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飞升失败 >

132 陆野

    灵田里的杂草要比普通农田里的长的要快一些。

    才清理了没几天,又长的密密麻麻了。

    许心晖有些心不在焉的清理着杂草,脑子里乱糟糟的,总是难免想起许金锤夫妇,还有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的“亲娘”。

    忙活了一阵儿,有些累了,便坐在田埂上休息。

    又想起了今天早上在伙房门口遇到掌门的事情。那个高高在上的掌门,说自己的资质极好,只要好好努力,将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许心晖从小就觉得自己跟那些整天拖着长鼻涕,撒了尿活泥巴的孩子不一样。原来真的不一样,自己的资质,竟然是“极好”的。

    八岁的孩子,实在是太好骗了。他当时都不敢去看掌门浩然真人的脸,自然也没有注意到浩然真人在夸奖自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多奇怪。

    也不知道自己跟那个黄庭相比,资质如何。

    想来他的资质比自己要好一些吧。毕竟,基本上同一时间开始修行,人家都已经到了炼气一层了。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炼气一层呢?

    要努力啊。

    将来还要挣好多好多的元石,让爹娘过上好日子,即便不是自己的亲爹亲娘,他们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将来修真有成,也不能忘了他们。听说资质极好的修真者,修炼的速度会很快很快,也许一年之后回家省亲的时候,自己已经会飞了呢。到时候,直接飞到家里,爹娘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正在做着白日梦的许心晖一眼看到了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林小舟,心中又难免有些羡慕。

    瞬移啊!

    如果自己也会瞬移,那想家了,岂不是嗖的一下就到家了?再也不用一步步赶路那么辛苦了。

    林小舟来到地头上,看了一眼地里的三叶草,笑道,“三叶草啊。”

    “嗯。”

    “该浇水了。”林小舟说。

    许心晖道,“杜远师兄说,三叶草不能浇水太勤。”

    “嘁!你那个杜远师兄什么修为?”

    “是个筑基高手。”

    “哦,你娘我可是小乘期的大高手。”林小舟自我吹嘘道,“纵横十域八荒几千年,还能不如一个筑基菜鸟的见识?再说了,这三叶草,是你爹那个畜生培植的,我能不了解?”

    许心晖张着嘴巴,一脸惊讶的看着林小舟,“几千年?那是好久好久的时间吧?”

    “是啊。”林小舟笑道。

    许心晖愣了愣,又道,“那个……我爹……他……他在哪?”

    “你爹他……”林小舟看着许心晖,轻声一笑,道,“死了。”

    死了?

    死了有什么好笑的?

    许心晖有些不明所以,低头看看面前的灵田,问道,“真的要浇水吗?”

    “你娘我还能骗你不成?”林小舟说着,随手往灵田上方打出了一个灵诀。转眼间,灵田上放竟然多了一片雨云,接着就哗啦啦的下起了雨。

    许心晖大张着嘴巴,一脸惊异的看着天上那片雨云,之后情不自禁的“哇”了一声。

    林小舟得意洋洋的扬起下巴,“厉害吧?”

    “厉害。这是什么手段?”

    “云雨诀而已。”林小舟说道,“喊声娘来听听,我教你云雨诀。”

    许心晖挑了一下眉头,看着林小舟一脸诱惑的表情,张了张嘴巴,竟然还是叫不出口。他总觉得喊林小舟“娘”,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见许心晖闷声不吭,林小舟也不勉强他,在许心晖身边蹲下来,说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心法?念给我听听。”

    许心晖迟疑道,“掌门说,的口诀,是我们正气门的秘密,绝对不能对外人说。不然,等同于背叛师门……”

    “嘁!你的掌门亲,还是你娘我亲?”

    “呃……”

    “算了,什么狗屁的正气诀,我才没兴趣。”林小舟说着,一手拖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说道,“不如为娘我教你一个心法吧?”

    “什么心法?很厉害吗?”

    “当然厉害。”林小舟有些古怪的笑了笑,说道,“你娘我小时候,修炼的就是这种心法。”

    教小夫君修炼魔诀……

    一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世间万法,不离天道法则。魔诀和修真心法,其实殊途同归。只要不用魔气来引动,魔诀跟修真心法,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非要说区别的话,修真心法是先炼气凝脉,而魔诀,则是先修炼心魔,以成就魔心,再炼气凝脉。看起来似乎魔诀比修真心法更复杂一些,但是,一旦修成魔心,接下来的修炼速度,就会比普通修真者的修行速度快上许多。

    许心晖当然不明白林小舟的心思,只是一脸天真的看着林小舟,以为像林小舟这样的小乘期的大高手,教给自己的心法,一定很了不得。

    林小舟笑着说道,“我这套心法,名曰,天伦,即天理、天意。乃是我师尊传授给我的,相传,始创于……咳,跟你说了也没用,我念口诀,你好好记下了。”

    始创于魔宗祖师,八荒剧变之后,即失传。有云上人游历四方,甚至进入了八荒之地,找到了魔宗旧址,得到了的残篇。惊才绝艳的有云上人从那残篇之中,找到了的踪迹,虽然没有的口诀,但还是悟出了一套心法,取名为。

    能在修为不高的时候就学会魔族的偃息之术,甚至骗过曾经的探花郎,又能在飞升失败之后元神重生,林小舟靠的就是。

    当然,关于的往事,林小舟是不打算告诉许心晖了。

    以传音入密之术将的口诀告知了许心晖之后,林小舟便道,“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修炼的是,知道吗?”

