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539章 戏要演足

    第五三九章戏要演足

    眼前的扬州城墙,是六年前被多铎一把大火烧毁后,在一片残垣上重新修筑的,无论外观的雄伟还是内里的坚固程度,均已远不及原有的老城。

    即便如此,挹江门南墙的受损情况看似凄凄惨惨,打出了不少缺口,但是依然没有哪一段是已经倒塌了的。

    对此,杨远并未感到太大意外。

    他也是淡马锡入伍的老兵了,早在新兵队接受炮术训练的时候,教官曾提到过这点——不要小瞧城墙的厚度,以当前的火炮水平来说,没有哪种大炮可以轻而易举地轰塌夯土城墙的,即便迫击炮的开花弹也不行……

    不过,这轮炮火已经基本摧毁了城头的防御体系,在望远镜里,他几乎看不到守城炮还击的迹象了。

    在杨远看来,这已经足够了。

    要是真把扬州城打得稀巴烂,即便鞑子不跑,万一引起大火,造成太大的百姓伤亡,何连长的脸色肯定不会好看。

    因为他们都知道,和官府不同,他们的侯爷最看重的就是人,对侯爷来说,一座破城没什么稀奇的,百姓才是最关键的“战利品”……

    “各船再驶近一点,第二轮炮火准备!”

    他放下望远镜,淡淡地命令道。

    方才的战果,几乎全部来自他的“小猎犬号”。

    毕竟,炮击编队的四条船上,其实也就“小猎犬号”的数门重炮才有足够的射程,完全不惧鞑子的反击炮火。

    由于射程不够,其余的三条小船,基本远远地躲在了侧后,陈六御让他们加入编队,其实仅仅是保护两翼,严防港汊中突然蹿出的鞑子火攻船而已。

    眼下,鞑子已没什么反击了,他们便也能靠前,更肆无忌惮的发挥火力。

    其实,杨远还是有点小遗憾的。

    他毕竟是步兵,按照他熟悉的攻城战进攻模式,此时即便没有第二轮打击,也可以发动突击了。

    在他的设想中,舰炮和卡宾枪的火力负责压制住城头守军的反击,步兵登陆后用云梯登城,一个冲锋突击下来,应该就可以拿下城防了。

    真要这么搞,杨远觉得,自己无疑会获得扬州战役的首功。

    不过,他也知道这只是自己的臆想——作战方案完全不允许自己真的这么干。

    此番,他们的作战意图很明确——南城外的部队只是“牵制”,佯攻挹江门,尽量吸引鞑子的注意力,真正的目的,是减轻城西的压力。

    所以,自己的功劳只能是“辅助”了。

    “各炮齐射,狠狠揍!”

    各船刚到位,杨远便下达了第二轮攻击令。

    这次,他丝毫没有吝啬炮弹的打算。

    虽然是佯攻,他还是希望给扬州城多开几个口子,让守城的鞑子好好领教一下讨虏军舰炮的威力,完全笼罩在讨虏军随时破城的恐惧当中……

    据他的观察,他们的侯爷,是个既吝啬又大方的怪胎,每打完一仗,搜集战利品那真是锱铢必较,大有出门没捡到钱就算亏的意思,虽然也没见他吃的住的有多讲究。

    但是,在建设和打仗的时候,他又不惜一掷千金,眼皮都不带眨的——在人命面前,别的都是浮云……

    一时间,各式火炮又开始倾吐着火舌,大大小小的炮弹呼啸着掠过江面,先是落在南门外的码头上,砸毁了几栋房屋,接着又打塌了一片女墙城垛,又将城楼打出了十几个窟窿,还引发了一阵小火灾。

    但是,城头上依然声息皆无,就连方才零星的还击炮火都不见了踪影,也没有士卒跑出城来救火……

    见此情景,杨远皱了皱眉,他突发奇想,亲自跑去了炮位甲板。

    在他的指挥下,三门24磅长炮统统瞄准了城门,其余火炮也尽量配合,力求将城门轰开。

    他知道,再牢固的城防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城门。

    城墙可以是由结实的夯土构筑,城门却只能是木制的,最多包一层铜皮算是很奢侈了,面对炮弹,这种城门实在是不堪一击,更别说能轻易击穿舰船船板的24磅重炮了。

    既然要佯攻,就要把佯攻做到份量十足,让鞑子误以为佯攻的方向才是主攻方向――戏要演足,声势一定要大……

    各炮纷纷调整射角,又将实心弹狠狠地往城门方向砸去,这些铸铁炮弹砸在木制的城门上,感觉就像打在薄纸上一般,顿时烟尘滚滚……

    然而,过了好一会,当硝烟散尽,杨远看清了城门内的情况后,不仅哑然苦笑。

    透过望远镜他看到,城门内压根不是正常情况下通往城内的通衢大道,而是一道被轰得千疮百孔的土堆……

    ……

    游吉人是浙江金华府人,给提督马进宝当亲兵已经两年多了。

    吃好粮、拿厚饷,家里人都认为他混上了个好差事。

    虽说当亲兵操练严格,差事也多,一旦打仗还要去当肉盾,但是,吃穿待遇各方面,比起普通的战兵实在要好上太多了。

    这年头,肯豁出去拿性命换吃饱穿暖的人一大把,能给提督大人当亲兵那算是莫大的运气了――至少比起一般武将身边的家丁来说,他们上阵打仗的机会并不多,所以,游吉人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

    可惜,今年新年刚过,游吉人的好运气算是到头了。

    明贼奔袭浙江,驻守金华的马提督不战而溃,一路败退至杭州后,又遭到总督大人的排挤,手下上万兵丁,除了本标亲兵外全部当了炮灰……

    这下可苦了游吉人,作为亲兵,他连家人都没来得及见上一面便随提督大人仓促逃往江北,直至扬州才又站稳脚跟。

    一个多月来,身在异乡的他可谓身在曹营心在汉,天天惦记着家中的双亲,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偷偷叹气垂泪。

    此番,马提督要在扬州和明贼“一决胜负”,他们这帮亲兵都要“戮力同心”的卖命去,大家都犯嘀咕:“这回,八成得把小命搭上。”

    虽说有送命的危险,跑路的人却依然不多——风险实在太大,不跑还有一线生机,万一开溜被抓,那可死定了。

    总算,或许游吉人的先人显灵,或许是他自己做人机灵,他没有被编入独眼龙的督标营,而是被留在提督府当起了家丁,虽然干的都是护卫和打杂的活计,总算不用上阵拼命。

    今日,他看着好几个昔日老友被派去城外,首当其冲地同凶狠的明贼干仗,内心既悲苦又暗自庆幸。

    眼下,他和其他九个家丁被分到了孟参将手下,随他一起赶赴南门……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