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正道潜龙 >

第一七六三章 保暖鞋,绒线帽

    “是开赌局的那帮人,就咱们店旁边的那个……壮哥认出来一个人叫刘鹏举。”小来子的兄弟低头回了一声。

    “嗯。”狗王点了点头。

    ……

    次日,早晨。

    夜色办公室内,媳妇冲着狗王问了一句:“我听说昨晚出事儿了?”

    狗王坐在摇椅上点头:“是,我从医院回来,小来子没了,大壮挨了一枪。”

    “报案了吗?”媳妇又问。

    “报了。”狗王点头。

    媳妇沉吟半晌:“那就让警察抓人呗。”

    “赌局上的人干的,估计昨晚干完就跑了。”狗**音平静。

    “你的事儿,我很少管……可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消停点,你别瞎作。”媳妇犹豫了半天,才说出了规劝的话。

    狗王摸了摸下巴,话语简短的说道:“弄点吃的吧,我饿了。”

    “我跟你说话,你听见了吗?”媳妇皱眉再次说了一句。

    “小来子再不是人,他也管我叫一声大哥。”狗王搓着珠子回应道:“我心里有数,你甭管了。”

    媳妇看着狗王的表情,叹息一声,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

    时进中午。

    媳妇走了之后,狗王穿了一件抗风的羽绒服,戴着个藏蓝色的绒线帽子,溜溜达达的就去了夜色旁边的赌局,但敲了半天门,屋内也没人开。

    狗王站在门口抽了根烟,低头拿出款式很老旧的诺基亚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下午两点多。

    周氏地产公司内,狗王独自一人客气的冲着前台说道:“我找一下周灿辉。”

    前台扫了一眼狗王:“周总不在。”

    “那谁管事儿我找谁。”狗王笑着应了一声。

    “公司高层今天都没在,去看地皮了。”前台推脱着回应道:“要不,您明天再来?”

    “你告诉高层,我叫姜正赫,今天他们见我,咱能谈谈。今天要不见我,我让你们赌场一天内全关门。”狗王依旧笑着回应道。

    前台愣住。

    ……

    二十多分钟后,楼上的会客室内,周氏地产公司的副经理坐在老板椅子上说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儿?”

    狗王摘掉廉价的绒线帽子,直奔主题的问道:“我找周灿辉,昨天晚上的事儿,我想让他给我个说法。”

    “什么事儿啊?”经理皱眉问道。

    “什么事儿,你还不清楚吗?”狗王语气温和的说道:“人死了,不能白死吧?”

    “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儿。”经理点了根烟回应道:“但小辉昨天早上就飞杭Z了,他没在大L。”

    “一死一重伤,这事儿已经跟对错没关系了。”狗王撵着珠子说道:“小来子有家,有媳妇有孩子,他没了这家里人咋过啊?我的意思是,你让周灿辉给他家里赔偿点钱,然后谁开枪打的人,你就让谁自首,这事儿就算拉倒了。”

    “呵呵。”经理一笑:“姜先生,我是地产公司的高管,不是周灿辉的私人管家,他在外面干的事儿,我真不是很清楚。所以你有想谈的,你就找他,这事儿你跟我说不着。”

    狗王低头拍了拍裤子上的雪,抬头时已经是面无表情:“你告诉周灿辉,我等他三天,他来找我这事儿能谈。但要等我找他,那小来子的安家费我自己掏,但他得偿命。”

    “大哥,你在法院干过啊?”经理再次一笑:“但法院判谁还得走程序呢,你怎么好像整死谁不犯法呢?……这都09年了,你穿着保暖鞋,戴着绒线帽,我寻思着,你也不年轻了吧?”

    狗王站起身,拿起绒线帽戴上:“就三天昂。”

    说完,狗王迈步离开办公室,而经理瞥了一眼他的背影,伸手拿起电话,冷笑着骂了一句:“傻B!”

    十几秒后,电话接通。

    “喂?”

    “那个开夜总会的来找我了。”经理话语简洁的说道。

    “怎么说?”周灿辉问了一句。

    “说要让你赔钱,还要让咱把老周交出去自首。”经理轻声说道:“说等你三天,你要不照办,他就让你偿命。”

    “赔钱倒是行。”周灿辉皱眉回应道:“但让老周自首,这就有点扯淡了。他是我三叔调过来帮我的,这次事儿……还是因为我……我咋让他自首。”

    “我感觉这老姜是在吹牛B。”经理低声说道:“我都打听了,这老家伙最近消停的很,胆儿变小了,再说小来子就是他一个马仔,你见过有几个老板替马仔玩命的?我估计他也就是说说,想替小来子要点钱,不然面上过不去。”

    周灿辉叹息一声说道:“这个老周也是冲动,我说让他收拾收拾那几个人就得了,谁知道他一失手弄出这么大的事儿。”

    “那你看这事儿咋办啊?”经理问了一句。

    “钱能赔,但老周绝对不可能自首的,他准备去云N躲一躲。”周灿辉低声回应道:“这两天我和三叔在杭Z办点事儿,等我回去再说吧。”

    “行,他再来,我也躲了。”

    “警察去公司了吗?”

    “一早就来了,市局的人,给我一通吓唬。”经理点头应道。

    “哎,这他妈快过年了,整出这么档子事儿。”周灿辉心烦意乱的回了一句:“行,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要出去办点事儿。”

    “好,先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晚上六七点钟,杭Z某酒店内。

    周廣龙看着二哥周廣宾问道:“老黎,突然叫咱们过来干啥啊?介绍的是谁啊?”

    “不知道,”周廣宾摇头:“他也没说。”

    二人正在聊着的时候,一个秃顶中年,身后领着骆嘉鸿,包文铎二人就走了进来。

    “哎呦,都等半天了吧?”秃顶中年笑着迎了过去。

    周廣龙一抬头就看见了骆嘉鸿,包文铎,随即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低声冲着二哥说道:“他们怎么来了?”

    “不知道。”周廣宾摇了摇头。

    ……

    大L市内,公安医院内。

    大壮躺在病床上问道:“你去找周灿辉了吗?”

    “嗯。”狗王吃着苹果点头。

    “咋说了?”

    “他没在,”狗王低声回应道:“估计躲出去了。”

    “哥,我从延J叫来俩人吧。”

    “用不上你们。”狗王拿了一半苹果递给大壮:“你们好好过个年。”

    大壮听到这话,看着两鬓已有白发的狗王,眼睛有些酸涩。

    “滴玲玲!”

    手机铃声响起,狗王接通电话:“喂?”

    “……我在广X呢,你用不用我啊?用我就过去。”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