    许心晖点点头。

    “去吧,修炼去吧。”

    许心晖愣了一下,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看着灵田上方的云雨,道,“哎呀!还没有把杂草拔光,这个时候浇水,不好吧?”

    “嗯,我帮你拔草,去修炼吧。”林小舟打发走了许心晖,之后就收了云雨,开始拔草。看着田里的成片的绿油油的三叶草,林小舟忽然想到了在山沟寨的生活,想到了在八荒时候,跟夫君一起打理田地,收取野果的日子。

    虽然找到了许心晖,这个夫君的转世,可是,林小舟心底总还是感觉好像少了点儿什么。她甚至有些怀念那个整日里期盼着自己赶紧死掉的陆野。

    天道有迹,人道无常。

    想想当年恨不得弄死彼此的两人,最终竟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林小舟感慨万千。

    真的是人道无常。

    太多的事情,总是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或许,那个有着预测之能的第五魔尊沐灵,都猜到更多吧。

    林小舟胡思乱想着,很快就将灵田里的野草清理了干净,之后又用云雨诀灌溉了一番。没有进屋打扰许心晖修炼,只是独自一人坐在地头前的一块石头上,看着眼前绿郁葱葱的山林怔怔出神。

    不远处的一块灵田上,一个胖墩儿小子,总是朝着林小舟这边偷窥。林小舟察觉到了,却也懒得去管。她之间看到许心晖跟那胖小子一起闲聊,知道那小子也是正气门的外门弟子。正气门的内外门弟子,林小舟并没有见过多少,但对于这正气门,林小舟是并不看好的。

    掌门不过金丹,门派驻地也破破烂烂的,怎么看都是个没前途的地方。不过,这样其实也挺好。正因为浩然真人的修为不高,正气门也没什么前途,浩然真人才会对自己毕恭毕敬的。

    忽然想起了夫君的大前门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前门在琴和鸿翔的带领下,逐渐成了落烟山的第一宗门。只是经历过那一场天地交锋的剧变之后,也不知道现在的境况如何了。

    天地交锋,大地四分五裂。一整片完整的大陆,分崩离析,有些地方,甚至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这些年来,林小舟坐着独木舟,一直在海上飘荡,寻找着陆北斗的转世,对于现如今的修真界,其实她并不是很了解。

    伸了个懒腰,林小舟才发现,不知不觉的,天色竟然暗淡了下来。

    她站起身来,朝着住处走去。

    那小家伙,第一次修炼,难道会很顺利不成?怎么也没跑过来询问自己一些疑难问题呢?要知道,本尊天纵奇才,当时第一次修炼的时候,对于许多口诀,也是一知半解的,总是需要请教魔天尊者的。

    林小舟带着一丝好奇,一直进了房间,才哭笑不得的发现,许心晖竟然躺在床上睡着了。

    这臭小子!

    林小舟撇撇嘴,走了过去,一巴掌打在了许心晖的屁股上。“懒货!谁让你睡了!”

    啪的一下,林小舟打的不算很重,但也不轻,可竟是没有打醒许心晖。

    林小舟怔了一下,凝眉看向许心晖,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

    她终于看出来,许心晖不是睡着了,而是昏死了过去。

    林小舟吓了一跳,赶紧一把抓住了许心晖的脉门,一番查探之下,心中的震惊,简直无法描述!

    “怎么……怎么会这样?!”林小舟深吸了一口气,盯着许心晖,嘴角抽搐了几下,轻声呢喃,“夫君……你……你身上,到底还有什么秘密?!”说话间,林小舟伸出手指,点在了许心晖的额头。

    ……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一首欢快的歌声在广场上回荡着。

    数十个男男女女,在广场上跳的起劲儿。

    一旁的公路上,车来车往,人流如织。

    清晨的空气,带着一丝污浊的潮湿,弥漫在天地间。

    林小舟一脸错愕的站在街道中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些。

    “嘀!——”车鸣声将林小舟惊醒。

    她循声看去,看到了一辆黑色轿车,正朝着自己狂按喇叭。

    林小舟被车鸣声搅得有些不耐烦,但终究还是忍住了一巴掌将面前这个铁疙瘩拍扁的冲动。她走到路边,之后漫无目的的四处闲逛。

    不知是因为林小舟太漂亮了,还是因为穿的衣服太过奇怪,路人总是不免回头看她。

    她也不在乎,只是一味的缓步前行。

    她想不通。

    为什么?!

