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吞神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千八百九十九章 蛇探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品玄黄级自创法。”

    即便是阎英剑,此刻也显得较为惊讶。

    阎英剑乃是刀圣府青带,可即便是他,也未曾领悟到二品玄黄级自创法。

    但凡能领悟到自创法的武者,皆是悟性超凡之人,将来可能会留下名动天下的传承。

    现如今渝界内的传承遗迹, 便是由此而来。

    只不过,这样的悟性天才,屈指可数。

    当然,阎英剑能成为刀圣府青带,天赋才能自然不一般,但天赋和悟性, 是两回事。

    看见秦沉竟然领悟到二品玄黄级自创法, 阎英剑内心是有些羡慕的。

    “只不过,靠一门二品玄黄级自创法想要扭转战局,还不够。”阎英剑摇头。

    桂清在刀圣府一直跟随着他,他对桂清的实力是相当了解的。

    尽管桂清在论刀台上无法发挥出实力的优势。

    但,桂清乃是一位道神。

    论刀台可以剥夺桂清的修为,但无法剥夺桂清的经验!

    而经验,堪称是无价之宝!

    甚至比圣药,传承都还要重要。

    “嘭!”

    桂清一记横扫,将秦沉击退。

    叶无天暗惊道:“刚刚小师弟那么快,竟然还是被他反应了过来,一刀破了小师弟的杀灭刀法。”

    “他毕竟是刀圣府紫带,而刀圣府,是刀修圣地。”

    梦刀君看的相当认真。

    “戏生!”

    一击袭杀被破,秦沉迅速调整战略,宛若鬼影般,缠绕着桂清, 不断的发起偷袭,就是不跟桂清正面硬碰。

    “手段还真多。”桂清道。

    起初, 桂清是打算一刀击败秦沉。

    结果现在呢?

    两人在论刀台上, 已经是打了十几个回合。

    论刀台下, 本来要跟秦沉对战的苗明,眼神无比的凝重。

    登台前,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取胜。

    可现在,他是一点都不确定。

    毕竟,论经验,手段,桂清都远在他之上,却仍然迟迟未能拿下秦沉。

    邓司盯着论刀台,心中无比的吃惊。

    他原本觉得自己是因为掉以轻心,进而被秦沉一刀绝杀,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可现

    在看来,真的是这样吗?

    根本不是!

    “他已经有了刀圣府蓝带之姿,能否有紫带之姿,怕是够呛,桂师兄还没有使出全力。”邓司暗道。

    论刀台上,桂清不断的被秦沉的‘戏生’干扰, 纠缠, 生出几抹烦躁和怒意。

    他脚步一踩地面, 整个人腾空起来, 在半空中飞速自转,一圈圈的刀风宛若扑涌的狂浪般,横扫四方。

    “嘭!”

    秦沉被击中,撞击在论刀台边缘,肩膀都撞碎了,很是疼痛。

    装模作样的吞下一颗丹药,但实际上秦沉在暗暗催动生命魂灵恢复伤势。

    论刀台无法压制秦沉的生命魂灵。

    “天刀四篇和天刀三篇,完全就是云泥之别,形意实在是太恐怖,根本就无法应付。”

    “如若不是我身法还算灵敏,又掌握着自创法再加上超视,必然早就已经败下阵来。”

    秦沉宛若打不死的小强,倒下之后瞬间弹射而起,扑向桂清。

    “我还真不信,打不倒你。”

    桂清一次又一次的使用形意全面压制秦沉。

    秦沉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的撞击在论刀台边缘,每一次撞击,都会伴随着无比剧烈的疼痛。

    生命魂灵固然能帮助秦沉恢复伤势,但却无法帮秦沉减轻痛苦。

    不过,秦沉领悟心跃极态,心性过人,这股痛苦倒是不会影响到秦沉的判断。

    “这家伙。”

    桂清眉头紧皱,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战会打的如此艰难。

    每一次,他都以为秦沉爬不起来了,但秦沉偏偏都能爬起来,而且是相当狂暴的向他发起反扑。

    “这家伙,难道感受不到疼吗?”

    桂清看着满身是血的秦沉,非常的诧异。

    论刀台上留下了大量的血脚印,都源自于秦沉。

    论刀台下出奇的安静。

    原先,秦沉一个外来武者,登上论刀台挑战刀圣府弟子,他们皆是一致对外,对秦沉的态度,是不屑,轻蔑。

    但现在。

    他们看着这個来自海外的青年,一次又一次的倒下,却又一次又一次的爬起来反扑,内心是久久不能平静。

    血性!

    在秦沉的身上,他们都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血性!

    打不过,

    我便耗!

    用什么耗?

    只能用伤,甚至是用命!

    哪怕已经头破血流,但敌人都未曾倒下,我就不能倒下!

    刀圣府内,一名老者远远的看着这边,本来只是随便瞥了一眼,但却是移不开目光了。

    “好一个血性青年,拥有如此坚定的心志,又有超强的悟性,将来谈何不成强者?”

    符三庭是刀圣府的一名长老,他见过的天才子弟,数不胜数,眼光照说已经非常之高了。

    但此时,言语中流露出了对秦沉浓浓的欣赏。

    冰爆!

    秦沉浴血奋战,找到了一个机会,一刀斩出,使得桂清暂时凝固在原地。

    “没用。”

    桂清的声音传出,形意环绕,正要粉碎秦沉的控制,不料冰爆的后手降临。

    “嘭。”

    一声爆响,桂清被冰爆直接炸伤,胸口位置血淋淋的一片,火辣辣的疼痛让桂清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妙。”

    纵使是符三庭看见此招,眼睛都不由为之一亮。

    出其不意!

    “腾!”

    秦沉宛若大鹏般掠起,鲜血在空中挥洒,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那那双目光却变得越来越凌厉。

    桂清猛地一拍腰间的乾坤袋,将一把狮头刀握在了手中,佩刀在手,一股极强的刀势横扫整个论刀台。

    出刀了!

    桂清起初没觉得对付秦沉要用刀,但此刻是硬生生的被逼到了这一步,不得不用刀。

    他的这把狮头刀,乃是一件珍贵的神器,虽在论刀台上被限制,但那一刀斩下的瞬间,却如同神狮扑食。

    “铛!”

    嗜血魔刃和狮头刀碰撞在一起,秦沉的手都被震得麻痹了起来,毛孔中溢出鲜血。

    不好!

    秦沉全身的汗毛突然竖了起来,这是在遇见极度危险时的本能反应。

    桂清的眼神阴森森的,气质大变,像是一只潜藏在阴处的毒蛇,口中低喝:“蛇探头。”

    (本章完)

    </div>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dingdianxs.la</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