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孤星刀客 >

第925章 落幕(大结局)

    突然,雨停了。

    人群也停了下来,每个人的手心里几乎都捏了一把冷汗,竟不由自主的齐齐往后退了三步,噤若寒蝉的盯着满脸杀气的刀无垢。

    陆九州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只觉心里很是发苦,颤声说道:“这这就是超凡入圣的境界?”

    宋天明眼皮狂跳,作声不得。

    郑尽忠看着瞬间低落的士气,暗道不妙,眼珠子一转,稍作思量,开口大声说道:“诸位英雄,他刀无垢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咱家愿意拖住刀无垢,诸位英雄去追司马仁义,如何?”

    这句话说的好听,其实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谁去追司马仁义,谁就要被刀无垢“照顾”,陆九州听的心头狂跳,自己绝非刀无垢的敌手,不由暗骂道:“好一个狡猾的老太监,你想将祸水东引,老夫岂会让你如愿。”

    一念及此,陆九州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说句不中听的,希望督主莫要气恼,刀公子武功盖世,凭你们朝廷的人怕是抵挡不住,我等倒是愿意替督主拦下刀公子,擒拿司马仁义就拜托督主了。”

    见江湖群雄不上当,郑尽忠稍有尴尬,看着越来越远的司马仁义和朱允炆,郑尽忠当心一横,点了点头,陆九州的脸色凝重到了极点,大手一挥,轻轻的吐出一个字——上!

    丐帮弟子硬着头皮扑了上去,刀无垢一刀挥出,刀气纵横,丐帮弟子哄的一声,逃的那叫一个快,刀气狠狠的斩在地上,大地轰鸣,泥水四溅,一条长达几丈的裂缝出现在众人眼前。

    一刀之威厉害如斯。

    可是帮主有令,纵然心有胆怯,也只好再次扑上去。

    见江湖群雄果真在缠住刀无垢,郑尽忠说道:“周平,咱们走。”

    领着幸存的几位东厂高手追了过去。

    刀无垢看着眼前的情势,哪里不清楚郑尽忠等人的意图,脸上杀气弥漫的骇人,匆匆劈了几刀,逼退江湖群雄,转身追向郑尽忠。

    看着远去的刀无垢,在场的江湖群雄大眼瞪小眼,双脚好像生根了一般,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宋天明轻声说道:“陆帮主,还追不追?”

    陆九州捋了下发白的胡须,笑吟吟的说道:“如今各大门派的掌门身中奇毒,你说能不追吗?”

    既然追,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动,宋天明不解了,陆九州附耳笑道:“宋护法莫急,可曾听说过坐收渔翁之利?”

    宋天明恍然了,此举虽然不甚光明磊落,但眼前的局面似乎又是最好的决定。

    见江湖群雄没有动静,金林卓气的不打一处来,大吼道:“追!”

    一群残军败将提着钢刀往山上而去。

    话说司马仁义提着朱允炆在山中狂奔了一盏茶的工夫,还没有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就听到背后衣袂飘风之声越来越清晰,有人追上来了。

    回头望去,只见山林之中人影幢幢,来的人还不少,司马仁义看了眼满脸惊慌的朱允炆,眼中闪过一缕厌恶之色,提了一口气,接着朝前逃。

    司马仁义的轻功是好,可是带着一个朱允炆,也累的够呛,脚步一顿,司马仁义看着紧跟在身后的厉强,说道:“厉护卫,你挡一挡,我带着万岁爷先走一步。”

    这不是要自己去送死吗?厉强心头狂跳,司马仁义见状,大义凛然的说道:“如今强敌在后,咱们是要有人给万岁爷尽忠了,要不然,万岁爷如何能平安渡过眼前的危局?”

