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术医 >

第844章 中西有别

    “所以他们没有明显的共同点。因为他们接触的过敏源,是在不同地点的吸入的空气,所以我们之前找不出相同的地方。”蒋进九点头道。

    “我明白了。”龙大胆突然道。

    蒋进九问道,“你明白了什么?”

    龙大胆回答道,“临床对病人观察发现,很多病人其实并不是生来就过敏,往往是生了某次病后,某个症状一直没好,然后才被检查和诊断出过敏。而往往我们会认为因为过敏导致了生病,很少有人去想是不是因为生病导致了过敏,过敏也许只是这次生病的一种症状表现。

    因为现代医学的过敏理论已经深入人心,很少有人从中医的角度去认识这个过度敏感。

    过敏,西医学认为是免疫反应过度,是一种机体的过度敏感,所以这种思维方式指导下的治疗,无论你是用中药还是西药,都只是在抑制这种敏感反应,而并没解决人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敏感反应的最根本原因。所以我们只能避免过敏原,因为这种反应会反复发作。

    但是从中医的角度来看,任何免疫反应,都是人体自愈能力的一种自我调整,也就是中医讲的人体正气的调节作用。从局部来看,我们可能是看到了自愈能力反应的增强或叫过度免疫。但是从整体来看,人体的这种反应其实是减弱的。内经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因为人体的正气弱了、不足了,才会让邪气趁虚而入,我们才会生病。”

    蒋进九低声点头道,“因为局部的邪气存在,所以我们机体会调动正气去抗邪、去调整,这就会出现各种病理症状,就会出现这种过度反应。但是从整体来看,我们依然是正气偏弱的,也就是我们的自愈和自我调节能力有限,但是又没有完全衰弱,所以这种自我调节就会反复发作,以要达到自愈为止。”

    龙大胆点头道,“但是为什么我们会对营养物质过敏呢?难道我们真的营养过剩到机体已经在出现排斥反应了吗?其实是因为这些物质可以养我们的正气,本来正气已经衰疲,在没反应的情况下,正气得到一些营养支持,自然又会出现排邪反应。

    为什么很多人都是在某次生病后出现所谓的过敏呢?为什么过敏有的会有呼吸道症状,有的会有皮肤症状,有的会有消化道症状?往往这些症状和某次生病的经历有关。比如感冒,我们会流涕,会发烧,或咳嗽等表现,西医去检查,也多会发现有炎症反应,这也同样可以说是过度敏感,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我们人体正在对抗体内的邪气,在自我调节,说明自愈能力正在工作。但是如果这个感冒、咳嗽一直没治好,最后就会被诊断为过敏性鼻炎或过敏性咳嗽甚至哮喘。再比如腹泻,有可能是因为积食消化不良或胃肠型感冒导致,但是腹泻严重了,伤了胃肠道的功能,突然发现对某些食物消化吸收能力弱了,以前不拉肚子的食物现在吃要拉肚子了,然后又被诊断过敏。

    很多过敏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这就值得思考了。难道真的是过敏原导致了我们流鼻涕、咳嗽或腹泻?抑或是当初的感冒流涕、咳嗽或腹泻根本就没有被完全治愈呢?

    如果从中医整体正邪的层面来看问题,并不是基于西医学的免疫学检查或指标。而现在的过敏反应检测完全是体外实验结果,人体是很复杂的结构和功能整合体,体外的结果和体内的反应根本不可能完全相同。也就是说这种检测结果依然存在问题,体外检测结果并不能完全代表人体内部反应结果。

    在西医学看来是反应过度的病症中,在中医辨证体系下,我们看到的却是正虚而邪实,很多慢性的疾病反应更多的还是正气虚,也可以说是人体的自愈能力还未强大到可以排出邪气自愈的地步。

    但是正气只要存在,就会一直出现排邪反应。正气强的,反应会强一些,正气弱的,反应会弱一些。”

    蒋进九眼睛一亮,“好像有点意思了,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

    龙大胆继续解释道,“在中医的辨证理论体系下,大部分过敏完全就是可以治愈的。因为我们可以通过扶持正气帮助人体去排出邪气,当邪气一但被排完,问题就得以解决。

    所以中西医在此的思维完全就是相反的。西医看到的是过敏原这个诱因和正气排邪的反应,但是他们看到的是反应过度,所以治疗需要抑制这种反应,抑制人体的正气和自愈能力。而中医呢,看到的是正气不足和邪气久留,治疗就会去扶持人体的正气去帮助排邪,让反应从根本上被治愈。”

    “怎么做?”蒋进九继续问道。

    “古人讲用药如用兵,这个道理就像打仗。如果人体的正气很强大,谁都不敢欺负你,就不会有邪气进来。但是当正气不够强大时,邪气就会乘虚而人。什么是邪气?其实很简单,凡是一切可以引起炎性反应的,或在体内被留存但是机体又不需要的,我们都可以叫邪气。

    用中医来讲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受风了,受寒了,体内有湿了,有瘀血了,有气滞了,有痰了,等等。这些都可以叫做邪气。有了邪气,机体在正气作用下就会通过一些方式去调整、去排泄。邪气进来了,但是你的正气不够强大,没能把敌人消灭。人体自然就会增派军队去打仗,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局部免疫反应过度。

    如果还不能把敌人消灭,那症状就成了持久战。同时,你的军队派出去后,身体后方军队就相对减少了。

    因此从这个理论出发,我们用药呢,就是增加他的军队力量,帮助军队消灭敌人,而不是一味劝降。现在的西医治疗或西医式思维治疗,都是去劝降。打不赢咱们就不打了吧,退一步,战争暂时性消失,临床症状缓解。

    但是敌人还在,你退一步,他就进一步,最终还是会遇到一起,还是要打。所以经常我们会遇到有这样的情况,即使把所有过敏原控制完,但临床症状却依然还是在复发。”

    蒋进九点了点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