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明王首辅 >

第201章 仗义死节(求票求订阅)

    这支追踪而来的叛军约有百来人,为首者正是宁王府豢养的大盗李甫。话说这个李甫去年九月底还参与了偷袭南康城,救出了铅山匪首吴三八,现在已经被宁王封为百户。

    此刻,李甫正骑在马背上,手执一杆长枪,神情颇为兴奋,因为若能抓住孙遂可是大功一件,如今姓孙的就在对面,大功唾手可得。至于孙遂那数十亲兵,不过是苟延残喘的疲兵罢了,李甫根本不放在眼内。

    李甫长枪一举,大声煽动道:“弟兄们,王爷有令,生擒孙遂者赏黄金百两,官升两级,献上孙遂首级者赏黄金五十两,官升一级。如今孙老匹夫就在对面,升官发财机会来了,冲啊!”

    李甫手下这些叛兵前身都是水贼,只不过现在换了个身份而已,一个个匪气十足,闻言跟打了鸡血似的,当即喊杀着扑上来,乱哄哄的没有任何章法。

    滋滋……

    十几支火铳的引线点燃,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这边。以范毅和谢二剑为首的数十名亲兵端坐在马背上纹丝不动,脸上均露出轻蔑之色。

    火铳的近距离杀伤力虽然大,但是这种火线枪发射的频率太慢了,准头差不说,装填弹又麻烦,若是跟骑兵对上,一轮过后基本就是挨宰的份,除非有足够多的枪支轮换射击,才有可能打垮骑兵的冲锋。

    而对面的叛兵只有十来杆火铳,而且隔着老远就把火线点燃了,一看就是菜鸟,根本是在浪费弹药。

    果然,十几支火铳接连发射,结果连这边半条毛都没伤着,其中一名贼兵或许是操作不当,火铳炸膛了,当场把半张脸都炸得血肉模糊,估计眼睛也瞎了一只,惨叫着扑倒在地。

    范毅大笑道:“弟兄们,宰了这帮白痴,杀!”

    “杀!”亲兵们齐声怒吼,寒光闪闪闪的腰刀举起,数十匹马如洪流奔涌而出。

    那些叛兵本来正张牙舞爪地扑来的,见到迎面呼啸而来的众亲兵,登时被吓破了胆,竟然掉头就跑。

    “哈哈,一群乌合之众!”范毅大笑着驰过,手中的腰刀根本不用使劲,借着快马冲刺的速度,锋利的刀刃一划便将一名贼兵拦腰斩断。

    轰……

    数十骑与贼兵一接触,就好像一只大铁锤狠狠砸在了一块猪肉上,瞬间把猪肉砸得粉碎,血肉连着骨头四散炸飞。

    短短十数息间,数十骑就把贼兵的队伍给犁了个对穿,留下满地残碎的尸体和倒在地上凄厉惨叫的伤兵。

    徐晋坐在马背上看到这一幕,震撼得无以复加,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骑兵加冷兵器冲杀的情景,实在是太血腥、太凶残了、太震撼了!

    “贤婿跟上!”谢擎低喝一声夹马前行,徐晋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催马紧跟。

    二牛马鞭一挥,赶着马车快速行驶,车上坐着丈母娘蒋氏、王翠花和月儿三名女眷。至于谢小婉和谢三枪则坐在孙遂所在的板车两侧,负责照看。而大哥谢一刀则骑马护在马车的另一侧,另外还有六名孙遂的亲兵左右护持。

    驾……

    两辆马车从淌满鲜血肠子的街道上辗过,从那些断肢残臂上辗过,从倒地的贼兵身上辗过……

    本来这队贼兵有一百多人,被一通冲杀顿时少了三分之一,剩下的都吓破了胆,一时间竟然没人敢冲出来拦截,让两辆马车顺利地冲了过去。

    直到马车快冲出瑞洪镇,李甫这才反应过来,大喝:“追!”说完带着十几骑咬尾追杀上去。

    谢擎回头瞄了一眼追来的李甫等人,竟然一勒缰绳拨转马头,徐晋吃了一惊,急忙叫道:“岳父大人不可恋战!”

    “这条尾巴得收拾掉,贤婿放心,就半盏茶功夫!”谢擎手中的大砍刀在马屁股上轻拍了一下,迎着追来的李甫等人冲上去。

    谢擎近两米高的个头,皮肤呈古铜色,坐在马上像座铁塔似的,再加上单手提着一柄砧板宽的砍刀,光是那造形就够吓人的。

    李甫见状不禁吓了一跳,急忙一枪直刺向谢擎的胸口。谢擎手中的砍刀横劈,只听得咣的一声炸响,李甫手中的长枪竟被直接被劈飞出去。

    “妈呀,好大力气!”李甫吓得心胆俱裂,拨转马头便逃。

    谢擎一夹马腹,战马前冲,手起刀落,但见刀光匹练般划过,李甫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连带胯下的战马均被斩成两半。