    厉强狠狠的咬了下牙,说道:“好,你带着万岁爷先走,我来断后。”

    朱允炆感激的看着厉强,不由长吁了一口气,说道:“一起走吧,如今死的人够多了,能逃一个是一个,又何必去送死。”

    “万岁爷,眼下可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司马仁义说道。

    朱允炆意味深长的看着司马仁义,说道:“论武功,神君你比厉强高出太多,厉强断后,又能挡得了多久?为何你不留下断后,这样岂不是把握更大?”

    司马仁义为之语塞,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按捺住心中打人的冲动,司马仁义冷冷的说道:“既然万岁爷发话了,那咱们就一起逃吧。”

    只是稍微耽搁了这么一会工夫,一道人影一掠而至,郑尽忠率先到了,讥笑道:“想逃,咱家倒要看看你们能逃到哪里去?”

    “就凭你也配留下我!”司马仁义冷声说道,脸上罩着一层寒意。

    郑尽忠看着有恃无恐的司马仁义,眼中闪过一缕杀机,说道:“想必阁下就是逍遥神君司马仁义?”

    “正是在下。”司马仁义承认道。

    人的名树的影,郑尽忠收起了心中的轻视,环顾了一眼,只见不远处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断魂崖”三个血色大字,郑尽忠微微一怔,有道是上兵伐谋,攻心为上,郑尽忠心念急转,缓缓的说道:“断魂崖,这倒是一个好地方,看来今日必有人要断魂于此了。”

    司马仁义冷笑道:“想必如此。”

    郑尽忠说道:“就算你们逃出了龙山,不知道你们能不能逃出山下那上万大军的包围?”

    话音一顿,自问自答的说道:“别说是上万久经战场的士卒,恐怕就算是上万头猪,你们也会砍的筋疲力尽吧?到时候,还不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不知咱家有没有说错?”

    三人脸色齐齐一变,司马仁义一瞬不瞬的盯着郑尽忠,似乎要把他看穿一样,半信半疑的说道:“你说山下有上万官兵?”

    郑尽忠见状,正中下怀,可谓是骗死人不偿命,笑道:“为了这次取出太祖宝藏,别说龙山,整个栖霞山都被官兵围的铁桶一般。”说着,阴恻恻的嘿嘿了两声,接着说道:“别说神君还不是超凡入圣的高手,就算是超凡入圣的刀无垢,恐怕也只有饮恨的份。”

    厉强看着急速赶来的周平等人,心中陡然一亮,惊声说道:“莫要中计,他在拖延时间。”

    郑尽忠被道破心思,却摆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笑道:“拖延时间,咱家有必要吗?你们若是不信,大可下山,看看山下是不是有上万官兵在等着你们自投罗网。”

    叹了一口气,又说道:“到时候,咱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你们一网打尽,嘿嘿”

    司马仁义看着郑尽忠不像说假话,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内心不由绝望了起来,双脚仿佛生根了一般,整个人一动不动的愣在原地。

    郑尽忠见对方不敢轻举妄动,知道对方已经中计,心中颇为得意,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异色,越是这样拖下去,无疑对自己越有利,这一点郑尽忠看的很明白。

    一时间,双方静悄悄的对峙了起来。

    刀无垢被江湖群雄拖延了一会时间,等郑尽忠离开后才追了过去,已经被郑尽忠抛下了一段路程,正上山没有多久,只听一道喜悦的声音陡然传来。

    “刀大哥!”

    刀无垢为之一愣,循声望去,见张追风和丁牛等人飞速而来。

    众人无恙,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只听山下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漫山遍野的官兵追了过来,刀无垢沉声说道:“诸位,帮忙挡一下官兵,刀某感激不尽。”

    万飞鹤笑道:“刀公子言重了,我等早就手痒了。”

    章宝附和道:“二哥所言极是。”

    刀无垢鞠了一躬,说道:“拜托了。”

    张追风看着如潮水一般涌来的官兵,面露决然,说道:“刀大哥,你放心,咱们一定将这群狗娘养的杀个片甲不留。”

