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56章 洋婆子懂医术?

    第三五六章洋婆子懂医术?

    当天傍晚七点半左右,船队就抵达了澳门。

    还没进入南湾,林啸就望见了港外海面上,正静静停泊着的货轮——“龙升号”巨大的身影……

    在陈奇策的引见和斡旋下,“龙升号”的琼州之行相当顺利,三十多万株橡胶树苗及时上岸。

    收下了一万石安南大米,和八千斤黑火药的见面礼后,琼州守将杜永和一口应承,帮忙推广橡胶的种植。

    在方宇春带去的技术人员要求下,他第二天就派人陪同,在府城郊外寻找合适的山坡,准备组织山民开荒种植。

    按林啸的意思,由讨虏军出钱,各级官府包承诺包销包赔,并且几乎不侵占良田,当地百姓中,无论汉民、黎民还是苗民,都乐意试着种植这种旱涝保收的经济作物。

    是以,当地官吏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三十万株树苗全部植完,并尽力确保成活。

    事实上,整个琼州府(今海南岛),是华夏大地上仅次于台湾岛的第二大岛,下辖三州十县,地域极为广大。

    全岛四周低平,中间高耸,以五指山、鹦哥岭为隆起核心,向外围逐级下降,除了中部几座高山外,多数山脉海拔在500~800米之间,实际上,沿海大多是丘陵性低山地形。

    实际上,官府和驻军真正能控制的,主要是广阔的沿海丘陵地区,而岛屿的中部,高山上的原始密林地带,仍居住着许多未开化的黎民部落,官府的人一般不去轻易招惹他们。

    全岛地处热带北缘,属热带季风气候,素来有“天然大温室”的美称,这里长夏无冬,日照充分,雨水充足,十分适合橡胶的生长。

    三十万株橡胶占不了多少地,仅仅儋州一地,就足以在半个月内消化这些树苗了,至少在数年内,还无需牵累岛屿南部各州县,更不会惊扰大山深处的原始部落。

    任务完成,方宇春和何守信他们,仅留下了少数技术人员,就匆匆告辞。

    但是,他们没有直接回澳门,而是去了钦州。

    因为,事实上,船上仍有数万株树苗,这些树苗是更加耐旱耐寒的品种,按老陈的意思,本着分散风险的原则,这数万株树苗,就在广西钦州一带择地试种。

    另外,船上还装有好几十吨生胶,需要尽快运回防城镇,交给周晓杰处理。

    这是应老周的要求,从南美大陆直接购买的胶乳,是李涛他们用大批丝绸和茶叶,在当地庄园主手里直接换来的。

    这些纯天然胶乳,只需经过简单的加工,就可以制成干胶,这干胶,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天然橡胶了。

    对老周来说,炼胶的工艺相当简单,他的化工厂有足够的技术和设备。

    有了这批橡胶,老周和老曹他们,就可以着手琢磨许多先进工业设备的制造了。

    首先,简易的浅层石油开采设备的图纸已经完成。

    按林啸的计划,他们大致有一年的时间完善和改进,待其余配套设备准备充足后,就可以批量制造了。

    其次,按孙雷的要求,曹嘉文带着几个实习生,一直在琢磨蒸汽机和柴油机的研制。

    雄心勃勃的曹嘉文,本就嫌第一代蒸汽机效率太低,有了橡胶后,他甚至想过跳过蒸汽机,直接制造更为高效的柴油机了。

    事实上,相比于傻大黑粗的蒸汽机,小巧玲珑的柴油机上,除了气缸的工艺要求极高外,别的部件反而比较容易制造。

    第三,一些必需的民用品的试制,也已提上了议事日程。

    比如:电线电缆、活塞式抽水机、自来水龙头等,都需要橡胶垫圈来密封。

    在老周的规划中,只要及时开采出了石油,在他的有生之年,一定要建成第一座炼油厂。

    届时,各种化工产品将投入生产,比如化肥、化纤、以及塑料制品……

    唯有如此,他们带来的知识储备,才不会白白浪费。

    当然,真到那时,小小的钦州早已不够他们施展拳脚了,是以,他俩一直在怂恿林啸早点打下上海。

    只有光复了富庶的长三角平原地区,才能招收到足够的高素质工人,也才能充分利用那里的水运资源,打造一个初具规模的工业化城市。

    ……

    之后,“龙升号”并未在钦州多耽搁。

    重新装载了一批粮食弹药后,正好带上了俞济凡、李涵之及其他手下的人马,“龙升号”火速回到了澳门。

    ……

    码头上,以瞿式耜为首,李涵之、陈奇策、俞济凡、何守信、付鑫蕊等人早已翘首以盼。

    其中,付鑫蕊这个连,是林啸从张晨枫的侦察营中抽调出来,专门守卫澳门的,以后,这个连就隶属李涵之的香港基地了。

    由于侦察营没有辎重连的编制,所以,张晨枫的骑兵团,真正的老部队,只有两个连。

    而新任基地司令李涵之,则是特地从香港赶来,专程迎接林啸的。

    当晚,林啸宿于总督府,特战队和少年营进驻兵营,工兵营和大批工匠们则直接留在了船上。

    “对了,那营佛郎机雇佣兵,练得怎样了?”

    正寒暄着,林啸突然想起了那帮被俘的佛郎机士兵,“那个上校,叫……什么来着?”

    “埃里克?门多萨,”

    瞿式耜闻言笑着答道,“他们就在后面兵营里,被管得老老实实的,从未闹过事。”

    “哦,是你的人在看着?”

    林啸点点头,对付鑫蕊道。

    “是的,总指挥,”

    付鑫蕊腼腆的答道,“正按我们的要求训练,每天早睡早起,乖巧得很……”

    “是吗?”

    林啸咧嘴一笑。

    看来,这个时代的洋人,没有经历过鸦片战争,还没有被宠到清代那样的骄横,对中国人尚心存敬畏。

    “是,”

    付鑫蕊却咕哝道,“天天吃得饱饱的,还有饷银拿,还能闹什么事?”

    “呵呵,”

    林啸呵呵一乐,说道,“明天开始,让他们来几次实弹训练,这次,我要带他们去大员。”

    “是!”

    付鑫蕊一听,立即开心的应道。

    这些洋兵,既然拿了侯爷的银子,他们手中的燧发枪当然得派上用场,让这些洋兵去和大员的另一拨洋人搏斗,一定很好玩。

    不过,随即他却又犹豫着说道:“不过,有几个洋婆子……死都不肯回国,说是一定要陪丈夫从军。”

    “从军?”

    林啸眉头一皱,“她们能干什么?”

    “主要是……那两个军官的婆娘带的头,”

    付鑫蕊讪讪的道,“那个年轻的军官康复很快,他的婆娘……懂医术。”

    “哦?”

    林啸眉头一跳,转眼看向了俞医生。

    洋婆子懂医术?

    这下,林啸来了精神,正愁缺军医呢。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