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余乐这个时候其实能够像到这些的时候,其实往往的他的心里,有的更多的则是一种无奈和心酸。 只可惜的是,这样的情况的话,他再怎么的心酸的话,其实所能够起到的效果啥的,也是真的十分的微小的。 更是可以说,所起到的效果什么的,也是基本上没有的。 甚至,余乐现在可能会觉得,这样的打算,连花若离也是不能告诉的了,所能够知道的,可能只有他自己才是的。 “这种事情,算的上是是我自己这里真正的秘密的才对的把,天知地知,还有我自己知道,除了我的话,不可能的有第二个人清楚的。” “因为我余乐觉得,我真的非同一般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心中如此的认为的,更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的,不过当时因为我自己这里的情况,总是不乐观的了,所以也是不敢奢望那些的才对的。” “不过到了后来之后,那我自己这里可能想法啥的,就是有了一些改变的,更是有了一些好的变化的,因为我自己这边,可能的那个时候的话,就是因为花若离姐姐的帮助,让我有了支持和后盾了,自然我的一些期待和想法啥的,也是不断的扩大的。” “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的啦,想想来说的话,到也是这样的一个好的道理的了,现在的我总是认为,或许当时我遇到的那个朋友,如果不是这边的花若离姐姐的话,有很大的可能,这些梦想什么的,或许到了现在,也是完全的被埋在心里也是说不定的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或许选择了另外一条路的我,走到如今这个时候的话,也是不会有太多的悲伤的才是的吧,不过这种事情真的不怎么的好说的呢。” “对于我余乐个人而言,因为现在我自己这边,没有走过那条路了,更多的时候,我自己这里所有的,只有是不断的猜想的,在那思考一下的,但是具体的是怎么回事的了,是不是我走过的那些路,会我的个人的想法,完全的如出一辙,完全的一样的话,我觉得可能就是另外的一种事情的。” “总之了,这些东西的话,这些情况什么的了,真的还是不怎么的好说了呢,反正我觉得,现在的我是挺好的,当初德奎的,遇到的人不是别人的,而是花若离姐姐的,我是对于我现在的事情不后悔的。” 余乐的脑海中,她是觉得,或许没有花若离的情况下,就是不可能的有现在的自己的,更是不可能的有自己的未来的才是的。 如此说来的话,遇到了别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代表了,现在的余乐他自己这里,可能完完全全的,就是不会对自己的信心,和曾经的那些梦想,有这想要实现的心情的。 也就是说,有的不仅仅的是埋没,可能余乐也会和那些他看不过去的人,看不顺眼的人一样的,完全的就是处于一个很无知的地步。 “唉,对于那些没有梦想,也不知道实现梦想,去指定计划的人来说,花若离姐姐所给出来的评价就是无知,不知道上进的,说真的这样的评价什么的,其实仔细想想来说,还真的十分的扎心的呢。” “因为就我个人而言,就我自己所知道的情况来说的话,如果是我没有记错的了,我想基本上,这整个的大陆上的人,好像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花若离姐姐所说的那种的把。” “更是可以说了,这边的我和花若离姐姐所在的组织里的人的话,好像也是完全的如此的吧,那既然这样来说了,其实也是真的觉得满是尴尬的呢。” “毕竟大家都是这样的情况下,我和花若离姐姐若是觉得,我们的想法是对的话,这别人不知道到也是还好的很的了,只可惜的是,如果是别人知道的情况下的话,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对于我们来说,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的呢。” “反正从整体上来说的话,我是觉得有点丢人的了。” 余乐所觉得丢人,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和花若离之间的想法和打算什么的,完全的见不得台面的,更是不可见人的。 余乐其实到也是没有否认,花若离的那些考虑和猜想的,因为一直以来,花若离给余乐所留下来的印象的话,其实更多的,就是那种,想法独特,猜想什么的,也是和别人与众不同的那种的。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却有事偏偏的,还能够很有道理,还是对的。 这样的特立独行的做法和考虑什么的,说真的此番的余乐这边,他可能不会佩服别人了,但是偏偏这边的花若离他是让余乐真的找不到任何的毛病的,更是找不到任何的不对劲的地方的。 “也的确如此的啊,像是花若离姐姐这样的人了,不仅仅的是再他自己这里的个人的为人上的话,让我自己这里找不到什么太好的可以吐槽的地方的,更是说真的她这里的所有的想法啥的了,更是让我觉得,不仅仅的很是奇怪的那种的,却也是让我这边的话,找不到任何的理由什么的,去质疑的。” “明明是很奇怪的那种的情况下,却让人找不到什么其他的理由的,去说一些不好的话的了,这样的事情我认为,可能花若离姐姐这也是他比较有个人魅力的一点的吧,更是可以说着也是她自己这里,比较特别的地方的把。” “说真的,虽然我自己这里也是不知道,这到底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了,但是说真的这不是,也正是符合了花若离姐姐她的个人的身份的,以及他的个人的性格的吗,一直以来任何的事情的话,好像花若离姐姐从来的,都是没有说是,让人觉得一眼就看透的了。” “说实话,我其实梦想中的强者了,真的和花若离姐姐完全的差不多的,更是真的十分的想象的那种的呢,可惜的是,花若离姐姐哪里都好,唯独的不是一个强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