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魔地仙记 >

第194章 异兽犰狳

    沙漠中的潜在危机方源多少也是有所了解的,毕竟这等地方是如此的荒无人迹,估计就是因为危机四伏,让人望而却步。而且,也还是有那些不顾生命安危之人会踏足,这也就是为何会成为那些人躲避仇家的真正原因了。

    方源觉得自己多少也算是幸运的了,如果没有遇到这少年,还别说去完成九阳道人所交代的任务,能不能活着离开这边无边无际的黄沙之地都还是个问题。先不别说会不会遇到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就是喝水都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也是偏巧不巧,能够救到这等奇人。

    一下子,又莫名其妙便想到了林小菁。这等生存如此恶劣之地,不知她有没有遇到好心人带着她离开这黄沙之地,还是说她正茫然无措地在荒漠中踽踽而行?

    心中的臆想虽然时刻都能让他大惊失色,但是脚下的步伐却是不能够停止的。只要还有这一丝的希望,他便不想着放弃。就对少年说道:“距离那个地方还有多远?”

    少年根本猜不到这个人,只觉得从认识他开始,便只发现似乎他根本就不懂欢笑。无论何时看起来都只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但是,说到底他救过自己的性命,而且也对自己比较好,便说道:“恩公,如果不出现意外,两日后是可以到那个地方的。但是,我看这天气,估计不久后又要变天了。”

    听到他的话语,方源抬头看了看这万里无云,艳阳高照的晴空。他愣了片刻,觉得这晴空风平浪静,如何会有什么变天之说?但是,却觉得这少年既然这样认定,应该也是不假。不过,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就目前二来,找到林小菁才是当务之急,其他的根本就是无所谓的。

    也就平静了下心神,对少年说道:“不管如何,我们小心为妙。”

    少年点了点头,说道:“恩公放心,有我在,暂时不会发生什么危机的。”

    方源沉默了片刻,道:“如此,我们便走吧。”

    两人落寞的背影又一次消失在了热浪腾腾的沙丘中,但是身后的脚印却在隆起的纹路中塌陷了下去。这纹路直接四散开去,把原本比较大的一堆沙丘弄得凹陷了下去。

    方源似乎察觉到了动静,连忙转身,但是却发现好像没有任何的异常。少年觉得有些奇怪,连忙问道:“恩公,你发现了什么?”

    方源愣了愣,不禁有些想要自嘲,看来最近自己的神经太过敏感以至于什么东西都会引起他的注意,其实问题不是特别大但是主要是有些心神不宁,自然也就可能会产生幻想。苦笑地摇了摇投后,便说道:“没事,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二人又扭过头去,继续向着前方前行。然而,等他们行出远后,背后的沙丘又起起伏伏起来,继而便是强烈的翻滚着,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声响。半晌后,钻出了几只大如家犬,却长着尖嘴,身披着盔甲的怪异小兽。这几只小兽嘴角边竟然都是黑压压的蝼蚁,而且还不停地伸出舌头舔舐。看了周围一会儿,有装进了地底去,一会儿便到了远处。

    这时,有两道身影顿住了身形。其中一人说道:“夤袭将军,刚才那些可是犰狳?”

    夤袭并未看着说完那人,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方源二人。这次他得到密令,那山河护法去往西域商议要事之事不小心提及到了武欲有俩年轻的地址出现在了南蛮。夤袭在细问之下,方才觉得好像是主上要缉拿之人。

    上次追风岭事件后,碍于这小子受到武欲几位峰主的庇护,想要强行要人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可能只有他才知晓通天大道的秘密自然是更加不能就放过他了。因为此事,银狼到如今都还未醒过来。魔狼也莫有些束手无策,便想着顺便就让夤袭将军来沙漠中找寻下黑曼莎花。

