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173章 娄山关

    林啸决定亲自前往黔北面见李定国,有三个原因。

    一是作为后世来人,他十分钦佩这位独力支撑了残明十多年的李老虎的气节,手中几门自产的钢炮一定要当面赠与李定国以表敬意;

    另一方面,也是他此行最主要的原因,他想亲自与其协商铜、铁矿石的开采事宜,这可是关系到曹嘉文的兵工厂能否源源不断出产枪械、子弹的大事;

    第三个原因,林啸早就“久仰”吴三桂这个明末第一汉奸的凶名,除了前来助李定国一臂之力外,其实他也很想会会史书上被传得神神叨叨的关宁铁骑。

    此行也正好趁机将手下这批特战队员继续磨一磨,能在成军之初有机会让他们再参加几场战斗锻炼一下,是求之不得的事。

    新兵练得再好,单兵技能再强悍,不经过几场大的阵仗,不多见见血,就永远不会成为老兵,提升部队的战斗力也就成了纸上谈兵。

    一边行军,一边观察地形,这是林啸的习惯,所以起初行军速度并不很快。

    其实在他们前头,还有斥候探路,林啸把他们以小队为单位轮番撒出去,利用一切机会,锻炼他们的野外侦察能力,这是一名特战队员的基本功,练得再多都不会嫌多。

    紧跟在林啸身后的,只有段正宏、司徒正、余成、王栋他们几个,他们身后数百米处,才是特战队主力。

    “余成,此地离遵义还有多远?”林啸凝目遥望着群山问道。

    “不远了主公,还有四十来里。”

    余成是地头蛇,对这一带地形很熟悉,虽说已经是特战中队长,但与别人不同,他仍习惯称呼林啸为主公,林啸屡次让他改口都没成功,也就随他去了。

    “嘚嘚嘚”,马蹄声从前面小道传来,有侦察兵回来了。

    “报,总指挥,”那名斥候滚鞍下马即急声说道,“军情有变,我们队长要我赶回来报告。”

    “什么情况?”林啸目光一凝,问道。

    “总指挥,经前队侦察,清军已进至娄山关,遵义已戒备森严,双方已在娄山关前激战数日。”

    “知道了,回去告诉你们队长,全队转道娄山关,警戒前进。”林啸闻言一凛,沉声说道。

    “是”斥候挺身敬礼,随即转身上马,再次疾驰而去。

    “王栋,马上通知后队,加快行军速度,转道娄山关,不去遵义了。”

    “是!”王栋拨转马头,转身打马向后疾驰而去。

    “司徒正,呼叫何守信,让他们急行军,迅速前来娄山关会合。”

    “是!”

    ……

    遵义北,娄山关,子夜时分,人头涌动,火光点点。

    一队队军士和百姓正打着火把,忙碌着趁夜抢修白天被轰坏的城墙,另一些人则在四处搜集滚石檑木等守城用具。

    城墙上箭楼前,一个英姿挺拔的身影面北挺立着,一双虎目凝望着夜色深沉的城外,久久未动。

    娄山关也称太平关,号称黔北第一关,位于遵义、桐梓两县交界处,北距巴蜀,南扼黔桂,为黔北咽喉。

    关上千峰万仞,峭壁绝立,若斧似戟,直刺苍穹,实为黔北第一险要,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称。

    此次满清五省经略洪承畴命平西王吴三桂从陕西、甘肃一带抽调兵马,偕同八旗将领李国翰统兵十万组成西路军进犯川南,击溃刘文秀部攻陷川南叙州府(今宜宾)、以及四川直属州泸州等地后,因孙可望答应投诚,故而大军滞留在泸州一带,继续清剿小股的抗清义军残部。

    及至得到孙可望兵败军报,吴三桂立即发兵四万余人为前锋南下贵州,分为左右两路以钳形之势直攻遵义和毕节,兵锋直指贵阳。

    其中左路前锋营,由吴三桂麾下大将夏国相统领两万余人,配以满人护军统领哈克兰统领的三千余骑八旗兵进犯遵义。

    不料却被李定国抢先赶到,在遵义以北百里处的天险娄山关遭到李定国军的强力阻击,激战数日,清兵死伤枕籍,久攻不下。

    吴三桂大怒之下,加派五百关宁铁骑携红衣大炮前往督军,严令加紧攻城。

    ……

    此时挺立城头者,即是南明大西军统帅,年仅三十岁岁的晋王李定国。

    李定国身材高大,肩膀宽阔,十分健美,他有着一张兼具俊朗和儒雅两种不同气质的脸庞,五官轮廓分明,鼻梁直挺得像用尺子量出来的一般,他的眼眸却仿佛是清澈的流水,平静而澄明……颌下一绺短须却是好久没打理过了。

    此刻,他脸带忧色,目光深沉,唇角轻抿,给人一种英气逼人的凛冽感觉……

    得知吴三桂挥师南侵以及孙可望降清的消息后,李定国当机立断,亲率前锋三万余人前往罗博关阻击孙可望,击溃孙可望部后,立即返回贵阳整训,闻得吴三桂挥师南下,又亲率五千铁骑星夜北上遵义拒敌,两万余步卒则携带重炮、辎重随后跟进。

    另一路主力近五万人,当初由昆明直接北上,经由六盘水直驰毕节、遵义一带,但由于其中战象队行军缓慢,加上辎重众多,山路难行,此刻大军尚在三百多里外的贵阳以北息烽境内,料尚有十数天的行程。

    ……

    白天激战竟日,大西军仓促间没有足够的檑木滚石,更没有重型火炮,虽拼死顶住了清军多次猛攻,但麾下军民死伤众多,关墙也遭红衣大炮击毁多处。

    “明天,又是一个残酷的激战日。”

    久经沙场的晋王内心虽有些波澜,面色却极为平静。

    “王爷,您去歇息一会吧,这里有我盯着呢。”

    一旁的部将倪兆龙关切地说道。

    “没事,等他们修好城墙再歇息不迟。”李定国淡淡的应道,“明晨的早餐要足量供应,一定要让军士们吃饱肚子,有没有吩咐下去了?”

    “放心吧,已经吩咐后军了……王爷,不知步军何时能赶到?看情形,军士们实在是太累啦。”

    “告诉将士们,再累也要守住,只要坚持到步军到达,便能无忧。”

    李定国冷然说道,“否则,此要地一失,你清楚将是什么后果。”

    “遵命!”

    倪兆龙心头一凛,作为老军伍,他当然知道,一旦娄山关失守,后面的步军主力将会被打个措手不及,而遵义一带并无重兵驻防,后续大军尚在贵阳一带。

    “报,王爷,有援军到。”

    两人正说话间,一名亲兵奔上城楼大声报到。

    “嗯?”

    难道贵阳派兵来了?没这么快呀,“援军?领兵的是哪位将军?”

    “援军已至南边关外,领兵的是……说是,琴川侯林大人。”

    亲兵惶然答道,这个琴川侯是何许人,他都没听说过。

    “琴川侯?快请。”

    李定国目光一亮,急声道。

    罗博关一战,若不是琴川侯手下部队的紧追不舍,孙可望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击溃,此战之后,琴川侯的先头侦察营已经前来会合,而他自己则亲自追击漏网的孙可望去了,这还没过几日,怎么已经现身娄山关,莫非孙可望已伏诛?

    (提问,这次林啸的战略反攻计划中,冯素琹的大瑶山独立营,将配合谁进攻?攻击哪个省?)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