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何冥的脸色渐渐变了。 “恐怕我们目前所看到的一切,很有可能,都是假的。” “而真实的,我们反而看不到。” 秦沉猜测道。 他的神色,也渐渐凝重了起来。 这种诡异的情况,他也没有遇到过。 何冥道:“也就是说,可能明明前面有路,但是我可能会一脚跌落山崖。” “也有可能,前面明明危险,但我们根本看不到,直接步入险地之中,对吗?” 这就是血眼巨蛛不上来的原因么? 因为恐怕就算是它,也不说能够从这种地方走出去。 而一旦走不出去。 就算这地方没有任何的危险,但下半辈子被活生生困死在这里,那与死了还有什么区别? “这是一种‘自然阵势’。” 小仙女的声音这时在秦沉的脑海之中响起:“你可以理解为是一种阵法。” “只不过,这道阵法,并不是阵法师所布置的,而是‘大自然’。” 秦沉也是第一次听说‘自然阵势’,不由心惊。 自然形成的阵法么? 难怪如此的玄妙。 “该如何破解?” 秦沉询问道。 小仙女道:“自然阵势,比寻常阵法难破很多,因为范围会很大。” “并不像阵法,找到破阵点,就能够破掉阵法,离开阵法范围,而且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你永远也无法想象的神妙。” “即便是我,在阵法上造诣极高,但也并不能说,能够破解掉这天下所有的自然阵势。” 秦沉问道:“那你识出来,我们目前所陷入的这一种‘自然阵势’,是什么了吗?” 小仙女道:“应该是‘鬼岭迷踪’。” “鬼岭迷踪?” 这是一个一听就让人觉得极为不妙的名字。 “鬼岭迷踪,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明明前面有路,但其实根本没有路。” “相反,明明前面没路,但其实,是有路的。” 秦沉灵机一动。 他将小破虚术催动。 小破虚术,看破一切虚幻破绽! 不知能否看破这鬼岭迷踪? “没用的。” 见秦沉催动小破虚术,小仙女直接泼了一盆冷水。 “仅仅小破虚术,是根本无法破解这鬼岭迷踪的,除非你修炼的是大破虚术,那才是真正的看破一切虚幻。” 果不其然。 秦沉试验了一下之后,便以失败告终。 “你有什么办法吗?” 秦沉问道。 这个时候,可能只能指望小仙女了。 小仙女道:“有一个笨办法。” “笨办法?” 秦沉有些不解。 “自然阵势很难破解,除非你拥有足够强悍的实力,但显然你并没能拥有一击就破掉这鬼岭迷踪的实力。” “所以,你就只能一点一点的去破解,逐渐离开鬼岭迷踪的范围。” 秦沉道:“有办法就行。” 这时,何冥看向了秦沉:“你好像知道一些,你能有离开这鬼地方的办法吗?” 孙尚当即驳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副统领罢了,能有什么办法?” 他心情很糟糕。 秦沉道:“我有办法。” 啊? 当即,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都落到了秦沉的身上。 当然,其实也没多少人。 总共也只有秦沉,杨凌,朱辰,何冥和孙尚五人。 其余人,都死在了血眼巨蛛的手中。 “你有什么办法?快说!” 何冥急切的道。 孙尚则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真有办法? 他说实话,有些不太相信。 秦沉面色平淡的看着何冥:“你让我说,我就得说?凭什么?” 何冥面色一变,有些怒道:“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轰!” 一股可怕的力量,从他体内冲出,排山倒海般的拍打在秦沉的身上。 顷刻间。 秦沉甚至连呼吸都极为困难。 但他的脸色,却丝毫未变。 杨凌喝止道:“何冥,你想干什么?” 他自然不可能让何冥杀了秦沉。 秦沉平静的盯着何冥:“你若要杀我,那便杀吧,杀了我,你后半辈子,都将在这里渡过。” 他一点都不慌。 何冥面色一滞,他咬牙道:“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别在我面前装蒜,老子杀过的人,可能比你见过的人都还要多!” 秦沉一言未发。 他面色波澜不惊。 就这样看着何冥。 朱辰心中颤了一下。 不管秦沉是不是装出来的。 但,就算是装,那也得有这么强大的心性才行啊。 孙尚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样才肯说?” 秦沉还是没有说话。 “何冥。” 孙尚看向了何冥。 何冥有些不太情愿,但最终还是将气息敛去,四周凝固的气氛这才恢复如初。 秦沉道:“我要死神液。” 孙尚的眸子眯起:“你想要多少?” 秦沉竖起三根手指:“你们俩一起,我要这个数。” “三百瓶死神液?” 孙尚眸子微凝,三百瓶死神液刚好是他们俩每个月一个人的份额。 当然也不少了。 但对他们俩而言,还能够接受。 秦沉摇了摇头。 “我说的是,三千。” 顷刻。 孙尚和何冥两人皆是神色凝固。 连杨凌都不由吃惊的看了秦沉一眼。 三千死神液? 他不知道孙尚和何冥拿不拿得出来,至少,若是让他来,他倾家荡产都拿不出来! 朱辰更是心颤不止。 胆子真大啊,竟然敢如此跟孙尚两人狮子大开口。 “你找死。” 何冥盯着秦沉,冷冷的吐出一道声音。 刚刚敛去的杀意,又再一次的升腾了起来。 秦沉面色不变。 “三千死神液,换你们俩的命,你们莫非觉得不值?” 若是这样换算,当然值。 但,秦沉凭什么敢跟他们这样开价? 三千死神液对他们来说,足以将他们的死神液库存全部掏空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最多一千。” 孙尚忽然道。 何冥面色一滞,他有些恼怒的看了一眼孙尚,这不是在纵容吗,一千死神液也不少啊。 怎料,秦沉竟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异常坚决。 “三千死神液,你们都若是再讨价还价的话,那便四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