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零章万无一失 道路的尽头,就是庄子。 庄子依山构筑,看上去的确不小,周围有一道厚实的土墙,目测大约三米高,土墙外没有壕沟,却设置了许多拒马之类的障碍物。 正面的门楼很高大,大门是木质的,看上去还挺厚重,两侧的墙上,还各筑了一个哨塔…… 这就是一座普通的土寨子! 这座寨子的设防水平,即使按这个时空的标准,也谈不上多坚固,所有这些针对冷兵器步卒的防御设施,在林啸的眼里,都不值一提。 对他的特战队员们来说,破这种土寨子,是轻而易举的事,要说有点难度,就是如何避免误伤老百姓了。 林啸放下望远镜,皱了皱眉。 山脚下地势低,寨子却在高处,从这儿往上看视野很有限,寨子里面什么情况,很难看清。 “寨子里,还有一道宅墙?” 他小声问站在一旁的胡显祖。 “是的,老爷。” 胡显祖咽了口吐沫,听得出,他很紧张。 “你确定,内寨没有普通老百姓?” “没有,全是他们本家。” “乡勇和家丁,平时都守在外寨还是内寨?” “乡勇大多在外寨,内寨主要是家丁。” “嗯,” 林啸略作沉吟,问,“你……带我进去,实地看看,如何?” “这……” 胡显祖擦了擦脸上的汗。 “别怕,” 林啸面色和蔼,“有事我会护着你。” “好吧……” 胡显祖擤了把鼻涕,一咬牙,“把担子还我,这就走一趟。” “让我去吧,爷。” 司徒正不得不插嘴了。 在他看来,有自己在,还要放任侯爷孤身犯险,是不可容忍的。 自南宁事件后,他与师兄两人,天天做跟屁虫,轮番粘着侯爷,就是为了保护他。 他知道,要是侯爷在这种阴沟里翻了船,再出点什么事,别人怎样不敢说,那个火霹雳一样的段团长,恐怕会活劈了他。 “你去?” 林啸转过头,似笑非笑,“你知道要侦察什么吗?” “我知道,” 司徒正声音不大,却很坚决,“这是基础科目,爷!” 林啸盯着他,沉默片刻,才点头:“去吧,化一下装,注意安全!” “好嘞!” …… 一袋烟的功夫后,胡显祖挑着空担,司徒正一身青衣短打扮,也挑了一副担子,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林子。 来到庄前,大门是敞开着的,门前塞有拒马,有几个乡勇在站岗,哨塔上也有乡勇守望,防守还算严密。 见到胡显祖身后跟着个陌生小伙,有两个乡勇立刻上前盘问。 胡显祖显然跟他们很熟,他一边打着招呼,说是客户派伙计来提点货,一边偷偷塞了几枚铜钱,他们就放行了。 进大门后,胡显祖并不直接回家,而是按吩咐,带着司徒正绕来绕去,差不多饶行了大半个庄子。 整个庄子只有一处大门,寨墙不过三米多高,却是土石夯筑的,十分坚固,几乎看不出有剥落侵蚀的痕迹。 长长的寨墙上,零零星星地修了几座木制的敌楼,可以看到,上面堆放着一些石头和滚木,似乎还有土炮之类的东西。 寨子里约莫有二百来户人家,不过没有什么行人,只见到些老幼,大约都去做工了。 房屋多半是石墙茅草顶,也有太穷困的,是用竹子编的墙,司徒正见了有些纳罕。 看来,这个庄子里,穷人的日子,一点都不比施家桥村民好过。 不过他不是来观光的,无暇多想这些,只管把道路模样和去向都一一记清。 除寨墙外,庄内并没有什么防御设施,所谓的内寨墙,也不过是一道比较高大的院墙而已。 大概是为了防火,整个内寨跟四周的民居之间,隔着一条很宽的街道,乍一看之下,倒有点寨中寨的感觉。 但是仔细一看,这宅墙却并不简单。 虽然已经知道,里面有十多家翟家宅第,但却只有两个门可以出入,即前边的正门和北边的后门。 前门,临街是一座高大的门楼,门楼的两旁,是几间砖檐围房,后墙上开有一溜枪眼,可以向外点放火铳和鸟枪。 很厚的榆木大门上包着铁叶子,一排排的钉着生铁大头钉,里面还有巨大的顶门杠,估计用斧头都难以砍开。 后门则小而坚固,垣墙是用石头砌起来的,约有四米多高,从墙基下的石头来看,此墙不会单薄…… 司徒正估摸着,外寨不堪一击,但是在夜间,要砸开这道内寨门,急切之间倒是有点麻烦。 以突击组的火力来说,不能火攻的话,只能用炸药了。 这样一来,摸进外寨后,能否迅速消灭乡勇,防其挟持老百姓,就至关重要了…… 侦察结束,胡显祖却说什么都不肯回去了。 司徒正好说歹说,他只一味说:“要死,也跟家人死在一块。” 司徒正没办法,只好求他护送出大门,胡显祖这才挪步,并赌咒发誓:“愿以脑袋担保,决不告密。” 顺利出了庄子,司徒正一溜烟回到树林里。 一看胡显祖没有回来,林啸立刻下令:“狙击组,立即进入战位。” 包括巴雷特重狙组在内,全队一共有十二个狙击小组,按命令全部分散在庄子四周,各找有利地形,控制所有出入口。 他的命令很简单——翟家庄,许进不许出! 从正门出来的人,设法捕俘,有跳墙出来的,一律射杀。 不过,最后他还是特意叮嘱:“注意辨别,尽量避免误杀。” 狙击组出发后,司徒正一边向林啸汇报,一边把看到的各个要点,都画在一张纸上,算是一幅简易地图。 林啸一边听,一边完善着最终的作战方案…… 从侦察情况来看,攻占外寨很简单,最初的预案,是可行的。 天黑后,让突击组的队员直接摸进去,迅速占领寨门,没什么难度。 不过,破门之后,十有八九就会惊动乡勇,一场小型的战斗,免不了。 这样的话,突击组的人手,就有点单薄了。 全队拢共三个突击组,即便加上小队长,也才二十来人,就算从火力组抽调些弹药手过去,也不到三十个人。 三十个队员,要消灭一百多乡勇,按说问题倒也不大。 可是,这座庄子不小,那么多乡勇分散于各处,要是不能迅速歼灭,一旦被他们窜进民居,或者趁乱放起火来,那就麻烦了…… “还是等二中队赶到了再动手吧,” 林啸暗想,“内寨倒是无所谓,硬攻就硬攻吧,但外面的民居区不能乱战,必须万无一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