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施法诸天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深夜,大厅内的宴会已然接近尾声,得到想要答案和承诺的大商人纷纷起身告辞,在士兵的护送下返回住处。

    对于他们而言,谁成为旧镇的统治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利益能否得到保障。

    很显然,来自重商主义与金融资本支配社会的张诚,非常清楚商人们渴望什么,不但保证继续开放港口与市场,而且还许诺减免未来一段时间内的赋税,以补偿众人在这次劫掠中损失的货物。

    要知道商人可是城内除了贵族之外,第二大掌握着强大力量的群体,不仅十分富有,而且还雇佣了大量佣兵、护卫、打手,如果获得了他们的支持,那么很短时间内这座维斯特洛大陆第一港口就会重新恢复秩序与生机,同时他也能安下心来研究瓦雷利亚血与火的魔法,以及被秘密囚禁起来的森林之子——枯木。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得向宣誓效忠的佣兵们证明,自己是喜欢女人的……

    “伯爵,莫罗娅小姐已经先一步回到卧房,喝醉的贝丝小姐也被我派人送了进去,相信您今天绝对能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布兰科一脸戏虐的调侃道。

    “你们还真是有心了。”张诚扫过客厅内依旧不肯离开的封臣,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哈!我的大人,是您给了我们这些刀口舔血的佣兵财富、地位和权利,所以我们也发自内心愿意永远效忠于您和您的后代。为了阿斯普林家族的未来,请您努力多生几个孩子吧,哪怕是私生子。”布兰科一边大笑,一边把自己的领主拖进卧室,然后砰地一声关上大门。

    听到门外传来各种粗鄙不堪的谈笑,张诚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转过身把目光投向端坐于床沿的莫罗娅,还有躺在她旁边彻底喝醉的贝丝,随手将魔剑拘魂使者放在入口处的武器架上,紧跟着用意味深长的语气问:“亲爱的莫罗娅,你准备好了吗?”

    后者毫不犹豫解开丝带,任由上衣从肩膀滑落,露出大片雪白诱人的皮肤,面带微笑回答:“是的,准备好了,你可以开始享受胜利的果实了。”

    “非常好!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件东西给你看。”说着,张诚掏出准备多时的怀表往前一递。

    瞬间!

    一道炫目的光射进莫罗娅的眼睛,完全没有防备的她瞬间中招,瞳孔迅速变得涣散起来。

    看到这一幕,张诚微微翘起嘴角,贴在对方耳边低语道:“从现在开始,贝丝就是我,你马上就去亲吻她、爱抚她,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

    在催眠怀表的作用下,莫罗娅原本空洞的眼神迅速被欲望之火填满,转过身温柔抚摸贝丝的脸颊,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最后忍不住扑上去疯狂亲吻对方柔软的嘴唇。

    还不到几分钟的功夫,这两个女人便重新上演了与几个小时前极为相似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她们非但没有想要杀死彼此,反倒是渴望从对方那里获得更多的快乐。

    由于她们一个遭到催眠,另外一个又喝醉了,所以完全没有任何顾及,没过多久激烈的喘息与呻吟便从门缝里传了出去。

    躲在外面的几个家伙听到后,纷纷露出满意的笑容,勾肩搭背消失在走廊尽头,打算也出去找个女人发泄发泄。

    确认门外的人都走干净了,张诚稍微松了口气,就在他准备做点研究打发漫漫长夜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传来魔剑低沉嘶哑的声音:“主人,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不去享受肉体的余欢呢?”

    “哼!我为什么要被这种低级的欲望支配?”张诚头也不回的反问道。

    经过几次有限的交流,他差不多已经了解拘魂使者的性格,那边是引诱持有者永远的堕入黑暗面。

    “低级?不,欲望是源自于人类灵魂最本质的东西。它可以是力量,可以是快乐,也可以是文明发展的动力,您完全不应该克制自己的欲望,反而应该拥抱它,唯有释放本能与天性,才能理解真正的自己,才能获得更强大的力量。”魔剑一本正经的反驳道。

    “我不否认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请记住,每个人选择的道路不同,所以面临的困境也不同。

    首先,我不知道自己的意志究竟有多么坚定,是不是能够抵挡感情的力量。

    你要明白,在我的家乡有一句俗话,叫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意思就是人不是植物,即使再冷酷、再无情,也会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两个在乎的亲人或者朋友。

    试想一下,假如有一天敌人利用这个弱点来对付我,我是应该抛弃那些在乎的人,然后让痛苦和内疚伴自己随一生,还是像悲剧故事中的英雄那样为了亲人和朋友献出自己的生命?

    不,我哪一个都不会选!

    我的选择是保持距离,不与任何人越过普通朋友的范畴,如此一来即使有人利用其威胁我,我也不会真的伤心难过。

    其次,或许在你眼中,男人和女人之间发生关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是人类的一种繁衍和娱乐行为。可你并不没有意识到很多时候,肉体关系会延伸到精神层面,从而诞生一种潜意识的互相信任与依赖。对于我来说,这种信任与依赖是致命的,它会干扰我的判断力,因此我要尽可能的避免。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注定是一个过客,一个穿梭于不同世界的旅行者,如果对某个地方产生太多感情,你觉得我还能在这场危险的游戏中活多久?”

    张诚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毫不掩饰说出了自己给自己定下的规则,或者说是行事风格。

    他看向床上两个赤**人的眼睛,压根没有一丝情欲,冷静的令人不寒而栗。

    魔剑沉默了足有五分钟,最后用不带一丝感情的语气评价道:“您为自己选择了一条无比艰难的道路。我曾经跟随过无数的主人,他们从没有一个能够做到,也许正是这一点,导致了他们的死亡。我想这一次,您能给我带来惊喜……”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