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四百六十六章 给你找麻烦的权利

    “老万在国内做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其实他已经弄了很久了。当年他还在首都的时候就做了。只不过他向来不和我们说而已。”张根硕冷笑一声:“所以这一次他返回国内,说不定也是因为这事儿。他和我们说是朋友,但一直防着我们俩。这一次他想要找死,那就不如让他自己去找死好了。”

    尹天照看着张根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根硕开始讲述五年前的一段故事。

    当日江华与万长青于首都某别墅区内激战,跻身于归乡者十大高手之一的万长青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在一个初出茅庐的女警身上差点败北。那个叫做江华的女警真的有点东西,她的能量等级只有丙上,但是战斗能力却超乎寻常的强大。

    控制重力和引力的她让人难以招架。因为重力和引力这种东西在全世界任何一个物体上动存在,它是物体的质量在空间中扭曲所形成的一道弯曲曲线。

    万长青的修真功法很强,包括青龙剑诀和青龙心法都是破坏力相当大的修真功法。但是万长青却并没有对抗引力的法门,而且操控引力作为战斗方式的人他也是第一次见。所以实力原本应该强于江华的他却吃了大亏。

    最后不仅没有杀了江华和郭杰,反而自己受了点内伤逃走。

    郭杰在这次暗杀之后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危险处境,那些人一定会把自己杀了的。现在自己唯一保命的机会就是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然后换取江华的保护,不然自己死定了。

    “群里的人很多,几乎都是权贵。有a股上市的钢材集团王总,有在x市当领导的李领导、李公子……还有最重要的首都的秦明秦公子。”郭杰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掌握的资料全都吐露了出来:“这些都是我在线下聚会的时候所认识的人。群里一共有七十八人,还有很多人我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过。”

    江华记着笔录:“现在聚会?你们聚会什么?”

    郭杰面皮跳了一下:“无遮大会,就是……”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反正你们凑在一起也不可能一起讨论佛法。”江华打断了郭杰的继续解释,江华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而且警察办案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所以你说的这些人都是和你一样?”

    “对的。”

    “好!”江华收起笔录离开审讯室。江华并没有直接提出控告万长青,因为她很清楚万长青是什么样的存在。

    万长青是国家重点培养的十大归乡者高手,尤其是他的炼丹术国家非常重视。虽然说他不是很配合,但是依旧也是搞出了两个特效药。而且有一个对癌症还有帮助,现在刚刚进入一期试验阶段,据说副作用很小,但是可以很好的控制癌症细胞。

    且不说他在这方面的贡献,单单是他的药救了许多大佬的命这一点,他就会有无数人保他。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自己甚至都动不了他。而自己反而很有可能会被他给伤害到。只希望之前的战斗能拖住他的脚步,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所以江华干脆也没把遇到万长青的事情往外说。她估计万长青现在也没办法回去,因为万长青这一次被自己伤的不轻,必须要赶紧治疗,不然不死也脱层皮。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人在高层要是搞风搞雨的话会把这个国家都弄的不太平的。别人也许被他蒙蔽住了双眼,也许畏惧于他的权势,也许在他那边有利益诉求,所以他们都装聋作哑。既然没有人来打破僵局,那么就让自己来做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吧!

    江华彻夜查案未眠,她探查着最近一年来首都地区女性失踪,jiān shā案件。其中许多案子的判定都有疑点,或者干脆就是抓不到犯人的无头公案。而在得到了郭杰的证词之后,江华差不多可以将这些无头公案给联系起来。而关于犯案的人,江华从郭杰的口供中已经有所判定了。现在只要把这些人带回来【接受调查】那么就可以查出问题。江华伸直了一下懒腰,准备出门抓人。

    皇甫英站在门口拦住了江华:“你干嘛去?”

