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生死聚焦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同

    顾觅清见了后,眼睛蹬得溜圆,脸红了红后立刻一黑,随后举起了她的拳头。

     “我不对你耍流氓,我意思是你先洗,我只是脱了衣服,这样舒服点。”颜九成将湿透了的衣服丢到垃圾桶,瞅了顾觅清一眼,见她那副又恼火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先去洗。”

     顾觅清一脸紧张消失了些,放下了拳头。她倒不怕颜九成动手动脚,论打,她能打。可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幕又觉得害羞极了,自己居然被人压在墙壁上而没有还手。

     这是最让她有些尴尬的。

     “下次还像刚刚那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顾觅清丢下这一句后,弯腰从箱子里拿出衣服走进了卫生间。颜九成明白,她说的‘刚刚那样'指的当然是那个吻。

     “我是认真的。”颜九成在她关上门的一瞬间,说道。

     顾觅清似乎愣了愣,手握着门足足愣了半分钟,随后关上。

     颜九成坐到桌子上,开始在笔记本上操作之前窃听朗伯的内容,这个认识肖尔克的信息贩子在他和老吊前往小楼的路上的遇到,到底是巧合还是肖尔克安排的,这让颜九成一直保留着警惕。

     总觉得肖尔克不对劲。

     宣林已经将发生过的窃听的重点内容标记了出来,颜九成一边听着窃听内容,一边窃听着最新的信息。

     身后的浴室里,水声一直淅淅沥沥的,伴随着颜九成敲击键盘的声音,如果不是外面偶尔发生的枪击和一些车辆的嘈杂,颜九成有种自己生在和平区域,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党回家加加班,身后浴室里是自己貌美的女朋友的美好错觉。

     想想,这种平凡的生活真的太幸福了。

     正想着,只听得外面传来巨大的轰轰轰的声音,随后便是几个记者冲出来交谈的声音。

     这一次是政府军交火,距离要远很多,远离居民区,可轰炸声就是轰炸声,总是让人胆颤心惊。这时,朗伯的窃听信息传了过来。

     “见到那几个人没?”一人问道。

     “见到了,几个穷记者。”朗伯似乎将什么东西丢到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声音:“不过比肖尔克要有钱点,明天去见见。”

     一听到肖尔克,颜九成脸色凝重了起来,这几天听到他名字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遇到的两个信息贩子不约而同地提到他,连躲藏在地下的平民区都知道他的名字。

     “肖尔克欠我们的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一人似乎有些郁闷,叹了口气:“他还欠其他人不少呢。在这里采访这么多年的记者,他是头一个,也怪不容易的。”

     “哼,他不容易个屁!”朗伯呸了一口:“我们才不容易,我们天天被*轰,被子弹打,他们当记者的过来拍一拍故事,然后拍一拍屁股走人,名利双收,有什么不容易的?”

     “我看肖尔克跟其他记者不同,听说他为了拍摄,把家里的房子都卖了,老婆都离婚了,得了什么名利了?而且……”

     话还没说话,只听得外面一阵嘈杂。

     “跑跑跑!打过来了!”

     随后是一阵阵尖叫和骂娘的声音,窃听器滋滋滋地响,应该是掉落到了地上,后面的声音全部是脚步声和女人孩子哭泣的声音。

     有用的信息就这么多,颜九成放下了耳机,揉了揉眉头,一按就疼,这几天确实耗脑厉害。

     肖尔克太与众不同了,如果朗伯的话是真的,而非肖尔克为了掩藏自己的身份而撒谎的话,那么他的确是真正的战地记者,而且是战地记者中的勇士。

     毕竟,战地记者往往都是在战争过后,在政府军的保护下前往现场拍几张照片,绝大多数的战地记者都是在安全区进行拍摄。哪怕是冒死进去交站点拍摄的记者,也绝对不会在这里呆上几年的时间。

     “又轰炸了。”

     “是啊,又开始了,这三国背后错综复杂,苦了这里的老百姓了。”

     “昨天我写的稿子是政府军轰炸,今天又写轰炸怕是过不了稿喽。”

     “我过两天就回去了,听说这个月死了三个同行。”

     “我过两天也走,这越打越猛了,反反复复不是政府军轰炸就是黑组织交火。”

     楼梯间,几个记者你一言我一语,透过门的声音不大,听得不太清楚,但大概意思是听得差不多的,在这地方,连轰炸都已不是新闻,这么一个随时面临死亡的地方,是什么支撑肖尔克在这里呆几年呢?

     “又轰炸了。”顾觅清的声音从后面细细地传来,颜九成转过头一看,见她穿着一条灰色的运动裤,一件普普通通黑色的短袖T恤,见颜九成看了过来,于是冷冷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外面尸体遍地,轰炸不断,我们的任务即将开始,你居然想着儿女情长?”

     说着,顾觅清将脏衣服丢到垃圾桶里,看也不看颜九成,坐到床上,拿过布擦拭着枪。

     “感情不是我能控制的。”颜九成站了起来,也坐到床上,只闻得她身上飘来的香味,令人心醉。

     “培训的时候,我说过奥莉格.潘科夫斯基的话,你还记得吗?”