    “小家伙,你助他们一臂之力,尽量挡下追兵。”刀无垢冲着在胸口张望的阴罗兽说道,阴罗兽狠狠的点了下小脑袋,从刀无垢的怀里钻了出来,刀无垢担心朱允炆,不再说话,身形一掠,朝前追去,只是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山林间,不见了踪影。

    丁牛等人看着气势汹汹的官兵,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二话不说,众人各展身手,杀了过去,阴罗兽化为一道灰影,在官兵中肆意穿梭,所过之处,惨叫连连。

    刹那间,杀声震天,血雨飞溅。

    来到断魂崖,刀无垢看着正在对峙的双方,朱允炆无恙,刀无垢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

    郑尽忠看着到来的刀无垢,心中暗道不妙,这个煞星来了,自己更不是对手,郑尽忠有些后悔了,后悔应该早点动手,说不定还能取下朱允炆的首级,如今刀无垢的到来,一切已经为之已晚,无奈之下,郑尽忠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冷眼旁观的看着刀无垢走到朱允炆的身边,并没有任何的举动,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只要稍有不对,就脚底抹油。

    眼前的局面让刀无垢颇为纳闷,双方不打不逃,这到底唱的是哪处戏?

    刀无垢疑惑的目光落在郑尽忠的脸上,淡淡的说道:“四弟,你们先走。”

    援兵久久不来,郑尽忠心中着实着急,却故作镇定的笑道:“走,你以为他们能走到哪里去?”

    朱允炆三人没有离开,显然是有顾忌,刀无垢早已看出了有些不对劲,可是却不知道三人被郑尽忠给吓住了,三人早已绝望,许多绝望的人往往会做出一些错误的判断,朱允炆就是这类人。

    刀无垢说道:“那不是你操心的事,你应该操心的是你能不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刀无垢动了杀心,郑尽忠心头一跳,故作轻松的大笑了起来,笑道:“咱家要是一心逃走的话,你未必能留下咱家,你们倒是走呀。”

    刀无垢更为纳闷了,郑尽忠不阻拦自己,反而让自己走,不寻常,太不寻常了,刀无垢百思不得其解,眼下的情形却不是深究的时候,刀无垢盯着郑尽忠瞅了又瞅,最后说道:“咱们走。”

    “刀公子,就算走,咱们是不是也要先留下他们,你我联手,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也算对死去的兄弟们有个交代,如何?”司马仁义开口了。

    “行!”刀无垢想也不想的说道。

    司马仁义和刀无垢联手,自己焉有命在?郑尽忠只觉头皮发麻,背上寒气直冒,周平更是有种掉头逃走的冲动,其他的几个东厂高手吓的一颗心砰砰直跳。

    刀无垢手持断魂刀,眼中杀机爆射,冷声说道:“你们可以上路了。”

    司马仁义冷笑道:“和他们啰嗦什么,杀!”

    “杀”字刚出口,司马仁义运转玄功,只见掌心泛红,施展的正是红手印,一掌拍出,速度奇快无比。

    砰的一声,司马仁义一掌狠狠的按在刀无垢的后背,将刀无垢打的朝前踉跄几步,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在场的双方都目瞪口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司马仁义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偷袭刀无垢。

    刀无垢持刀杵地,单膝跪倒在地,只觉体内气血翻滚不止,五脏六腑好像移位了一样,司马仁义存心偷袭,显然是想要置刀无垢于死地,好在最后关头刀无垢将一身内力聚集于后背,硬生生的承受了一掌。

    “二哥!”厉强如箭一般的冲到刀无垢身边,见刀无垢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已经是身受重伤,厉强双眼几乎冒出火来,怒道:“司马仁义!”站起来就要上去拼命,刀无垢一把抓住厉强的肩头,脸上泛起了一抹痛苦,冲着厉强摇了摇头。

    郑尽忠经过最先的震惊后,缓过神来,拊掌笑道:“神君好手段,咱家佩服。”

    朱允炆满脸愤慨,质问道:“司马仁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司马仁义不以为意的笑道:“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不要怪我。”

    ——好!