    “抓人。”江华口气僵硬。

    “谁?”皇甫英眼皮直跳。

    “犯人。”江华看了皇甫英一眼。

    皇甫英瞪着江华:“别走,我现在告诉你。你已经被停职了,暂时放下手上一切的案件,郭杰郭瑞的案子也不归你管辖了!”

    “!!”江华怒气瞬间爆棚:“谁停了我的职?!”

    皇甫英笑了声:“嘿,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多少人?上面一句话下来你就停职了,哪里还有那么多为什么!”

    皇甫英觉得自己这些天从江华这里受得窝囊气终于一次性的发出来了。现在说是停职,但之后多半就是让江华滚蛋了。她敢反抗?呵呵,巴不得呢。不要看她单人很强,但是她的强可不是简单的因为她个人能力强,还有她身上披着一身国家公权力的皮。

    只要把这层皮扒掉,她的威势立马减五分。和国家对抗?疯了吗?以为中国是南美那些小国,一个强大的异能觉醒者就能该换一国zhèng quán?!在中国是龙也得趴着,是虎也得窝着。别看中国这潭水表面肮肮脏脏垃圾到处,但这潭水可是无底之深,扒开垃圾一路往下窥探,内里可是藏着真龙。

    “收拾一下东西,准备滚蛋吧!”皇甫英打发着江华,就像是打发着叫花子一样:“对了,警官证和其他所有身份证件警徽什么的都交出来。”

    坐在农贸市场门口的推车麻辣烫的座位前,江华吃着首都的麻辣烫感觉真tm难吃。这难吃的味道就和在首都当一个正直的人一样难。想要做点事怎么就这么难呢?!江华将一瓶燕京冰啤酒灌下肚后大吼一声:“真tm难喝!”

    麻辣烫的摊主觉得这个长腿姑娘是来捣乱的吧。他正准备赶人呢,结果那边的江华对着他大吼一句:“再来五瓶!”

    行吧,你一边大吼着难喝,又一边点了五瓶我这就当作没听见吧。摊主看反正有钱赚,也就不管江华了。穿着常服的江华蹲在路边的小板凳上吃着巨难吃的首都麻辣烫和燕京冰啤酒,一边吃一边感叹着:“我想回双庆吃麻辣烫了。不要麻酱,不要花生酱,就沾着辣油吃的那种。在首都没有,在首都怎么就这么难呢?”

    江华把头垂倒自己的膝盖上,一头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脸。眼泪不争气的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老板,拿个盘子。”一个中年大叔坐在了江华旁边的座位,他向老板要了一个盘子,然后自己从麻辣烫的锅里自己捡串串放进自己的盘子。

    江华透过长发的缝隙看了眼这个人,他看上去就是个不该出现在农贸市场麻辣烫摊子上的人。梳着大背头,穿着一身量身定做的西装,白色的衬衣,还有一条大红色的领带。这种穿着太正式了。这种人来麻辣烫有什么目的?

    哦,算了。反正自己现在也什么都不是了,不关自己的事了。江华没有在理会这个大叔,她还是埋着头难过。

    “小姑娘难过呢?”旁边的中年大叔仿佛看出了江华的心事,他拿着一杯白水对着江华说:“喝闷酒呢,我陪你喝一杯。”

    江华抬起头,眼睛还是红的。她斜着眼睛看了眼大叔:“大叔,你这样套路女孩子喝酒谁和你喝啊。那个白水就来灌酒?你以为你情圣啊!”

    这话说的中年男人非常尴尬,他立马说道:“是我不是了。来,老板给我也来两瓶燕京。这样可以了吧。”

    “行,我喝一杯你喝一瓶。”江华举起杯子对着中年男人一干而尽:“看你的了。”

    “你这姑娘……”中年男人被江华的行为撑的难受:“你,行吧。”说完话中年男人一仰头把一瓶燕京给喝干了。

    “咳咳咳。我的天呐,我这都多久没有这样喝酒了。”对瓶吹对中年男人来说明显有点难度,他喝完之后忍不住咳嗽了好几声。而且看起来他不太喝酒,或者是从前喝酒但是现在不太喝酒,所以一瓶啤酒下去脸就红了。

    江华鄙夷道:“酒量真差。”虽然江华酒量也不是很好,而且喝醉之后还会耍酒疯。但是她感觉自己还是比这个男人好的。

    “哎呀,行了。我看你这么沮丧我还想要安慰你一下的。现在我估计我事没这本事了,跟你喝酒要了我的老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曹凡。你叫我老曹也行,江华是吧,找你有事。”

    “嗯?你是谁?”

