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533章 死光算逑!

    第五三三章死光算逑!

    ……

    汪继军一直在前面。

    此刻,他正趴在一个弹坑边,指挥着燧发枪手们的零星射击。

    这场突击战打了快一个时辰了,在汪继军眼里,场面一直很残酷、很胶着。

    虽然占据了绝对的兵力优势,但至今却连一个沙垒都没能拿下,伤亡倒是越来越多,汪继军既焦急,又无奈。

    明贼人少,固然不敢冲出他们的工事,但己方这么多人,硬是扑不上去……

    眼下,虽说乒乒乓乓的枪声仍然热闹非凡,其实他所剩无几的长矛手们都已溃退下来了,只剩绿营的几支小队,还在前面反复尝试着,是以,他便不敢让步枪手们退下去休息。

    汪继军看到,在把总们战刀的威逼下,刀牌手们冒着弹雨,三五成群的趴在死人堆里,在火铳手和弓箭手的掩护下,利用明贼火力的间歇,不断地或挪动,或跳跃,直到被击中为止……

    讨虏军作战时,尤为强调发挥优势火力,这一点他是知道的,可眼前这伙人的火力密度,以及火力搭配的熟练程度,仍然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们不但在阵地前沿织就了一张严密的火力网,几乎不留任何漏洞,还不断地将火力向远处延伸,就连他自己的头顶,也不时有流弹嗖嗖地飞过,他身旁的火铳手,不断的有人中弹,打着打着就趴着不动了……

    虽然在那边的时候,他也听人说起过——真正的讨虏军精锐,其装备的精良程度,远不是他们那种二流部队可比的,可是,在短短几个月的服役期内,他其实也并未真正见识过这种人手一支卡宾枪的超强火力队伍。

    眼看前面的人只是在徒增伤亡的挣扎,汪继军心急如焚,照此下去,完全没有希望啊。

    他回头看了看,暗骂道:“这帮怂蛋火炮手,为什么还没到位?”

    正在这时,他的亲兵领来了一个戴着精致头盔的传令兵。

    那传令兵顾不上行礼,伏下身子叫道:“总爷,我家大人有请……”

    ……

    “我的主力正在迂回,左翼也已打响,”

    崔独眼盯着面容狼狈的汪继军和焦二勇,冷冷道,“我需要你们再来一次正面突击,吸引明贼的注意,明白吗?”

    “大人,”

    焦二勇弓腰嗫嚅道,“再给点人吧……”

    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厚着脸皮哀求了。

    千余人的队伍,眼看就剩一多半了,再去硬攻,这不是作死吗?

    不给援兵,根本突不上去哇!

    汪继军倒是没开口,却也是一副乞求的神色。

    他不怕死,今日,本来就打算和明贼做个了断的。

    可是,他也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去死,这不叫了断,这叫找死。

    “住口!”

    崔独眼厉声呵斥,“就剩老子一个了!要吗?”

    “呃……”

    焦二勇猛地一个激灵。

    “马上给老子组织冲锋!”

    崔独眼一瞪眼,咬牙喝道,“都是老子的人,死光算逑!”

    “嗻,卑职遵命!”

    汪继军挺了挺胸,顿首道,“不过,大人……佛郎机炮……”

    “归你们管!滚吧!”

    “嗻!”

    ……

    回到前面,两人只得重新集中残兵。

    他们大声招呼着几个幸存的把总,将各自的手下搜罗在一处,硬着头皮准备再次突击。

    这时,磨磨蹭蹭的炮兵终于到位了。

    其实,这不怨他们胆小,这活,实在没法干!

    这种轻型炮,是中样佛郎机,虽然重达数百斤,但射程实在太感人,平时躲在城头,往城下发炮还算有点威力,结阵齐射之下倒是颇有气势。

    可如今在野外,此炮想要发挥作用,便得推着拽着这种笨重的家伙,直抵前沿三百步以内,这便完全暴露在明贼的枪口下了。

    这还不算,此炮的发射速度比鸟铳还慢,操炮手们冒着弹雨又要调整炮身,又要加药、填子铳,还要清炮膛,根本不能趴着操作,完全就是送死。

    果然,十多门炮逐一往前蹭,还未排开阵型,一阵风吹过,有几门失去硝烟掩护的火炮便被明贼发现了,眨眼的功夫,密集的子弹便招呼过来了……

    “快!点炮!”

    焦二勇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大声喊道。

    “轰!轰!轰!”

    几门尚未被发现的火炮,都还没来得及调整射角,操炮手连照门都没顾得上使用,便胡乱点响了。

    随着轰隆几声,火炮猛地蹦跳起来,散布的炮子裹挟着浓烟喷射出去,瞬间烟雾缭绕,四周犹如仙境……

    “火铳手!”

    佛郎机炮已经来不及再装填了,汪继军终于等到了自己发挥的机会,当火铳手们跑到两翼排开后,他扯着喉咙大叫着。

    跑到位的燧发枪手们迅速趴下,齐齐抬起枪口,同时扣动了扳机。

    “嘭嘭嘭嘭!”

    一百多支重型火枪低沉地吼叫着,向着前方轮番喷吐着铅弹……

    “弓箭手!”

    右翼的焦二勇也同时高喊出声。

    “嗖!嗖!嗖!”

    听到号令,本来趴着的弓箭手迅速蹲起,草草放完一箭便又立刻趴下,瞅个冷子再来一次。

    他们人数也不多了,射出的箭雨远没有之前那么密集了。

    “哔!哔!哔!”

    汪继军满脸涨红地吹着哨子,把排枪战术的频率提到了最高。

    “嘭!嘭!嘭!”

    “嘭!嘭!嘭……”

    “第一队……上!”

    火候已到,焦二勇毫不犹豫地下令冲锋,那嗓门几乎整个战场都能听见……

    远距离打击的火器都已开动了,虽然不见得能打中什么目标,但是横飞的弹子和浓密的硝烟,必定对明贼的射击造成了妨碍,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哒哒哒!哒哒哒……”

    没想到,明军的打击来得又快又急,正弯腰冲击的刀牌手当即纷纷中弹,瘆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子弹不停的在空中飞舞,一个个活靶子倒下,冲锋的阵型被一层层的削薄……

    焦二勇不顾呛人辣眼的硝烟,瞪大了眼睛努力察看着前面的情况。

    当看到模模糊糊的人影越来越少的时候,他跳着脚,毫不犹豫地再次下达了命令:“第二队!上!”

    嚎叫声听上去嘶声裂肺。

    “长矛手!出击!”

    眼看刀牌手的冲击受阻,汪继军心一横,派出了仅剩的长矛手。

    成败在此一举!

    看情形,要是刀牌手都死光了,这些长矛手也活不成,横竖是个死,一起死光拉倒!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