    郑尽忠叫了声好,心情显得不错,笑道:“神君能弃暗投明,万岁爷想必会十分高兴,咱家可以保证,神君日后定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司马仁义笑道:“到时候,有劳公公在万岁爷面前美言几句了。”

    郑尽忠说道:“那是应该的。”顿了顿,看着一脸痛苦的刀无垢,郑尽忠得意的说道:“刀无垢,你可还有遗言要交代?”

    刀无垢张嘴刚想说话,只觉喉咙发咸,一口逆血涌来,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水,一团暗红色的血水落在地面,显得触目惊心。

    “二哥!”厉强扶起刀无垢。

    刀无垢喘了一口气,怨恨的看着司马仁义,暗自运转内力调息,不动声色的说道:“你以为朱棣会放过你,真是天大的笑话。”

    郑尽忠听闻脸色微变,连忙信誓旦旦的说道:”神君莫要担忧,以万岁爷的胸怀,绝不会为难你,咱家可以用项上人头担保。“

    司马仁义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脸色阴晴不定。

    刀无垢讥讽道:“刀某前不久可是领教过督主的过河拆桥。”

    郑尽忠不以为意的说道:“你莫要挑拨离间,神君弃暗投明,万岁爷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为难他。”顿了顿,接着提醒道:“再者,栖霞山已经被围的如铁桶一般,神君,你还有其他选择吗?”

    话音一顿,又说道:“弃暗投明,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司马仁义颔首道:“不错。”说着,看向刀无垢,双眼充满了怨毒的神色,说道:“若不是你,蝶儿也不会死,今日能为蝶儿报仇,我也算是得偿所愿。”

    郑尽忠催促道:“该说的都说了,还请神君送他上路。”

    此时,刀无垢暗中运转玄功,早已凝练了一道气劲于掌心,蓄而不发,见司马仁义缓缓走来,刀无垢冷冷的盯着司马仁义,只待司马仁义靠近便是他命丧之时。

    厉强抽出钢刀拦在刀无垢的身前,煞气十足的说道:“想动我二哥,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司马仁义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身形一晃,脚下踩着《天罗步》步法,厉强只觉眼前一花,司马仁义就到了跟前,这一惊非同小可,厉强暴喝一声,一刀劈下。

    这一刀又快又狠,而落在司马仁义的眼中却奇慢无比。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可笑!”司马仁义讥笑道。

    司马仁义微微一侧身,随即伸出右掌,只是朝前一拍,就落在了厉强的胸口,将厉强拍的倒飞出去,摔倒在刀无垢的身后不远处。

    刀无垢见司马仁义出手,眼睛陡然亮了起来,机会来了。

    就在司马仁义击飞厉强的瞬间,刀无垢左手一抖,一道凌厉到极点的气劲射向司马仁义,速度之快,恍如闪电破空,一闪而至。

    快,实在是太快了,快的非言语所能形容。

    司马仁义低估了超凡入圣境界的刀无垢,一旦踏入超凡入圣的境界,整个人就会达到天人合一的地步,内力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没有踏入这个境界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这个境界的强大,是以司马仁义没有想到中了自己一记红手印的刀无垢还有反击之力,低估自己的对手,势必要付出代价,只是这代价未免有些大了,毕竟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

    呃的一声,显得格外的清晰,司马仁义只觉脖子间剧痛,好像被黄蜂给扎了一下,随即脑海中泛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我难道要死了?

    带着无尽的不甘,司马仁义缓缓倒了下去,一抹血水从脖子间的一个小洞里渗出,身体也慢慢的在变冷,变的僵硬。

    在刀无垢出手击杀司马仁义的同时,郑尽忠出手了,厉强看着悄然来到刀无垢身后的郑尽忠,脸色大变,大声提醒道:“二哥,小心!”