    “我是曹凡,刚自我介绍过。”

    “不,我是说你怎么认识我的。你是那个单位的?那个警局的?”

    “哦,我不是警局的。不过我们部门的职权和警局有点相似。我们是一个新成立的部门,受归乡者与异能管理总局旗下垂直管辖。特别刑事案件侦查调查局,简称特侦局。主要职能就是处理归乡者与异能觉醒者犯罪,部门草创,我现在是特侦局局长。江华,我听说了你的事情。我觉得我们部门很需要你这样的人,你愿意加入吗?”

    江华眯起眼睛:“嗯?抓归乡者和异能觉醒者的吗?”

    曹凡点头:“对。”

    “谁都可以抓?”

    “犯法犯罪的才行。”

    “局里有人给坏人当保护伞吗?”

    “啊?不是,我说小江同志,你也应该信任一下组织吧。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明天来局里报道。”

    “拿来。”

    “什么拿来?”曹凡有点懵。

    “我的工作证,我猜你来找我就已经准备好了吧。”江华干了一瓶燕京啤酒后如此说着。

    “呵呵,好吧。小江同志快人快语。你的工作证。”曹凡将早已准备好的工作证交给江华:“我还说等你明天参观了我们局里再给你的,不过我早就预料到你应该会同意,所以都已经给你入职了。其实你要不同意也会调进去工作,但是和你说一声总是好的。诶,小江同志你干嘛去啊?”

    江华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说道:“老曹同志,麻辣烫的钱你买单啊。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做呢。”江华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和自己刚刚还想要会双庆的想法,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根橡皮净把散乱的长发扎成干净利落的马尾。

    “你要去做什么事情啊?!”曹凡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咯噔了一下。

    江华回头一笑,她脸上还带着微醺的红晕:“做一件向你汇报了你绝对不会同意的事情。”

    “等等,你到底要干什么?!”曹凡大急,他站了起来。

    “我今日便做那齐天大圣搅他个地覆天也翻呐!”说罢江华双腿一蹬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周围所有人都看傻了眼,这是超人吗?!

    曹凡只隐约的听到江华一边飞一边和唱着: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由可训,妖为鬼蜮比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在几年后的某一日里,同样是喝醉了的江华在张桐的小店里一边和唱着这首诗,一边几乎把张桐的小店给砸了。而今天江华还没有完全喝醉,不过兴致已经上来了。给她一个火苗她就能变成bào zhà的炮仗。

    今日她在整个首都当真是掀起了一场风雷,十几名权贵和二代被抓,所有被抓的人都很懵逼。而且指控都很严厉,都是qiáng jiānyòu jiān谋杀等等罪名。而且貌似铁了心要把这些案子判成铁案。而做这一切,江华就是为了将所有的线索往万长青的身上引。

    万长青的势力太大了,自己要做的不是简单的杀了他。而是真正的揭露他,改变首都圈子里权贵的风气。好吧,曹凡都说自己很傻,不过曹凡比皇甫英有担当的多。他扛着压力总算是在支持自己。

    也许自己是很傻吧,但是今日为什么要呼唤孙大圣?就是因为妖孽重返人间,总要有人澄清玉宇扫平尘埃!总要有人在浑浊的世道里做一把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这一日举国震动,重力女王的名号第一次在神州大地上传播开来。

    ps:周一了,求个票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