    夤袭将军根据那山河护法的说辞也猜出了这在沙漠中的二人极有可能便有知晓那通天大道秘密之人,自然也就主动请缨要前来此地了。在这沙漠中追踪了数十日,奈何地方太大,又兼危机重重。遇到了多次的沙尘暴天气,倒把二人给折磨得够呛的。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居然在误打误撞中远远的碰到了两个人,夤袭将军比较素来心细。一下子便认定有可能是那知晓通天大道秘密之人,便也跟了过来。在小心翼翼的接近时,方源二人突然的回头一下子让他有些惊慌,以为被发现了,不料两人却只是看了看后便又走了。

    就在二人都松了口气之时,地表上却又起伏不平。这让二人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主要是这几日在沙漠中见到了太多奇怪的景象,令二人大开了眼界自然就容易想到是不是又有古怪的现象。不料一看之下,却是异兽犰狳。

    夤袭将军说道:“的确是异兽犰狳,不过此物应该早已灭绝了,怎得又在这地方出现了?”

    那人却说道:“夤袭将军所言甚是,还好不是什么凶兽。”

    夤袭将军道:“哪来那么多凶兽,快走吧,那小子居然也来到了沙漠中,这下正合我意。”

    那人说道:“将军,为何不直接把那小子抓走?”

    夤袭将军思忖了一会儿说道:“这小子别看年岁不大,但是却极为难缠,特别是他手中的残剑,邪门得很。”

    那人道:“如今我们怎么办?”

    夤袭将军道:“别慌,先跟着他,我这就传讯给主上,让他多派遣几个人来。”

    那人说道:“对付这小子需要耗费这多精力?”

    夤袭将军说道:“你有所不知,主上说了,这小子要不然就别动,如果要抓他就一定要不伤到分毫,毕竟他有可能是这世间最后一个知晓通天大道秘密之人了。若有什么闪失,你我可背不起这罪名。”

    那人顿了顿道:“原来如此,那么我们便尽快跟上去吧。”说完,两人便也紧跟其后。并未作何举动,这夤袭将军见识过方源的道法,发现自己根本难以完全压制对方。

    毕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又不是需要区对方的性命,根本就不能出全力。虽然他有信心打败这小子,但是这样做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只想知晓那通天大道的秘密,其他无关紧要。

    方源二人根本也没有发现后面有人跟着,也许二人的神经都和那沙漠五鹰一般了,敏感过度后便有些麻木了。从刚开始的风吹草动便紧绷神经到现在是沙尘暴在前,都能处之泰然。

    夤袭将军发现自从跟着二人之后,那些奇怪的景象包扣天气都少了不少。每走到一处地方都是祥和安宁,不会出现之前那等怪异的现象了。而且一路跟随之下,居然随时都能遇到绿洲或者水源,真是他二人叹为观止。

    心中均想着,刚开始要是有此人,自己二人也不会狼狈了好些时日。先别说那些幻象和奇怪的异兽了,整日处在这烈日的暴晒中已经心中骂娘了。

    刚开始进入之时,都还有骆驼当坐骑,不料才比较舒服了几日,那些骆驼就被沙丘蚁给啃食了个干净。但是夤袭将军也是见过市面之人,不想面对这群沙丘蚁居然让自己一时束手无策的。

    两人没了坐骑之后,自然只能一直行走在黄沙中。虽然可以御空飞行,但是如此烈日之下,根本撑不了多久。行走那几日,让他二人饱受折磨,暗骂这等该死的地方,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

    其实,就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三个火红的声音亦在缓步前行。其实一人说道:“大姐,我们为何要来这等不毛之地?”

    那大姐说道:“这是堂主的吩咐,说需要采摘黑曼莎花,具体是拿去干嘛,我没有问清楚。”

    这让三人当然便是天地神门的三圣姑了,她们三人几日前突然接到门中消息,说是要去荒漠中采摘黑曼莎花。大概的方位已经告诉了她们,但是却让她们要之行去找寻。

    三圣姑对天地神门的命令是难以违拗的,直接也就来到了这人人都厌恶的极端之地。刚开始也是有骑着三只骆驼,但是一样的未能幸免便被那沙丘蚁给啃死了赶紧。

    到底都是女子,三人当时被吓得目瞪口呆的,心下想着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等怪异之事。但是,眼前的恐怖画面却又是确有其事,让她们如何不感到毛骨悚然?

