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术医 >

第720章 琥珀玫瑰

    严格来说康诗赋确实赖皮了,但这件事上,是白云裳先弄了鬼。所以他耍这一手也没什么毛病,“大冒险嘛,就是按吩咐做事。但你得先说出来,我才能照办啊。”康诗赋又振振有词地把皮球踢了回来。

    “不行,你们赖皮了。”白云裳满脸不乐意。

    “妹子,不是我说你。你为什么能连赢两次?真以为我一点数都没有么?”龙大胆苦笑道。

    白云裳连忙辩解道,“这是我运气好,技术好。”

    “你是想说,自己不是知道了我们会出什么手型,然后才故意做出匹配,让我和康诗赋上当的么?”龙大胆故意道。

    白云裳摇头道,“我又不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们出什么手型?怎么作弊?”

    “即便是蛔虫也无法得知,所以你会明白这一切,都是另一种虫子的作用。“龙大胆点头道,“我听说在你们苗疆,有一种蛊虫。如果训练得好,可以就能将宿主的反应反应给蛊的主人。

    我听说古代有常有中原人物到苗疆,也有遇到苗女,在苗疆成亲的。之后如果要回老家去,苗女也不阻拦,只是一定要约好返回时间。约定时间不回,就会身中蛊毒身亡。据说那是因为苗女都擅长蛊术,担心丈夫一去不回,早在丈夫的食物之中下了蛊。

    我也听说,有一种蛊叫心意虫。这种心意虫的幼虫对母虫最是依恋,无论在哪里,幼虫永远知道母虫所在的方向,而成虫的雌雄虫也永远相互吸引。我原本以为只是传闻,想不到真有这样的虫子。”龙大胆叹了一口气,从自己和康诗赋的肩头掸下了一只小虫,交给白云裳,“收好吧。这东西只怕现在也是相当稀罕的。跑了飞了,都挺可惜的。”

    白云裳有些无奈,“开开玩笑罢了,你这人干嘛这么一本正经?”

    “我也只是开开玩笑,一本正经的人好像不是我。”龙大胆笑着道。

    白云裳摇头道。“我就想知道你们当时在聊了什么?你没看你当时回来的时候,脸色都白了。所以我们对此很好奇。”

    “没事,只是我们之间的一些往事而已,你也知道我们都是老同学,想起当年的很多往事场景,总是有点感动。”龙大胆笑着道。

    席丽丽和白云裳全都摇头,表示没有兴趣跟他谈论这些往事,白云裳也是见好就收,宣布不比了。

    龙大胆康诗赋乐得清静。饭局结束,他们各自回去之后,龙大胆又把自己关在了储藏室里。他一直在尝试想起自己在大学时代的事,但所有的记忆几乎都是碎片化的。就像是一本装订错乱了,而且严重缺页的书。很多散乱的记忆,甚至很难连成一个完整的情节。他甚至有点想不起自己当时的样子了。这绝对不正常。

    根据之前那位蓝医生的判断,他这是某种应激性反应,通常出现在某些严重创伤之后。因为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会强制隔离部分记忆,造成部分记忆缺失。但龙大胆感觉自己现在的这种情况,要比之前蓝医生判断得还要严重。龙大胆回忆了半晌之后,感觉完全不对劲,他必须要在跟康诗赋碰碰头,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消息。

    他和康诗赋之前也都相互心有灵犀,彼此都不提及这件曾经让龙大胆伤心的往事。甚至有些时候,康诗赋还帮他开解,“忘了也好,记着反而是挺痛苦的一件事。”

    两个朋友这几年来,都一直小心翼翼地帮对方回避这个问题。但似乎这一次,这个问题再次来到了龙大胆的眼前。

    之前蓝医生也曾提到,要解决他身上的病,可能要从他的这段记忆开始。至少知道他是如何得病的,再想着如何治疗这个病。龙大胆完全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迎来了一个契机。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得跟康诗赋一起,先把当年的事情完整地理清楚。看看能否从康诗赋的说法里激起自己的某些记忆,又或者说对应看看自己到底缺了什么。

    这一下午,龙大胆一直是在这种焦虑的情绪下煎熬着。等到下班时间差不多了,龙大胆才往外走。

    他也知道康诗赋这个人,回家早不了。不过他跟康诗赋几乎就像是亲兄弟一样,他也一直有康诗赋家的钥匙。他想着先去康诗赋家,冲个澡,泡上一壶热茶。让自己尽量显得清醒一点,不要到时候脑袋还是像下午那样一团浆糊,记不住几件事。

    他来到康诗赋的家,用钥匙打开了门。这地方,他以前潦倒的时候住过一段时间,就跟他自己家一样熟悉。冲了个热水澡,他倒是感觉头脑清明一点了,但又好像太清明了,他记不清之前还记得的那点记忆了。这让龙大胆直想骂娘。

    纠葛了半天,他才披上一件浴袍走出来,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浓茶。看看时间,康诗赋回来还早说不定又得吃了晚饭回来。龙大胆顺势打开冰箱,从里面拿了两盒罐头和一些零食随意吃了一些。但就在他关上冰箱的时候,发现了冰箱上面的一个东西。

    像是某种琥珀装饰品,当然不是真正的琥珀,真正的琥珀存世极少而且价格高昂,这是一种人造琥珀。这类东西通常是用大块的树脂包裹住某个小昆虫之类的,从外面可以清晰看到昆虫的肢体各部分,而且像是标本一样永存,不会腐朽。

    但这块琥珀里封住的却是植物,像是一支玫瑰花,看得出还没有完全绽放的玫瑰。被透明的琥珀完全封在了里面。花的枝叶和形态都很自然舒展。就像是将这朵花的短暂的花期永远封印在了这块琥珀之中。而琥珀像是冻住了花开瞬间的那一刻,让这股原本应该怒放的生命变成了永恒,但玫瑰花,永远也无法真正绽放了。

    龙大胆看得有些奇怪。不过他知道康诗赋也就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他这家里,什么抽象主义油画,还有不少造型古怪的摆设,也不在乎多这样一支琥珀玫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