高筠这是故意使诈,但是眼见着形势占优,自己又一身的力气,哪里怕他这比武时大家惯用的伎俩,于是紧跟着追上去。高筠见状心中暗喜,一把银枪如猛虎回头,直戳向霍瑨胸口。霍瑨早有准备,但是用枪格挡已然来不及了,只能将身子一侧方才躲过。可就在侧身间,未料高筠身手如此敏捷,紧跟着转身时左脚高抬,朝着霍瑨的脸横扫而来。霍瑨当即倒在地上,正待起身,高筠的银枪已经抵在他的眉心。

    霍瑨有些不服气,眉毛轻挑,笑道:“杀了我,你们就可以走了。”

    高筠抬眼看了看四周,叛军此时个个手持利刃,如凶神恶煞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冲上来,高筠也明白,杀了霍瑨只会让安世卿他们都丧失机会,“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饶你不死。”

    “你觉得我会答应?”霍瑨恶狠狠地道,“我今天就是来为陈退之报仇的。”

    “可是现在由不得你先做决定。”

    “你想让我放了你?”霍瑨嘴角一扬,“你做梦,今天你必须死。”

    “那也得你一起陪葬!”高筠怒目直视道。

    “你觉得我会怕吗!”霍瑨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高筠回头看了看安世卿和韩泰,瞬间又平静下来,“我可以死,我也可以放了你,现在我只有一个条件……”

    “你想我放了你的手下是吗?”

    “只要你答应我,放他们走……”

    “不行!”霍瑨毫不留情道,“安世卿他是陆大哥要的人,至于另外一个,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放了他。”

    高筠略顿了顿,安世卿是陆佐的舅兄,想必不会有事,既然他能放过韩泰,也是好的。

    “不要……”韩泰怒吼道,“元帅,不要答应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