    可惜,那数量庞大并且密密麻麻的沙丘蚁根本不是她们所能应付的,便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三匹骆驼被吃了个干净。可是,门中交代之事还是得完成,便只得一路行走而去。

    在中途亦如夤袭将军几人一般,遇到不少的幻象和奇怪之时,还有那说变就变的天,也是让三人有些措手不及。就这么风尘仆仆中,倒也只能忍气吞声的继续前进。

    这日行到日落时分,方源二人碰到便经过一处不大的绿洲,两人心中倒都十分的欢喜。已经有好几日未碰到过绿洲,这日虽然白日里阳光明媚,但是一旦到了晚上居然有些寒风刺骨。

    那夤袭将军二人为了不引起两人的惊觉,居然不进入那片绿洲,而是选择在一块岩石背后瑟瑟发抖。不是,绿洲中有火光升起,让二人大为的羡慕,恨不能过去抢到地盘。但是夤袭将军怕打草惊蛇,再说了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抓到那小子,自然不会轻举妄动了。

    不料,那三圣姑刚好途径此处,三人现在白日里都不想再动了,只是会找一些有岩石比较大块之地去躲避起来,夜晚在御剑而行。偏巧不巧,一下子倒又发现了这片绿洲中的火光。

    一下子也就停了下来,直接就落到了绿洲之中。方源和那少年正在吃着野果,这些野果虽然不是特别成熟,甚至有酸涩之味,但是在这食物匮乏之地,仍然能吃得津津有味。

    现在一下子看到有三人落在面前,方源吓得年手中的野果都掉到了地上,连那少年都有些莫名其妙。

    三圣姑一见到方源也是是吃了一惊,心道可真是冤家路窄,在这等地方居然都能碰到。还是妙云圣姑率先回过神来,看着方源说道:“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想不到居然在这里。”

    方源亦是愣在了当地,等他回过神来,心中只得暗暗叫苦,怎么偏偏遇到这三人,真是有些阴魂不散。便只得笑道:“原来是你们啊,真是幸会,幸会。”心中却想着真是糟糕了,自己若是要逃脱倒也还不难,难得就是这少年在自己的身边,动起来分身乏术,根本无法照看到他。

    夤袭将军见此,心中也是一愣,连忙小声说道:“这天地神门的三圣使来此地作何?”

    身边人说道:“将军,这是天地神门的?”

    夤袭将军有些纳闷,说道:“不过,现在形势越来越混乱了,难不成连天地神门之人都知晓了那小子握有通天大道的秘密?”想到此处也是吃了一惊,若是如此形势对他们是极为不利的。

    像这等秘密,自然是知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容易引发混乱,到时候自己想知晓通天大道的秘密都不可能了。

    红云圣姑看了看方源以及身边的少年,并未发现其他的武欲之人,自然有些纳闷便脱口道:“小子,怎么武欲就你一人吗?”

    方源暗暗地运了运内息,发现被山河老者击中的伤势也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他虽然不敢说话能够和三圣姑正面为敌,但是想要逃跑问题还是不大的。但是,带着这么一个不通道法之人,怕是有些困难了。

    但是,却也不能装出怯懦便说道:“不过,三圣姑,你们待如何?”

    妙云圣姑心中一喜,这小子可谓是三番四次坏了她们的好事。特别是上次在东海之中,更是让自己三人险些颜面尽失,如此羞辱之事如何能够忘却?

    不禁冷笑了一笑道:“你小子倒是够胆,这等地方一个人也敢来,不过你怕是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话未说完,妙云圣姑的衣袖突然一挥,一下子倒就挥到了那火堆上。

    方源早已警觉,连忙就把那少年推开,祭出了玉萧,青色的气浪一下子就挡住了火堆的迎面扑来,直接就和妙云圣姑所挥出的红绫僵持到了一块。两股气浪不停地向四面八方流窜开去,卷得绿洲外的黄沙都飘飞了起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