    声音未落,郑尽忠五指箕张,犹如夺命铁钩,直取刀无垢的脖子要害。

    刀无垢在偷袭司马仁义的时候,郑尽忠也在向刀无垢发难,两件事情几乎是在同时发生,刀无垢在听到厉强的惊叫声,心头狂跳,一颗心几乎蹦到了嗓子眼。

    眼看刀无垢就要死在郑尽忠的手中,说时迟那时快,厉强从地上一跃而起,猛的一扑,紧紧的抱住郑尽忠,大喊道:“二哥,带着万岁爷快走。”

    郑尽忠被厉强一把抱住,一时间挣脱不开,眼看就要偷袭成功,可到头来却功亏一篑,郑尽忠好不气恼,双眼中杀机爆射,右手一翻,猛的一掌击在厉强的头顶。

    只听“嘭”的一声,厉强双目圆瞪,一抹血水从头顶缓缓流出,顺着额头流到面门,又从面门流到下巴,最后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上。

    “四弟!”

    刀无垢转身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目瞪欲裂,心中杀意大盛,寒声说道:“死!”一指点出,咻的一下,一道气劲闪电般的打向郑尽忠。

    郑尽忠可是见识过气劲的厉害,这可是超凡入圣高手的手段,厉强虽然死了,但是还紧紧的抱着郑尽忠,郑尽忠眼皮狂跳,只来得及侧了下身子,噗的一声,气劲没入了左胸。

    左胸上血水流出,若不是刚才反应快的话,这一击足可以击穿心脉,要了他的老命,郑尽忠闷哼了一声,右手在左胸上连点,止住伤势,连忙挣脱出来,一脚将厉强的尸体踢飞。

    “他受了重伤,还不快上。”郑尽忠有些恼怒,这一道气劲贯穿了他的身体,如今的他已经重伤。

    东厂的人见刀无垢纵然是重伤,可是举手抬足之间就伤了督主,周平几人心生胆寒,然而督主有令,几人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无垢,小心。”朱允炆满是担忧。

    朱允炆不出声还好,在场的人几乎都把他给忘记了,如今开口说话,令周平身形微微一顿,停下了脚步,随即身形一晃,来到了朱允炆的跟前。

    朱允炆只见眼前一花,厉强来到了跟前,朱允炆心头一颤,声色厉荏的说道:”你你别过来。“

    周平满脸的讥笑,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周平每走一步,朱允炆就往后退一步,片刻间,就退到了悬崖边,已经是无路可退,朱允炆颤声说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住手!”刀无垢怒不可遏,正想去救朱允炆,可东厂的几个高手却在这个时候冲了过来。

    ——杀!

    几人纷纷暴喝一声,施展平生所学,如猛虎一般的扑了上去,刀无垢猛的一吸气,断魂刀接连劈出,一刀快过一刀,一刀狠过一刀,眨眼间就劈出了十多刀。

    刀光乍现,十多刀快的好像是同时劈出来的一样,弧形的刀气在肆虐,仿佛有千百蝴蝶在飞舞,刀气瞬间笼罩在方圆三丈之内。

    噗噗噗

    几道闷哼声几乎同时响起,每一个东厂高手的喉咙间都有一抹血水在渗出,恍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刀无垢强行运气,牵引体内伤势,只感觉体内火辣辣的疼,张口哇的一下吐出一口血水,强横的气息瞬间弱了下来。

    “周平,还不快拿下他。”郑尽忠怒道,口中的他自然是指朱允炆。

    “你别过来!”朱允炆颤声说道,几乎是在哀求。

    周平脸上的讥笑之色更浓,五指箕张,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朱允炆亡魂皆冒,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想要避开周平的擒拿手,一脚踩空,朱允炆大叫一声,坠下了断魂崖。

    “还真敢跳。”周平有些失望,没能亲手拿下朱允炆。

    看着朱允炆坠崖,刀无垢心神俱震,心在颤动,整个人也在颤动,“万岁爷!”刚一张口,又吐了一口血水。

    郑尽忠虚弱的说道:“周平,杀了他。”

    话音未落,一道人影从断魂崖的另一侧掠来了过来,正是前来接应刀无垢的柳生十兵卫,柳生十兵卫看着满地的尸体,心头一跳,见刀无垢站在那里摇摇欲坠,柳生十兵卫又是一惊,脱口而出的喊道:“师傅!”