    轮回道,不是会抹杀一切前世的记忆吗?

    眼前这个世界,怎么看,都像是陆野曾经“生活”了十九年的元神幻境!

    另外!

    许心晖连炼气一层都没有,元神为何竟然会陷入这种元神幻境之中?!

    林小舟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

    夫君啊夫君!

    真希望你是个简单的人,没有太多的秘密。

    一个骑着自行车疯狂赶路的十五六岁的少年,风一样从林小舟身边掠过。

    林小舟猛然回头,看着那少年的背影,神情极为复杂。

    那少年,分明就是陆野!

    心念一动,林小舟的身形陡然消失。

    再次出现,竟然就站在了陆野面前不远处。

    疯狂赶路的陆野,猛然看到面前多了一个人,吓得赶紧刹车。只是骑得实在是太快,面前之人也离得太近,终究还是直接撞了上去。

    “哎呀”一声,陆野直接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

    林小舟虽然被疾行的自行车撞了,但根本就不碍事。可她还是像是被撞惨了一般,跌坐在了地上。

    陆野的裤子磨破了,膝盖上也擦破了皮,渗出血迹来。

    他在地上躺了一下,看着灰蒙蒙的天,苦着脸拍了一下额头,之后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站起身来,慌慌张张的去扶林小舟。“哎呀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紧吧?”

    林小舟看着面前的熟悉的脸庞,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夫君……

    虽然明知道这不过是元神幻境,但再次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林小舟还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陆野吓了一跳,“真的对不起。”面前是个漂亮的女孩子,陆野想要搀扶她起来,又不知道抓住这女孩子的手或是胳膊合不合适。看到她哭得伤心,陆野更是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那个……要不,去医院吧。”陆野问着林小舟,看到有人围观过来,立时有些面红耳赤。

    林小舟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陆野,问,“你……叫什么名字?”

    陆野老实交代道,“呃……我叫陆野,是十三中的初三的学生。实在是对不起,上学要迟到了,我骑的太快了。”

    林小舟拧了一下眉头,“陆野……陆野……呵,我叫林再。”

    陆野怔了一下,“林再?”

    好熟悉的名字啊。

    好像在哪里听过。

    再看面前这个自称叫林再的女孩儿,陆野拧着眉头,轻声说,“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周围的世界,忽然出现龟裂的裂缝。

    片刻,轰然破碎。

    林小舟猛然收回了神识,看着面前依然昏死过去的许心晖,抹了一把脸上湿漉漉的泪水。

    许心晖的眼睫毛跳动了一下,片刻,竟然悠悠醒来。仿佛是刚刚睡醒一般。他揉了一下眼睛,挣开惺忪的睡眼,之后就看到了林小舟。

    林小舟不言不语,泪眼汪汪的看着许心晖。

    许心晖有些意外,慌忙坐起来,看着林小舟,道,“啊……你……你怎么了?”

    林小舟抹了一把眼泪,没有回答许心晖的问题,反而问道,“你怎么睡着了?”

    “呃,我也不知道啊。”许心晖道,“我好像正在修炼你教我的,也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说着,许心晖忽然揉了一下太阳穴,道,“脑袋有些疼。”

    林小舟一愣,眯着眼睛,伸手按在许心晖的脑门上,片刻,嘴角一抽,又上下打量着许心晖,似乎是要把他看穿一般。直到许心晖被林小舟看的浑身不自在,林小舟才说道,“修炼到了一定的地步,会因为……正常现象,你不用在意。”

    正常而言,修炼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心魔就会出现,心魔乍现,就会让修炼者陷入短暂的昏迷之中。

    “心魔”二字,林小舟当然不会跟许心晖说。

    让林小舟有些错愕的是,许心晖的资质实在是不怎么样,虽然说不上朽木不可雕,但顶多也就是普通水准,这才修炼不过半日,怎么就达到了四十九天的效果?!

    沉默了许久,林小舟又道,“跟你说过了,别你来你去的,要喊娘,知道吗?”

    “噢。”许心晖答应的利索,但却没有喊“娘”的兴趣,至少现在没有。

    林小舟撇撇嘴,道,“行啦,你继续睡觉吧。”说罢,林小舟走出房间,竟是跃上屋顶,躺在干草铺成的屋顶上,仰望着天空。

    夜幕初降,几个星星零零散散的散布在天空之上。

    林小舟双手垫在脑袋下,翘着二郎腿,看着一颗颗星星,回想着在元神幻境中看到的陆野,嘴角微微扬起,之后终于咧着嘴笑了。

    夫君!

    你还会回来的!

    对不对!

    我不管你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回来就好!

    当年,你说你穷极数千年之功,就是为了活着进入轮回道。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要活着进入轮回道干什么!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