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459章 洗牌

    第四五九章洗牌

    “日本……总督?”

    郑成功满脸的惊讶。

    眼前这个同龄人,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怎么老是语出惊人?

    要知道,抗清大业才刚起步,大半国土还在东虏手里,再说,大员才刚到手呢,哪有兵力东征日本?

    “是的,为彻底铲除倭寇之患,日本将不再保留皇室,终将成为我华夏的一个行省,”

    林啸却目光坚毅,一脸正色,“王爷,若是大员与日本都交由您治理,您不介意吧?”

    “呃……”

    郑成功神情古怪,不知如何答话。

    作为这个时代少有的,瞻瞩极高的豪杰之士,郑成功自然十分清楚,只要“国家”这个概念还存在,那么,人类社会中的等级观念就不会消除,掌握了先进技术的国家,肯定会谋求最大利益,也就会通过各种手段进行社会分工,确保自身处于生产力的最顶端,从而占据更多的社会资源。

    由此引发的结果就是,任何国家,国力强盛到一定阶段,四处扩张是很自然的事,不以人的好恶为转移。

    是以,吞并日本,他倒是并没有什么道德负担,这一点,与他自己竭力抗清,誓死不做亡国奴的主张是截然不同的。

    因为,在他看来,堂堂华夏天朝,被一个野蛮落后、嗜杀成性的游牧民族征服,是完全无法接受的,这与征讨野蛮而贪婪的日本人,是两码事。

    “那……就这么说定了?王爷。”

    林啸见他不答话,淡淡一笑,追问道。

    “额,”

    郑成功苦笑着摇了摇头,幽幽的道,“可是,鞑子尚未驱除……”

    还是那句话,孰轻孰重,不能本末倒置啊!

    “这个自然,此事定在光复中原之后了。”

    林啸将这些话和盘托出,心头一阵轻松,也是暗自吁了口气。

    因为,以后国内的政局走向,将对李定国和郑成功等人有何影响,他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有些话,他不知道如何解释,有些朋友,他也不愿意当做对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尽力争取了。

    好不容易以东征日本为借口,将这个民族英雄如此安置,这是他能想出的最妥善办法了。

    当然,从民族存亡的角度来看,日本,是必须拿下的……

    历史是未来的风向标,太阳底下没有新鲜的事,牢记历史才能看清现实,在林啸看来,日本这个民族,本身就有原罪。

    因为在后世,是所有日本人通过民主制度,共同把狂热的****者推上了历史舞台,不但给自身带来了灭顶之灾,更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这个民族,它的侵略成性不是没有原因的,而是其本质需求,因为,他们的繁殖力惊人,而他们所处的岛屿不仅自然灾害频发,他们所获得的资源和市场,以及生存发展的土壤,实在太少了。

    为了获得更多的资源,他们必然掠夺,在后世,日本人大肆捕杀鲸鱼、鲨鱼和海豚等海洋生物,即使肉类早就得到满足还是大量的捕杀!

    和族,是我们的敌人,林啸牢记着这一点,永远不能低估这个国家和民族的野心!

    只要日本的自然灾害继续下去,它肯定会重新走向“****”,这是历史的必然!

    如何将这个民族变成朋友呢?林啸的答案只有一个——彻底地占领它、同化它!

    为此,林啸特地取了一个名字:去日本化。

    首先,必须驻军日本本土,解除它所有的武装力量。

    只有拴上了狗链的日本人,才是好日本人!

    其次,消灭他们的语言,按照老陈生前的说法,如果所有的日本儿童都说汉语,忘记了自己的母语,那么,日本这个民族就不存在了。

    老陈这么说,确实有他的道理。

    咱们汉族能够存在两千多年,做出最大贡献的,正是横扫海内、统一六国的秦始皇,而秦始皇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书同文、车同轨。

    正是出现了统一的文字,中国才逐渐形成了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

    那么,在日本,只要汉语成为唯一的语言,要不了多久,最多只需要二十年,完成了语言与文字上的同化后,大和民族就将失去独立存在的根基。

    二十年之后,当接受中式教育的日本人走入社会,他们最熟悉的不是日语,肯定主要以汉语进行交流……

    ……

    至于国内的政体问题,刚才,林啸有意岔开话题,并非不敢给郑成功交底,而是他觉得时机还不成熟,在这件事上,绝对是心急吃不得热豆腐。

    因为,对于往后如何处理与小朝廷的关系,必将涉及皇权问题,涉及国家的政体制度,是国本之争。

    这件事上,他将提出的主张,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哪怕在最开明的人眼里,都是惊世骇俗、大逆不道的,光靠嘴炮,是很难获得他们认同的。

    所以,这件事,只能先干起来再说,时机成熟后,再以大势来诱导,以事实来说服。

    林啸清醒地认识到,以自己为代表的穿越众,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明确而坚定的——他团队中的每一个现代人,决不会允许华夏大地上,再有家天下的存在。

    他们一干穿越众,既然阴差阳错回到了这个时代,大家群策群力奋勇杀敌,立志驱除鞑虏,解黎民于倒悬,为的就是抓住机会,让华夏文明再次领先于世界。

    而关于国家政体问题,早在老陈在世的时候,大家就已达成了共识,是不容讨价还价的。

    历史证明,一人独尊的君主制已然没落,是必定要废除的,任何思想也好,政治文明也罢,凡有独尊,必导致专制——思想独尊,导致思想专制,个人独尊,则导致权力专制。

    哪怕是天使的独舞,也会堕落为魔鬼,而一群魔鬼的合舞,反而有可能成为天使。

    是以,即便在真实的历史上,这一君主政体也只不过又延续了三百年,便被武昌起义的一声枪响,结束了其苟延残喘的寿命。

    再者说,明末这个糜烂透顶的时代,严格的来说,也已不再是一人独尊的时代了,现在的整个统治集团,都有一个政治误区,就是对民意的认知。

    善待百姓,百姓才能与君王共生死,这是得势;百姓百人也,择良取勇,这是用术。

    治国之道,必须择良取勇,重赏忠勇之士,导正民心,百姓得安敢战,才是强盛之本。

    当年,罗斯福就是用一个珍珠港的损失,凝固主导了民意,将美国民众的孤立主义,导向了反***的战争,虽困难,却强不可敌。

    相对之下,这个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的明末小朝廷,文官政治的运作已由成熟走向了腐朽,以致外敌难拒,民心难用!

    这个尾大不掉的文官集团,盛行奢靡享乐之风,早已没有了天下社稷的概念,不再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眼光和胸怀,从上至下,已是腐烂透顶的毒瘤集体。

    可悲的是,政治体系的自我修正能力丧失,正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问题,需要剧烈的洗牌来加以改变。

    自张居正之后,敢于和自己的阶级对着干的文官精英,早已死绝了。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