    说话间,柳生十兵卫冲到刀无垢身边,见刀无垢身受重伤,气息萎靡到了极点,柳生十兵卫想也不想,将刀无垢背上,拔腿就逃,他压根也没有注意到郑尽忠已经重伤,周平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他只想带着刀无垢逃的远远的。

    郑尽忠见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气不打一处来,怒道:“还不快去追。”

    周平苦笑道:“督主莫要生气,那小子可是刀无垢的徒弟,已经得了刀无垢的真传,卑职可不是他的对手,如今朱允炆已死,咱们对万岁爷也有了交代,区区一个刀无垢,日后又能翻出什么浪来。”

    郑尽忠心有不甘,可是周平的话也在理。

    周平走到司马仁义的尸体前,蹲下身子,在司马仁义的怀里摸索了一会,掏出一本经书,经书上赫然写着《易筋经》三个大字。

    “有了《易筋经》,日后谁还敢小觑我。”周平面色一喜,心中极为得意,正想将《易筋经》揣入怀里,谁知道被旁边的郑尽忠看的一清二楚,郑尽忠惊呼道:“少林《易筋经》?”

    听到郑尽忠的话,周平身形一震,脸上的神色也变的有些僵硬了,杀机从眼中一闪而过,只不过刹那间又恢复了一副谄媚的笑容,周平随意的看了眼四周,捧着《易筋经》来到郑尽忠的跟前,谄媚道:“恭喜督主,贺喜督主,有了《易筋经》,督主必定神功大成,无敌天下。”

    郑尽忠接过《易筋经》,老脸上泛起了会心的笑容,高兴的道:“好,好,想不到最后会便宜咱家。”

    “家”字刚出口,郑尽忠心口剧痛,低头一看,只见周平握着一柄匕首刺进了自己胸口,郑尽忠痛的脸都开始扭曲了,一抹黑色的血水从嘴角流了出来。

    匕首不但刺中了郑尽忠的胸口要害,而且还有剧毒。

    郑尽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痛苦的说道:“你你你”

    周平毫不客气的夺过《易筋经》,揣入怀中,脸上泛起了讥笑的神色,冷笑道:“督主,你若没有看到《易筋经》,卑职还不会要你的命。”

    话音一顿,又感慨的说道:“贪心害死人啊,记住了,下辈子做人莫要贪心。”说完,似乎又想起还有话要说,又说道:“对了,你不要担心东厂,卑职会把东厂看好的,你安心的走吧。”

    说完,再次看向郑尽忠的时候,这才发现郑尽忠早已气绝身亡。

    周平见左右无人,一把抱起郑尽忠的尸体,走到断魂崖边,扔了下去。

    “好,好你个老三,够狠,藏的够深。”

    突然,一道玩味的讥笑声陡然从断魂崖的另一侧传来,周平身形一震,惊恐的望了过去,话说的是去而复返的刀无垢。

    原来柳生十兵卫背着刀无垢逃了约莫里许的路程后,刀无垢挣扎着说道:“放为师下来。”

    “师傅,怎么啦?”柳生十兵卫依言将刀无垢放下。

    刀无垢面若冷霜,眼若冷电,柳生十兵卫看着也忍不住机伶伶的打了个寒颤,暗道:“好重的杀气。”

    刀无垢冷冷的说道:“扶为师回去。”

    柳生十兵卫急了,说道:“师傅,回去做什么,你要送死不成,若是这样,恕徒儿无礼,徒儿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刀无垢瞪了一眼柳生十兵卫,恨声说道:“万岁爷被周平逼的跳崖而死,不杀他,枉为人臣。”

    柳生十兵卫暗恨自己没用,说道:“那老太监在,回去也杀不了周平啊。”

    刀无垢说道:“难道你没有发现,郑尽忠并没有追你。”

    一语惊醒梦中人,柳生十兵卫一拍脑袋,疑惑了,那老太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救走了师傅,为何没有追来,难道是因为良心发现,大发慈悲?

