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15章 愁肠百结

    第三一五章愁肠百结

    因为领教过刘老四的心狠手辣,这俩小女人谁都不敢去问老爷生气的缘由,只得惴惴不安地闷坐在内室小桌旁干等。

    她俩哪里知道,她们的这个老爷眼下哪里还有心思饮酒吃饭,更别说寻欢作乐了。

    就在刚刚,刘老四得到线报,说是他的靠山,那个远房堂叔,广州守将刘进忠正在大发雷霆之怒,口口声声说要杀人,要血洗广州城。

    原因是他的那个宝贝儿子刘小宝,就在今日里,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莫名其妙的被人杀死在了城北的一座酒楼内。

    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一般,使得刘老四惊恐异常。

    要知道,那个公子哥昨夜可是与自己赌了整宿,赢了他一大把的银票,今天一早离去之后,压根就没回自己的营房,而他葬身的那座酒楼,离自己的粮仓仅仅一里多远。

    想到此处,刘老四的后背一阵阵发凉……

    说起来,他刘老四还是刘进忠的本家堂侄,凭了这层关系,自去年占据广州以来,他才捞了军需官这个肥差,看守着这座广州最大的粮仓。

    他刘老四不傻,背靠着这座金山不可能无动于衷,因而他干了些所有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都会想去做的事,不断偷运些粮草去黑市倒卖,借此发了大财。

    可惜好日子没过多久,该死的明军在去年底把西征的世子干掉后,刚刚开春便趁势大举反攻,居然没几天便一路杀至了广州最后的屏障肇庆府,以致广州城内人心惶惶,一片愁云惨雾。

    眼看局势越来越坏,内心惶恐不安的他一边加大偷卖军粮的力度,偷偷积攒更多的财富;一边及时行乐,得过且过。

    数日前的午膳时分,突然之间,他的那个堂叔刘进忠仅带了几名随从,破天荒的驾临他的营中,说是奉王爷之令,前来巡视。

    他当时就吓尿了,还以为堂叔听到了什么风声,要来拿他开刀问罪。

    然而,屏退左右之后,堂叔却道出了来意:为固守待援拼死一搏,王爷决定将城外守军悉数撤至城内,加强广州城防。

    据堂叔描述,西边的肇庆府,那个混账的祖泽清早已军心涣散,兵败城破料已在近日。

    “看情形,大股明贼兵临广州城下,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啦……”最后,他的堂叔仰天叹道。

    他还记得,当时堂叔说这句话时,神色黯然,语义梗塞,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啊?那……这许多粮食咋办?”

    他有些懵,人都躲进城里去了,这座粮仓却孤悬城外,数十万石军粮,几天内如何运得出去?

    “王爷有令,要本将多派人手,这两天加紧起运,尽量再多弄点去城里……另外,”

    堂叔犹豫片刻,阴沉沉地说道,“你唤人多准备些引火之物……危急关头便都烧了吧,不能给明贼留下一粒粮食。”

    “啊?这么多……都烧了?”

    他当即就蔫了,这么好的一个差事,看来真的药丸了。

    他知道,其实城内也有数处粮仓,虽说规模都不大,但总共估摸着也有存粮数万石,是以王爷并不过于心疼这些粮食,最多届时把城内的百姓全都饿死,他的万余士卒却是足够食用几个月的了。

    其实他一个小小的下级军官哪里会知道,尚可喜对于局势早就绝望透顶。

    援兵是永远不可能来了,逃跑之路也已全被堵死,丢下大军只身出溜更是死路一条。

    尚可喜心知肚明,若是没了手下这数万人马,他这个光杆王爷即便孤身一人成功逃至京师,也必定被朝廷问罪开斩,极有可能还会得到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是以,尚可喜决意把所有残余部队悉数撤进城内,自己将自己装进一口大棺材,不是他不会用兵,只不过是想让所有老部下给自己陪葬,给朝廷一个苦战不退,力竭城破的假象,以此换取朝廷赦免他尚可喜家人老小的性命。

    然而,对于尚可喜的这些小心思,刘进忠可是看得明镜似的。

    一通虚应后,他的堂叔终于开口吐出了真正的来意:

    “虽说王爷口口声声欲与广州共存亡,但他早偷偷备下大船,已将家人全权托付给了聂包那厮……咱们哪能傻乎乎等死?也该为自个儿打算一番啦……”

    “叔父大人说的是,”他当即连连点头,“咱们还是趁早跑吧……”

    “你小子傻呀?”

    叔父却瞪了他一眼,沉着脸道,“眼下怎能跑?临阵逃脱,跑出去也是个死!”

    “那……”

    “等开战吧,只有在乱战中,咱们父子几个方能趁乱突围,不过……”

    叔父盯着他沉吟片刻,示意他附耳过去,小声叮嘱道,“咱总不能逃出去要饭吧……粮食带不走,只有金银细软才能随身带走。”

    “额……这样好吗?”他还想装傻充愣。

    “臭小子!少他娘来这一套!”

    叔父怒道,“这段时间,你小子在黑市捞得还少?分一些给他们兄弟几个,别让大伙在路上把你给宰了……”

    “呃……是,叔父大人。”他一听连连应承,敢情叔父真的全知道啊。

    “就这样吧,”

    叔父站起身,懒懒的道,“这几天,我的人白天会来运粮,至于别的……你自己看着办。”

    “遵命,叔父大人。”

    叔父的话中之意,他自然听得懂。

    筹备引火之物是小事一桩,营里火药、油料和干柴都是现成的,如何安置人手也不是难事。

    不过,这些粮食烧了也是烧了,反正是一笔糊涂账了,既然这样,还不如多派人手加紧出手,多多的换些银票回来才是正经。

    ……

    没成想,不知怎的,刚把动静闹得大了些,那个天天游手好闲不干人事的堂弟刘小宝,居然频频来找他赌钱。

    这……这分明就是明讨暗抢来了么,也不知这是不是他老子的意思。

    是以,他不敢不给,每次都二千三千两的输,可给多了又实在肉疼,不能再多了!

    那小子居然还骂骂咧咧的不痛快,半真半假地声称早晚要他好看,惹得他牙根直痒痒,恨不得一刀宰了他!

    却不料,那短命鬼竟然果真死了!

    可是,哪里不能死,偏偏要死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

    这……这叫他如何脱得了干系?

    堂叔父刘进忠,可是出了名的脾气暴烈又心黑手狠,发起飚来就连王爷都得容他三分,如今他的宝贝儿子不明不白的被搞死,又不知将有多少人头落地,哪还有他刘老四的好?

    “这可真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啦!”

    沉默良久后,刘老四长叹一声,眼前这些黄白之物也好,银票也好,眼看就不是他的啦!

    ……

    正在刘老四愁肠百结,不知所以的时候,突然之间,只听营内火枪声大起。

    随即,一名亲兵跌进门来,慌声叫道:“报大人,不好了!明贼……明贼打来啦!”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