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孤星刀客 >

第699章 罕见的豪赌

    屋内!

    “霸刀”魏东明、厉强和柳生十兵卫听的是面面相觑,这个常青似乎与刀无垢是旧识,他是何许人也?

    见屋内没有任何动静,常青朗声说道:“刀公子,常某得罪了。”

    此言一出,魏东明三人为之一惊,常青的言外之意显然是打算强攻了。

    柳生十兵卫走到海大路的尸体前,手起刀落,一刀将海大路的另一条手臂斩断,随即憋着嗓子惨叫了一声,柳生十兵卫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后,拿着地上的断臂扔了出去,说道:“姓常的,你若还敢聒噪,海大路他们两人可就要人头落地了。”

    常青看着扔出来的断臂,眉头不由一皱,说道:“里面有咱们的人?”

    孙刚沉声说道:“林大人和海大人在他们手上。”

    常青漫不经心的问道:“这两人身居何位?”

    孙刚说道:“身居百户之职,尤其是林大人颇受督主看重。”

    常青不说话了,自己虽然是大内侍卫,和东厂同为万岁爷效命,但是东厂和大内之间并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和谐,双方都想在万岁爷面前争宠,自然少不得明争暗斗,若是自己强攻进去,导致两位百户身死,日后必定会被东厂的人记恨,可是常青又不甘心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功劳溜走。

    一念及此,常青说道:“捉拿刀无垢,哪有不牺牲人的道理。”

    孙刚清楚常青立功心切,脸上掠过一缕不屑之色,意味深长的说道:“常兄弟,实不相瞒,海大人不但是咱们东厂的百户大人,还是周千户的结拜大哥,何况刀无垢已经放出话来,他在等周千户了结他们之间的恩怨,要不然,他早就逃走了,何必等到现在。”

    “周千户?”常青不解的说道:“刀公子和周千户之间有什么恩怨?”

    孙刚说道:“他们是结拜兄弟。“

    常青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来,说道:“你说的周千户可是周平周大人?”

    “正是此人。”孙刚说道:”常兄弟,你若是现在强攻进去,两位大人必死无疑,周千户日后必定会找你要一个交代,依孙某之见,常兄弟还是莫要轻举妄动的为好。”

    东厂千户可是一个手握实权的人物,常青不得不权衡一二,沉吟片刻后,常青说道:“不知道周千户何时才能抵达?”

    孙刚说道:“最多两日工夫。”

    常青见自己这一方人多势众,刀无垢已经是瓮中之鳖,倒也不怕他逃走,常青沉声说道:“好,常某就等两日,若是到时候周千户还没有到,那就怪不得常某了,孙兄弟可要为常某做个见证。”

    孙刚说道:“那是自然。”

    黑暗中!

    灵可儿见突然来了一大群官兵,俏脸上浮现出凝重的神色,心中暗道不妙,凭自己的这点人手想要从中渔利显然是不可能的一件事了,稍作思量后,灵可儿吩咐道:“事情有变,四妹,你速速去通知主上,另外将刀无垢和断魂刀在此地的消息散布出去。”

    月影说道:“三姐,保重,小妹走了。”说完,身形一掠,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红石镇。

    柳生十兵卫见屋外并没有动静,稍微松了一口气,悬在半空的心也落了下来,柳生十兵卫说道:“看来,他们暂时不会采取行动。”话音一顿,接着说道:“厉四爷,还是先把师傅弄醒吧。”

    厉强点了点头,伸手在刀无垢的人中上掐了掐,刀无垢悠悠转醒,环顾四下,见自己还是在屋内,刀无垢心中颇为失落,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异样,说道:“怎么了?”

    厉强如实的说道:“二哥,外面来了好多官兵,咱们只怕是要栽在这里了。”

    刀无垢心中一惊,说道:“周平来的这么快?”

    厉强说道:“并不是周平,为首的是一个叫常青的人,似乎还认识二哥。”

    “常青!”

    刀无垢嘀咕了一句,眼睛一亮,说道:“咱们还真认识,此人乃是黑巫教的弟子,如今黑巫教归顺了朝廷,看来他倒是想迫不及待的立功了。”

    话音一顿,刀无垢接着说道:“魏大老板,一旦你的内力恢复,以你的身手,还是有机会冲杀出去,若是能逃走,你就逃走吧,没有必要留下来等死,你们两人也是。”

    魏东明说道:“虽然魏某不怕死,但是也不想这样死的不明不白,若是有机会逃走,到时候,咱们只能各安天命了。”

    刀无垢说道:“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不过。”

    魏东明说道:“若是魏某侥幸逃走,刀公子,可有什么事需要魏某效劳?”

    刀无垢说道:“断魂刀乃是刀某的师门重宝,魏大老板,你若能全身而退,用完了断魂刀后,刀某希望魏大老板将断魂刀送回刀某的师门。”

    魏东明说道:“不知刀公子的师门在何处?”

    刀无垢说道:“洞庭湖畔有一座岳阳楼,岳阳楼二十里外的洞庭湖边有一个叫殷家咀的小渔村,你找到这个渔村后将断魂刀交给一个叫罗老爹的老人家,拜托了。”

    魏东明一本正经的说道:“魏某记住了。”

    柳生十兵卫对魏东明夺取断魂刀的用意极为好奇,他当初从海大路的嘴里知道魏东明绝不是那种贪图断魂刀的人,如今逃走的希望已是渺茫,不由好奇的问道:“前辈,你取断魂刀似乎有某种目的?”

    魏东明也不否认,说道:“当然,若是没有目的,魏某岂会千里迢迢的来到中原?”

    柳生十兵卫郁闷了,这话说了相当于没有说,说道:“前辈,你的巨刀也是一把了不得的兵器,如今千里迢迢的来取断魂刀又有何用?你总不能同时用两把刀吧?”

    魏东明沉默了一会,看着刀无垢说道:“想必刀公子也很好奇?”

    刀无垢的脸上泛起了苦笑,承认道:“刀某想不出你要断魂刀有何用,毕竟断魂刀不是玉如意可以救人性命,它却只能用来杀人,而魏大老板若想杀人,似乎也用不着断魂刀。”

    魏东明说道:“实不相瞒,这关系到一个极大的赌注。”

    柳生十兵卫脱口而出的说道:“什么赌注?”

    魏东明说道:“一百万两银子的赌注!”

    用一百万两银子当赌注,这无疑是一场极为罕见的豪赌。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