     “这里的每个人都注定孤独。”颜九成非常流利的说了出来,这句话就贴在培训教室的墙壁上,也是顾觅清反复强调的,身为某国专业军士情报员最为成功的间谍,奥莉格.潘科夫斯基句句如金子一般真实。

     这里的每个人都注定孤独,说的是所有间谍或反间谍人员,注定了一世孤独。

     “背得倒挺好,只可惜,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顾觅清抬起眸子看了颜九成一眼,随后从化妆包里拿过一支口红,轻轻地在枪口上画了个圈。

     “你给枪涂口红做什么?”颜九成绕开这个话题,问道。

     这是她的习惯,也可以说是特殊癖好。

     只要出门带枪行动,她都会用口红在枪口上抹上一圈,也不知怎的,她总觉得这样能给她带来好运。

     “带来好运。”顾觅清将短枪放下,又拿过*,仔细地给*的枪口也用口红涂了一圈,随后伸出手摸了摸脖子:“今天那个人被我打穿脖子,而不是我被他打穿脖子,靠的是技术,也靠运气。有时候,运气决定了谁死谁活。”

     颜九成看着顾觅清白皙修长的脖子,她白皙圆润的手放在脖子那,是那么地美好。难以想象如果这么美好的脖子被击穿……

     颜九成忍不住锁上眉头闭上眼睛,晚上的行动他不想顾觅清参加,可不带着顾觅清,又怕她一个人在这里更危险。

     果然,他开始患得患失。老者说得没错,没有谈过恋爱的颜九成在感情方面将会成为他最大的短板。

     “感情的事会影响你的行动,你如果受了影响,我们整个行动就失败了,失败了的话,你知道会意味着什么吗?”顾觅清深深地看着低着头的颜九成。

     “意味着科学家会死。”

     “科学家会死,仅仅是一个口子。他们手里的研究成果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将会带给其他想要回国的科学家极大的不安全感,他们将不再敢回国,如果他们不敢回国,意味着很多科学家都将回不来。”

     说着,顾觅清伸出手指着窗户。

     轰!外面又是几声爆炸的声音,白天透着窗户都能看到火光一闪,离得虽然遥远,却也震得玻璃直响,看来这*的威力很大,非那些黑组织的武器所能比。

     “科学家是国之重器,有他们归国,能大大提高我国科研力量,也就提高了我国保卫国土的能力,从而,让我们的和平能延续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武器越先进,装备越先进,国家越有底气,民众越安全。

     这个世界上并非都是和平的,只是我们的国家是和平的。而这种和平的背后,少不了顾觅清这样的反间谍人员所付出的努力。

     顾觅清朝着颜九成伸出手,那种战友的握手姿势,她笑了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忘掉这些,不要被这种小情小爱干预了你,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颜九成看着顾觅清伸出的手,良久没有动。

     而顾觅清也固执地一直伸着手。

     许久之后,颜九成吸了口气,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却一下用力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顾觅清挣扎了两下,颜九成说道:“别动,问完我就松开。”

     怀中的柔软姑娘这才不再挣扎。

     “请说。”她让自己的语气格外地冷静,透着距离,甚至用上了‘请'字。

     “抛开任务,如果明天行动我们都会死,在死之前,能不能让我在心里一直爱着你,我没有喜欢过别人,死之前喜欢一次,也不可以吗?”

     顾觅清的眸子动了动。

     “你难道不想死之前,爱一次吗?”

     顾觅清的唇也动了动。

     周围的轰炸声越来越大,只听得一些记者纷纷跑出去,估计是去拍摄去了,政府军之间的轰炸都是远离居民区的,到附近的楼顶上能比较安全又清晰地拍摄到爆炸的画面。

    咚咚咚,门被人用力地拍打了起来。

    “颜记者,晚上地下礼堂有活动,你去不去?”肖尔克的声音传了过来:“去的话,我这里有请帖,格桑在,我去拍一下。”

    顾觅清瞬间拿起了枪,冷峻地看着颜九成,说道:“收起你的儿女情长,办正事要紧。”

    “去,当然去,正好拍摄。”颜九成朗声回道,也站了起来,将所有钢笔都放到了身上,随后拿起相机。

    地下礼堂的活动早就耳闻,这是每一个来这里采访的记者都渴望能参加的活动,只是每年只有两次,时间都是随机的,每次就这晚上几个小时。

    参加过的,都毕生难忘。

    由于时间随机,有时候遇不到。运气那么好赶趟参加的却很少。

    “这一次谁组织的?”颜九成问道,运气这么好,居然能赶上他们闻名世界的地下礼堂活动,这也太巧了。

    “我组织的。”肖尔克说道。

    又是肖尔克?

    颜九成和顾觅清相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微微变了变。

    顾觅清伸出舌头舔了舔唇,本能地,摸了摸枪。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