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孤星刀客 >

第761章 流云水袖

    张追风听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见识过崔青衣的身手,以崔青衣的身手,足可以跻身江湖顶尖高手之列,而江湖顶尖高手的崔青衣都接不住司马彩蝶一招,司马彩蝶的功夫到了什么境界?

    “如今的司马彩蝶这么厉害了?”张追风寒声说道。

    “鸡犬不留”崔青衣一本正经的说道:“崔某绝没有夸大其词。”

    张追风感到一阵不可思议,说道:“刀大哥,你说司马彩蝶如今到了什么境界?”

    刀无垢说道:“至少是绝顶高手,而且还是绝顶高手中颇为厉害的那种。”

    张追风说道:“难怪伊素素肆无忌惮,原来有这么厉害的帮手,恐怕司马仁义也清楚,是以才不敢露面。”说完,张追风的眼睛陡然一亮,仿佛记起了什么事,接着说道:“刀大哥,你可还记得,《易筋经》在司马仁义的手中,司马仁义要是敢露面,少林寺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刀无垢恍然了,若有所思的说道:“对。”话音一顿,冲着崔青衣说道:“崔兄,你有什么打算,若是用得着刀某的地方,尽管开口。”

    “鸡犬不留”崔青衣不冷不热的说道:“多谢了,还是那句话,师尊之仇,崔某一定要亲手手刃仇人,若是崔某死了,到时候,还要有劳刀公子出手。”

    说完,崔青衣起身,接着说道:“崔某还有要事在身,不便多聊,告辞。”

    看着崔青衣远去的背影,张追风感慨的说道:“他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

    熊潇潇说道:“此人锋芒外露,未免有些太过傲气。”

    张追风打趣道:“他是丑道人的亲传弟子,有这个资格,若是换了你,恐怕是要目无余子了。”

    吃饱喝足,几人出了酒庐,天色尚早。

    刀无垢说道:“熊巧手,事出突然,刀某就不去太原了。”

    熊潇潇笑道:“刀公子,你可是想去凑热闹?”

    刀无垢怔了怔,说道:“刀某是有这个打算。”

    熊潇潇说道:“伊素素和司马仁义的博弈,想必定会十分精彩,熊某岂会错过。”……

    行了十余里,到了长梁沟。

    只听一阵呐喊声从前方的林子里传了过来。

    “碧落仙子,神功盖世,威震武林,天下无敌!”

    循声望去,只见四个青衣壮汉抬着一顶朱红大轿,在林中的小路上健步如飞,如履平地,显然,这四个轿夫不但力气大,而且轻功还不错,这样的人竟然甘愿当轿夫,这坐在轿里的又是什么人?

    除了四个轿夫外,还有二十余人在朱红大轿前开路,走几步,就齐齐高呼道:“碧落仙子,神功盖世,威震武林,天下无敌。”

    张追风见状,忍不住说道:“好大的排场。”

    厉强冷哼一声,讥讽道:“威震武林,天下无敌,好大的口气,这个碧落仙子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

    熊潇潇说道:“小声点,这个碧落仙子就是司马彩蝶。”

    厉强不以为意,说道:“司马彩蝶又能如何,若说天下无敌,绝轮不到她司马彩蝶,依厉某看,二哥还差不多。”

    “四弟,莫要惹事。”刀无垢苦笑一声。

    张追风感慨的说道:“江湖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载,谁又能真的做到无敌天下?”

    说话间,朱红大轿已经到了眼前,几人连忙退到一边,让开道路。

    “停!”

    话音未落,朱红大轿停在了刀无垢等人的跟前,里面传出来一句悦耳的声音:“听阁下的话,对我碧落教似乎颇为不服?”

    刀无垢听出来了,说话的是伊素素,如今自己易容了,自己虽然认出了伊素素,但是伊素素未必会认出自己,刀无垢对熊潇潇的易容术极为有信心。

    张追风也听出了说话的是伊素素,不由暗道倒霉,原本是不想惹麻烦,可是如今麻烦好像找上了门,张追风抱拳一礼,不卑不吭的说道:“在下一时有感而发,无意冒犯仙子,还请仙子恕罪。”

    伊素素轻笑一声,笑道:“那你说说,碧落仙子是不是天下无敌?”

    张追风并不想与伊素素纠缠,只想快点将她打发走,何况他也清楚自己根本不是伊素素的对手,是以,张追风说道:“碧落仙子,神功盖世,威震武林,当然是天下无敌。”

    “言不由衷,该打。”伊素素冷冷的说道。

    张追风无语了。

    只见一道劲风将朱红大轿的轿帘掀起,随即一条白练从里面飞出,速度之快,恍如闪电一般,瞬间到了张追风的眼前,继而往张追风的脖子缠绕了过去。

    这是流云水袖的功夫,施展这种功夫的一般都是女人,流云水袖可刚可柔,刚可击穿大石,柔可束缚擒人,倒是一种极为厉害的功夫。

    张追风见伊素素施展流云水袖的功夫,将白练飞出,卷向自己的脖子,众所周知,脖子是一个人软肋,一旦被白练卷住,到时候伊素素只需一扯,脖子无疑要被伊素素给硬生生的扯断。

    显然,伊素素动了杀心。

    眼看白练闪电般的卷向张追风的脖子,说时迟那时快,张追风微微将头一偏,白练几乎贴着张追风的面庞而过,张追风的头发被白练带来的劲风吹的往后乱飞不止,匕首已经到了张追风的手中,张追风挥动匕首,划向面前的白练,想要将白练划成两段。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伊素素嘲讽道。

    说着,白练一抖,原本笔直的白练瞬间成波浪形朝前涌来,白练的前端已经绕到了张追风的背后,白练好像活了一般,往张追风的后心袭去,后心要是被白练点中,以流云水袖可刚可柔的特性,无疑会将张追风捅一个透心凉。

    这一手流云水袖施展的可谓是出神入化,将流云水袖的刚和柔同时施展了出来。

    张追风一刀划在白练上,并没有出现白练被划断的情景,反而感觉匕首毫无着力,犹如划在空气上,张追风当下一惊,又听背后劲风袭来,好在张追风的轻功了得,一见不对劲,张追风立即施展“旱地拔葱”的绝顶轻功,双臂一振,身形一跃而起。

    可伊素素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张追风,白练扎了一个空后,随即席卷而上,往张追风的双脚缠绕了过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