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18章 24磅主炮的怒吼

    第五天上午,斥候来报,有三路官军水陆并进,分别从志灵、海阳、太平赶来。

    林啸觉得自己高估了安南军队的反应速度,五六十公里,一百来里的路程,走了五六天才到。

    北边的捄江码头上,“独角兽”号早已赶到,海防众商行的人见到这么大的船,惊吓之余,倒是对义军的实力多了一些信心,救济难民也格外卖力。

    林啸他们抽空去集市和码头转了转,这里虽然房屋矮小简陋,集市看起来还算繁荣,由于旧港营士兵没有打扰平民,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神色镇定。

    大多数人都穿着赭色的粗布衣,除了相貌身材之外,衣着打扮颇为类似大明。也有一些一看就是大明的百姓,就算是避难的难民,普遍衣着也要好一些,身材也要高一些。

    这里和东南亚所有中国海商涉足的地方一样,是个华越混居的集市。大明商船源源不断的带来的货物,大批用草绳捆绑着堆放在码头上,数量相当惊人。

    海防码头在捄江的入海口,石质码头的规模还算不小,甚至还有一个木结构的栈桥,伸向江中,便于商船停靠。

    码头前大片空地上已经搭满了草棚,国内逃来的几千难民终于不用忍受雨打风吹之苦。

    “隆盛商行”原本想捐出的一万石大米,遭林啸婉拒之后,成倍加大了每天的施粥量,林啸还专门使人送来了几车冻牛肉,让难民们可以吃到肉末粥,使他们尽快恢复体力。

    其他商号也捐钱捐物,难民们逐渐稳定下来,不再到处乱窜乞讨。

    ……

    斥候不断来报,其中从海阳赶来的一万多人为官军主力,坐船沿太平江而下,在海防西边40里的地方上岸后等了一天,直到与太平过来的三千多人会合后,才磨磨蹭蹭的向东而来。

    而从北边志灵过来充作偏师夹击海防的三千多人,却分坐上百条船浩浩荡荡顺捄江而下,气势极盛,离海防码头已不足10里。

    林啸早已命令“独角兽”号战舰横亘于码头上游一处江湾后面,此地江面比较狭窄。两层甲板的大炮舷窗全部打开,黑洞洞的炮口直指上游江面,大炮后面直通甲板上,圆形的托盘内,排满了炮弹,小铁炉子也早已生火多时,把里面插满的一根根点炮铁钎烧得通红。

    因余下另一侧船舷的大炮无用武之地,大约有一半水兵下船,乘坐内河大船堵住“独角兽”两侧江面,江面大约有300米宽,“独角兽”只有63米长,林啸怕有敌船漏过去。

    所有水兵由肖凯峰亲自指挥,林啸慎重的派了肖凯峰这位最得力的战友坐镇海战。

    而步兵2个小队100人,则由丁帅和刘旭磊两位广西兵率领,埋伏于上游江岸。

    另外四个小队,则立即赶至海防镇西南20里处,那里有二座小山,其中一座小山与太平江支流之间有一条大路,是西南方向由陆上进入海防的必经之路。

    同时命令夏博敏率领一个小队,由海边营地出发,急行军20里前来会合,只留祝俞嘉带一个小队守营。

    ……

    临近中午时分,西北的捄江江面率先开打。

    捄江水流经此地,因临近出海口,流速已趋平缓。大小一百多艘内河运兵船,排成了两列纵队,绵延二里开外,缓缓而下。前面再拐过一个江湾就是海防了,船队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指挥官下令过了江湾便靠岸下船,登陆后再组队攻击前进。

    每艘运兵船内坐着几十名手握刀枪或弓箭的士兵,士兵们的军服普遍破破烂烂,但情绪还算高涨,数艘船头甲板上都站着身着甲胄,腰佩刀剑的军官。

    这是一支完全装备冷兵器的军队。

    丁帅和刘旭磊,把100名士兵间隔五米,趴伏于“独角兽”上游三里处的江堤,100人的队伍,排成了一条约一里长的散兵线。

    “独角兽”口径最大的24磅主炮,其滑膛炮管是使用钻孔法造出来的,使得这门炮的內膛非常光滑,这是这个时代世界上最先进的铸炮法,其有效射程超过一里,最大射程可达三里。其余几十门12磅、8磅、6磅舰炮,射程从100米到200米不等,但射速较快;另外还有几门大口径的短管臼炮,射程不到百米但能发射霰弹,在近战中主要起到大面积杀伤甲板水兵的作用。

    拐过江湾,看到横亘于江面的巨型战舰,官军船队队形开始混乱,船上官兵从未见过1000吨以上的大船,都吓坏了。前面的纷纷减速甚至停船,后面的却还在前冲。

    不长时间内,船队前半段便挤成一团,顺着江水缓缓驶近“独角兽”,最前面的船已经近在咫尺了,船上的人甚至看清了战舰上黑洞洞的炮口发出的幽光。

    “轰!,轰!,轰!”随着三门24磅主炮的怒吼声,“独角兽”上数十门各类火炮纷纷开火,一枚枚黑乎乎的圆形实心铁弹带着火球飞向官军船队。

    有一枚沉重的24磅实心炮弹飞过400多米距离,正中一艘运兵船船舱中部,随着咚的一声巨响,铁弹砸进人群,犹如铁犁犁过,血肉和残肢随着炮弹的轨迹在空中飞舞,运兵船冒着浓烟断成两截,船上的士兵非死即伤,惨叫连连……

    又一枚炮弹从一艘运兵船上空掠过,把一位正举着战刀叫喊,将军模样的军官的脑袋切掉,继续沿略带弧形的弹道向前飞行,直至撞到另一艘运兵船的船舷,夺去了更多人的头颅、大腿和身躯。运兵船的一边船舷瞬间破了个大洞,江水哗哗流入船舱,士兵们见状尖叫着后退,会水的纷纷跳入江中。

    大部分炮弹并未击中运兵船,纷纷带着吓人的呼啸声和一团团火球扫过船桅船帆后撞入江中,激起一股股冲天的浪柱。

    数轮轰击下来,江面上的运兵船越来越密,挤在一起的船队在浓烟中你撞我我撞你,就像碰碰车一样晕头转向挤成一团根本散不开来,有几艘失去了艄公的兵船就像没头苍蝇一般,一个劲的在江心打转……

    “独角兽”开始发射霰弹,这是一种由射程近但杀伤面很大的臼炮发射的炮子,炮子成片的扫向船队,船上的士兵无处可逃,哀鸿遍野……跳入江水的士兵越来越多,随即遭到“独角兽”两侧内河船上水兵的M16点名,一个个无声无息地沉入江中。

    船队后面,数十艘尚未进入江湾的运兵船,见势不妙正想转舵逃跑,突然江堤上一排枪声响起,每艘船上乱哄哄的士兵遭到岸上步兵的点名,毫无还手之力。

    江面最宽处不到300米,而M16的有效射程是600米,最大射程超过1000米,这个距离即使对于第一次使用现代武器参加实战的旧港营士兵来说,击中目标的难度也并不比打靶大多少。

    林啸给了第一次上阵杀人的新兵们足够好的心理磨炼机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