    绝不可能,柳生十兵卫惊声说道:“难道他受伤了,而且伤的很重?”

    刀无垢点了点头,说道:“快扶我过去,迟了他们就走了。”

    听闻郑尽忠身受重伤,柳生十兵卫恍然了,心中再也没有了顾虑,背着刀无垢原路返回,恰巧看到周平杀郑尽忠的一幕。

    周平的脸抽搐了几下,尴尬的说道:“原来是二哥!”

    说着,不动声色的往后慢慢退去。

    “想逃?”刀无垢冷声说道,浑身弥漫着杀气,令人望而生畏,一步一步走向周平。

    看着走过来的刀无垢,周平只觉头皮发麻,虚张声势的大叫道:“快来人,刀无垢在这里。”说着,掉头就逃,只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看着转身而逃的周平,刀无垢双眼陡然爆射出两道精光,鼓起全身余力,右手拿着断魂刀猛的一掷,断魂刀呼啸着飞了过去。

    ——噗!

    断魂刀从周平的后背刺入,从前胸冒了出来,将周平刺了个透心凉。

    “贪心害死人,做人莫要贪心呐!”柳生十兵卫的话在周平的耳边响起,有种说不出的讽刺,周平看着胸口露出来的漆黑刀身,喉咙里“呃”了几声,一头栽倒在地。

    柳生十兵卫飞身过去,拔下断魂刀,又从周平的怀中掏出《易筋经》,柳生十兵卫的嘴角泛起了笑意,嘀咕道:“周三爷,你做梦也想不到会便宜了小爷吧,嘿嘿。”

    正待转身离开,只听一道衣袂飘风声由远及近,来人了,柳生十兵卫一惊,凝目望去,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独臂人狂奔而来,柳生十兵卫轻咦了一声,顿时面色大变。

    来者正是天下第一神偷张追风。

    柳生十兵卫迎上去,只见张追风披头散发,满身血迹,右臂不知被谁给斩断了,柳生十兵卫惊声说道:“张大哥,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张追风面露痛苦,急促的说道:“走,快走,官兵要追来了。”

    柳生十兵卫为之一惊,顾不得打听了,连忙来到刀无垢的身边,背起刀无垢,说道:“随我来。”

    刀无垢看着惨兮兮的张追风,心头有些发堵,说道:“其他人了?”

    张追风边走边说道:“死了,都死了。”

    听闻噩耗,刀无垢的心一下子好似沉到了无底深渊,久久不能言语,突然,一道灰影风驰电掣般的从远处咻的一下来到刀无垢的肩头,正是阴罗兽,阴罗兽亲昵的蹭了蹭刀无垢的脸颊,好像在说:“我回来了。”

    云销雨霁,正值残阳西沉。

    一道靓丽的身形焦急的在张望着,见柳生十兵卫三人急速而来,德川樱子松了一口气,身子好像一阵风似的迎了过去,伸手理了下刀无垢额前的乱发,关心道:“无垢,你没事吧?”

    “没事!”刀无垢咳嗽了几声,说道:“十兵卫,放为师下来。”

    柳生十兵卫放下刀无垢,随即一把抓住刀无垢的右手,看了看,笑道:“师傅,你命中有缺。”

    德川樱子没有料到柳生十兵卫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不由瞪了过去,佯怒道:“还不快走。”

    柳生十兵卫笑吟吟的说道:“师傅命中缺你。”

    此言一出,德川樱子双颊飞霞,低头不语。

    此时,残阳西沉,四人搀扶着朝前走去,残阳将四人的影子拖的老长老长。(全书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