    嘭隆……

    人尸和马尸轰然倒地,马匹的内脏和鲜血就好像倒水一样爆出来,紧跟着追至的十几骑贼兵都吓傻了,纷纷勒定马不敢上前。

    谢擎将血淋淋的大砍刀在马尸上蹭了蹭,这才拨转马头追赶远去的徐晋等人。那十几骑贼兵面面相觑,愣是没人敢再追赶。

    ……

    正月十六下午,南昌城四门紧闭,街道上空空落落,只有不时巡逻而过的宁王府兵卫。城中的百姓都躲在家中紧锁门窗,静候这场风暴过去。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只要家中还有饭开,龙椅上坐的是谁跟他们没多大关系,风暴过后还是该干嘛干嘛。

    宁王府,重兵层层把守,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没有完全散去。

    就在昨天,宁王以同庆上元节之名宴请南昌本地官员。江西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府衙、县衙、南昌左卫、南昌前卫,但凡排得上号的文武官员都到场了。

    席间,宁王朱宸濠突然宣布奉了太后密旨,即日起兵进京监国,因为当今天子朱厚照是抱养的,并没有朱家血统,他要拨乱反正,把朱家的大明江山夺回。

    瞬时全场皆惊,提刑按察司副使许逵大义凛然地质问宁王:“太后密旨何在,安敢示之以众?”

    宁王拿不出太后密旨,许逵便破口大骂宁王是反贼,人人得而诛之!

    宁王大怒,让士卫缚住许逵,然后当众斩了他两条手臂。许逵凛然无惧,继续大骂:“今日贼杀我,明日朝廷必杀贼!”

    宁王暴怒之下当场命人把许逵斩杀,另外还有一批不肯依附的官员被杀,包括江西都指使、右布政使胡廉、知府宋以方等,还有一大批不肯依附的官员被关押。

    另外,参政王纶、左布政使梁宸、提刑按察使杨璋等变节归附了宁王。

    此时,天色渐暗,宁王正在承天殿中不安地来回走动,心情忐忑不安。

    本来昨天的行动理应很成功的,谁知江西巡抚孙遂竟然没来参加宴会,但眼下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宁王只好硬着头皮派兵猛攻巡抚衙门。谁知孙遂那老匹夫命大,竟然在亲兵的护卫之下冲破包围,而且成功逃出了南昌,如今还没被抓到。

    孙遂是江西巡抚,手上又有调兵的旗牌,随时可以召集附近州县的官兵,宁王自然心里不踏实了,更何况孙遂逃出城,那他造反的消息肯定已经传开了,如此便等于失了先机,不能从容的布置。

    就在此时,宁王手下三大悍匪,凌十一、闵廿六、吴三八身披铠甲大步行了进来,齐刷刷地单膝跪地:“末将参见王爷!”

    宁王急忙问道:“三位将军平身,情况如何?”

    凌十一春风满脸地笑道:“恭喜王爷,南昌左卫、南昌前卫均已经归降,王爷如虎添翼!”

    宁王闻言大喜,仰天哈哈大笑:“天助本王也!”

    南昌左卫和南昌前卫是最大的变数,如今归降,南昌才总算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上了,宁王自然大喜过望。

    闵廿六大声道:“王爷,现在南昌大局已定,兵贵神速,末将建议马上发檄起兵,攻打南康和九江!”

    宁王顿时有些犹豫了,自正月初七收到京中的消息,到现在还不够十天,其实准备还有些不足,譬如水师的战船就还没备够,更何孙遂还没抓住,此人可是个极大的威胁。

    就在此时,一名通信兵卫奔了进来,大声道:“禀报王爷,杨千户(大盗杨清)传来消息,在余干县瑞洪镇发现了孙遂的踪迹,不过李百户不敌被杀,孙遂已经逃脱,疑似往铅山县方向遁逃!”

    宁王不禁大怒:“杨甫这废物,竟然不敌几十名如丧家犬的疲兵!”

    吴三八上前一步,狞声道:“王爷,末将愿亲自出马,誓必取回孙遂的项上人头!”

    宁王点头道:“好,本王命你率兵一千追击孙遂,务必将其斩杀,另外,顺便把铅山县拿下,把费宏给本王抓捕回来,费家上下不能走掉一个。”

    “末将领命!”吴三八杀气腾腾地行出了大殿。

    “吴将军留步!”

    吴三八刚走出大殿没多远,宁王世子便追了上来。吴三八停住脚步行礼道:“世子殿下有何吩咐?”

    宁王世子两眼放着光道:“吴将军,本世子要费家的三名姑娘,尤其是费如意,务必替本世子抓回来,而且不能损伤分毫。”

    吴三八嘿笑道:“末将明白,定把费家三位美人毫发无损地带回给世子殿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