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205章 汉八旗与绿营兵

    令陈泰欣喜若狂的是,洪承畴不仅调来了两支援军,其中一支绿营兵他不抱什么希望,无非是奉命前来应景而已,可另一支援军,却是镶红旗固山额真金砺亲率的汉八旗兵。

    清初时,自视甚高的满人,对绿营兵的战斗力是极为鄙视的,在他们眼里,只有正宗的八旗兵才是东征西讨的精锐主力。

    客观来说,历史上的实际情况确实如此,自皇太极始,清初的八旗兵不仅精于骑射,战术丰富、机动力强,还大量装备了火器,战斗力远胜同时期的明军和绿营兵。

    而其中成军最晚的汉八旗,虽说与绿营兵一样同是汉人,但与汉奸、降兵为主的绿营兵全然不同,全是入关前便成军的关东汉人,其中很多都是由满人贵族的包衣奴才出旗而来,因而也自称旗人。

    通常,在所有八旗兵中,汉八旗的整体地位是最低的,但由于满、蒙八旗兵较为擅长平原野战,而不善于攻城掠地,在攻打明王朝的关内城池方面,随同参战的汉军不仅表现得同样骁勇善战,而且还“谙水战,习地利”,对清军水师的初创、壮大也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尤其是入关之后,对中原的地形、敌情和民风的了解方面,汉军相较满人更为熟悉,面对上百万的抗清武装力量,汉军越来越显示出比满八旗更强悍的战斗力,使得他们成为了清军入关后南征西讨的急先锋。

    特别是到了南方多山地带,满洲骑兵往往不得施展,汉八旗便成了清朝攻占这类地区的主力部队。

    正因如此,陈泰得知金砺的汉八旗正从鄱阳湖南下增援后,顿时精神一振,犹如吃了兴奋剂似的亢奋起来。

    只要金砺大军从鄱阳湖进入赣江,哪怕上岸后只是侧击明军,那便可以形成夹击了,届时首尾难顾的明军就难逃一败,不仅南昌得以保住,说不定还可以反败为胜一路追击,大军再次攻入广西……

    说起来,满人如此瞧不起绿营兵,是有着较为复杂的原因的。

    一方面,这些汉奸的前身,本就是糜烂到骨子里的明军,其拼死之心什么的确实差点意思,通常只被当做地方守备来使用;另一方面,却和他们庞大的人数有关。

    清军入关后,因清廷采纳了洪承畴“招抚诱降”的怀柔政策,原明旧臣投降后往往可保留原来的官职和爵位,前明降将手下的部队也不予遣散,因而献城投降的明官明将多如过江之鲫,许多明军一夜之间便摇身一变成了清军。

    因无法重用,又要安抚降将,清廷便把这些从各地收编的前明降兵单独编成一军,因全部使用绿色旗帜,故称其为绿营兵。

    这些汉奸军队人数最多时高达八十多万,一直消耗至乾隆时期仍剩有六十多万,可正宗的满、蒙、汉八旗兵总共也才二十来万,因而清廷对绿营兵是既利用又心存戒备的。

    在此复杂背景下,绿营兵不仅待遇最差,就连兵种和装备也受到了限制,这些人中除了少量水师外,绝大部分都被编成守备步兵,常用的武器也全是刀、枪、矛、箭这些冷兵器,极少量的火器还是从明军时期带过来的,火药、枪子等消耗完后更是几乎得不到补给的。

    要不是此番林啸突然多路反攻,把洪承畴打了个措手不及,洪承畴是决不会调集这么多的战五渣绿营兵跨境作战的。

    ……

    然而,历史往往充满了黑色幽默。

    自清中期开始,由于八旗兵的急速腐化堕落,绿营兵反而成为了清军的主力,在平定三藩之乱中,八旗兵早已不堪一战,清军不得不以绿营为骨干,先后派遣了四十余万绿营兵上阵作战。

    为了加强对上升为主力的绿营的控制,清廷便开始不断地加派旗人担任绿营兵的中高级军官,自乾隆后期开始,绿营逐渐成为以汉兵为主、旗人主导的军队。

    而到了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之乱时,有样学样的绿营兵同样如流星坠地般急剧腐化,“射箭,箭虚发;驰马,人堕地”,上阵一触即溃,无奈之下只得由湘军、淮军等地方团练担任作战主力。

    及至清末民初,当团练也不行的时候,又不得不编练北洋新军来维持其摇摇欲坠的统治,从而造就了袁世凯的急速蹿升。

    满清统治三百年期间,清廷的国防军主力,换了一茬又一茬,其战力却是一茬更比一茬弱,昏聩无能的清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打造一支拥有军魂的铁血军队,乃至当英法强盗把大炮架于国门的时候,清军的表现成了当时全世界的笑柄!

    或许,以天朝上国自居,坐井观天故步自封的清帝们,压根就缺乏这种富国强军的意识吧,毕竟,长期的愚民政策下,中国的百姓太好欺负了。

    ……

    同样的炮声中,不一样的心情带来了不一样的举动。

    在明军隆隆的炮声中,亢奋之中的陈泰随即出了个昏招,他悍然下令城头守军操炮还击,同时传令手下剩余的五千满骑准备反击。

    “妈了个巴子,都给老子拿出点精神来,红衣大炮狠狠轰他一阵,待援军一到,即刻出城反击!”

    虽说城中两万清军是一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其中绿营兵还占了多数,但作为镶黄旗梅勒章京(旗主固山额真的副手,作者注),陈泰手中是领有本旗七千多名精锐骑兵的。

    昨日一战,盖朝轩所部三千人折损大半,十个牛录出城,逃回来的残兵勉强还能拼凑成四个牛录。

    因而七千多满骑就剩五千余人了,陈泰心疼得直肝颤,压根就没让他们登上城头挨炮,一直聚集在城内营中休整。

    镶黄旗兵,与正黄旗、正白旗一起,称为上三旗,是直接隶属于皇帝名下的亲军,与其余下五旗相比,不仅人数最多战斗力最强,队伍中到处都是王公贵族的子弟,折损了哪个都难免得罪京中大员……

    清军炮兵统领接到命令后腹诽不已,这是要闹哪出?

    明显够不着人家,还开个啥子炮?难道就为了听个响,壮个胆?

    ……

    城外的焦琏见状,同样满腹狐疑。

    这是什么情况,清军不怕浪费火药和炮子吗?

    守城的一方,不是应该节省弹药,待攻城步兵冲锋爬墙的时候再开炮的么?

    “莫非……”

    经验丰富的焦琏即刻嗅出了异常,立即下令向四周多派斥候……

    果不其然,不到一顿饭功夫,斥候即来报,身后抚河东岸发现大批清军,其中一部分更是早早渡过了抚河,出现在了正南方向……

    “嗯?共有多少人?”

    “回都督,目测有万人以上!”

    焦琏闻言暗暗心惊,抚河东岸,怎么会有这么多清军出现?

    难道,刘旭磊还没拿下抚州?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