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纵横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章 反戈一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荀谋人呢?”刘衍如坐针毡,慌忙惊问。

    “不知。”

    “快召集龙虎卫的弟兄,去荀谋家先拿人。”刘衍先想到的就是龙虎卫,毕竟这支队伍自从掌权以来,用的都是自己的心腹。

    “陛下,荀谋等人叛变的消息,是老臣可靠之人冒死相告,贼人并未发现,现在冒然派人去荀谋府上拿人,只会打草惊蛇,更何况现在荀府家丁众多、高手如云,金吾卫现在是孟四郎在职,他又是荀谋的人,现在派人去捉拿,必定很难成功。”

    刘衍上前紧握住徐秉德的手,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那岳父大人可有妙计?”

    “现在还有近两个时辰的时间就要早朝,我们立即部署,先装作一无所知,所有大臣照常早朝。彼时荀谋父子也一定会来,我们再和龙虎卫上将军张聃约定好信号,然后张聃适时出现,率领手下将宣政殿包围,乘其不备一举拿下荀谋父子。羽林卫上将军陈子源是您亲自提拔的,值得信任,让他守好各个宫门,以防贼人反扑,老臣让犬子徐子胥亲自率领一部分人将荀府包围,等您这边拿下荀谋父子,子胥立即查抄荀府。”

    黎明时分,宣政殿外已经站着许多大小官员。荀昱父子每次早朝,都有意互相疏远,以免他人口舌,这次也毫不例外,只是这次荀谋看起来心事重重。

    权师道似乎看出了荀谋有心事,于是上前问候道,“荀将军,今日如何闷闷不乐,何事烦心啊?”

    荀谋嘴角微扬,“昨日没睡好,多谢尚书大人关心。”

    权师道总感觉他的微笑有些古怪,却又说不上来,便拱手告辞。

    身后的陆仁襄也看出了端倪,不紧不慢的上前向荀谋拱手问候,“荀将军别来无恙?”

    “托陆大人的福!”于是两人又是寒暄了一番。

    等到三声鼓响,品阶高的官员,才允许入殿,其余官员只得在殿外候命。

    一向机敏的陆仁襄总感觉哪里不对,发现宣政殿外围的人手好像比平日里多了好些,再回头看看宫门外,不知为何紧跟着鼓响而缓缓关上了门,陆仁襄咬定牙关,紧皱眉头,且行且看吧,心下想定,于是迈步进殿。

    皇上的表现似乎并无异常,只是和平时相比,气定神闲了许多,比如照常问话官员,近几日的贪腐案,以及各地水灾等,不过都没有严加过问。陆仁襄再看看那些大员的神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于是他再余光搜寻荀谋的情况,发现他站在首排一言不发,神情镇定,与方才殿外慌乱的神情,简直判若两人。荀谋不动如松的站在那里,似乎就等着皇上问话。

    “荀将军何在呀?”

    刘衍洪亮的声音在大殿内回旋,显得愈加威严。

    荀谋身子微微一颤,立即又定了定神,出班行礼,“臣在!”

    “高筠那边可有消息了?”刘衍神态自若的问道。

    荀谋一惊,此事归兵部所管,陛下何出此言,自己又该如何回答呢?沉默片刻后,方才答道:“前方战事臣下不甚了解,此事归由兵部统领,徐尚书应该知晓。”

    “是吗?那派出去的援军如何了,你可知晓?”

    “这……”荀谋故作为难之色,看了一眼徐秉德,继续道,“加派援军也是徐尚书的建议,派去的人也是他推荐的,此事应该问问他吧。”说到后面,荀谋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语气一变,似乎就在向徐秉德挑衅。

    徐秉德气得面红耳赤,指着荀谋就骂:“跳梁小丑,只怕你比我还了解吧?”

    荀谋神色一凛,眼神中露出一股杀气,质问道:“徐大人何出此言?”

    徐秉德已经不想再装下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派去的刘伯昭和王彦早就被你收买了吧?”语罢,满朝文武无不哗然。

    “徐大人可不要含血喷人!”荀谋不以为意的道,“陛下,您可要为臣下做主啊。”

    刘衍的眉宇间闪现一丝狐疑,可是看着荀谋不以为然的模样,又有些犹豫起来,荀谋此人年纪轻轻城府却如此之深,此祸根不除,早晚也是祸害,现在下手,也许正是时候。于是双眉倒竖,喝道:“来人呐!”

    忽地宣政殿四周响起金革之声,殿内群臣无不愕然,看来皇帝今日早有准备。紧接着殿门口冲进两拨盔甲俨然的龙虎卫,将大殿包围。而后一个高大威武的将军从正门不紧不慢的走进殿内,众人慌忙给他让出路来。

    徐秉德满是得意之色,笑着向来人抱拳道:“张将军来得正好,快将反贼荀谋拿下。”

    “在下只听陛下差遣,由不得你来发号施令。”

    “张聃,你……”徐秉德一怔,但也毫无办法,转脸向殿上的皇上一拱手,“这正是陛下的意思。”

    张聃看了看荀谋,又向皇上一抱拳,“陛下……”意思皇上是否动手。

    殿内众人此时已经呆若木鸡,荀昱父子却也默不作声,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这让刘衍有些紧张起来。如此阵仗,换做其他人,早已吓得跪地求饶,荀昱父子如何这般漠不经心。

    这时候荀昱突然冷哼一声,道:“徐大人,您既是兵部尚书,又是当朝国舅,没有真凭实据,如何就轻易拿人。而且荀某既不是山野村夫,也不是蛮夷寇贼,而是先帝亲封的卫国公,如何能这般轻易的扣帽问罪?”

    徐秉德被气得满面通红,哑口无言,殿上的刘衍也有些不知所措。

    “你这是强词夺理。”徐秉德怒道,“刘伯昭和王彦早就被你们收买,老夫一时糊涂才被你们蒙骗。他们两人带着部队到了七星原后,就再也没有前进,而是借口大雨留在原地不动。要不是高筠的副将韩泰杀回七星原,恐怕你的计划还无人知晓。”

    “你无凭无据,如何让众人信服。”

    “哼……”徐秉德一扬手,“正是刘伯昭的手下参军万祜快马回京通报的,他人就在殿外候着。”

    荀昱忽地脸色一沉,看了看荀谋,荀谋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宣万祜进殿。”

    万祜跟着侍官近殿内,行君臣之礼后,便将自己在军中所看所闻一一告知,原来刘伯昭和王彦领兵到了七星原之后,突遇暴雨,于是刘伯昭便下令全军就地扎营。虽然暴雨突至,但是很快当晚雨就停了,第二日天气晴朗,不过刘伯昭根本就没有拔营的想法,几位主将也曾劝他早日出兵援助高元帅,但是他们置若罔闻,借口占卜先生说这几日不宜拔营为由,一直按兵不动,还说高筠传来捷报,很快就能拿下叛军,直到前日高元帅的手下韩泰突然来踹营,大家才发现原来高元帅早就殉国,可是一切为时已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