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荒掌门 >

第174章 敢死之士

    亿达酒楼中如今已是高朋满座,如果说当初秦宇没有发现秋蓉的存在,秦宇这将近一个月的努力完全会白费,而且投入的大量晶石也会随之打水漂。

    造势虽然做的非常好,但是一个酒楼最重要的不是名气,而是食客对于酒楼的口碑,如果说菜肴难吃,就算秦宇再怎样努力的宣传,也无法留住食客们的心,毕竟食客来酒楼主要是吃饭,而不是看热闹的。

    盐焗虾全部端了上来,只是众宾客完全没有吃过这种东西,一时之间除了图门天华和祖长老两人,竟然没有人愿意第一个尝试,都在互相观望中,秦宇早知会有此类事情发生,不过秦宇是有意为之,试想如果谁都不敢试吃的菜肴,一旦有人尝试,那带给食客的感觉定然是前所未有的。

    对于食物味道的冲击力会因为与食物本身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反差,而秦宇正是需要这种让人惊讶的反差感,以此彻底打响亿达酒楼菜肴的招牌。

    因为在秋水湖和不老山秦宇已经试验过,基本上两地所有的修士都非常喜欢盐焗虾的味道,在大周皇城秦宇也能够大胆的尝试,只是现在,众宾客都是你看我我看你,都在相互推辞,谁也不肯尝试,秦宇道:“请诸位放心,这道菜的菜名叫做‘盐焗虾’,而这盘中的小虫实则是一种味道鲜美,且营养价值极高的湖虾,请诸位放心,亿达酒楼既然将这道菜作为开头菜定然不会让众位失望的!”

    秦宇如此一说,不少宾客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此时龙剑阁所在的雅间当中传出祖长老的声音来:“咳咳,秦公子……你确定这盐焗虾会是十分美味的一道菜吗?可是……老夫吃着怎么感觉难以下咽呢!”

    “啊!这……!”

    说着话的时候,祖长老还特意干呕了几下,像是在极力控制一般,如今除了魏凝儿所处的雅间之外,所有的雅间房门窗户都是开着的,一二楼的宾客只要角度合适都能看到眼见里面的情形,祖长老说话自然是注意到了。

    祖长老作为龙剑阁德高望重的存在,大周皇城之中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出来的话自然也是很容易让人信服,刚刚祖长老一番话顿时让几个愿意尝试的宾客瞬间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在龙剑阁那一雅间作怪自然是秦宇示意秋蓉造成的,除此之外,在场所有宾客的菜肴都没有动过任何手脚,秦宇冷笑一声,面不改色的回道:“祖长老此言差矣,一只盐焗虾不能代表亿达酒楼辛辛苦苦研制出的菜肴来,要不祖长老再试吃一只如何?”

    秦宇说的也有道理,众人也是纷纷点头,一只盐焗虾确实不能全盘否定,也许是味道实在太过新奇,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也是有可能的。

    虽然不清楚盐焗虾到底有多好吃,但是在秦宇充满自信的脸上,祖长老也能感觉到这盐焗虾定然有非常独到的味道,不过现在秦宇让自己再次试吃,说实话,祖长老此刻的内心是拒绝的,在秋蓉的暗中操作下,盘中的菜肴已经难吃到极点,味同嚼蜡一般,但是为了扳倒秦宇,祖长老鼓起勇气夹起一只金黄酥脆的盐焗虾丢进了嘴中,迅速嚼两下之后,立马咽了下去。

    “嘶!”

    “散发出的味道如此诱人,怎么可能难吃到这种地步!”

    “有这么难吃吗?快看祖长老的脸色都不对了!”

    动过手脚的盐焗虾被祖长老拼了老命咽了下去,只是嘴中那股恶臭实在是受不了,立马干呕了起来,脸色已经变的猪肝色,由于干呕的太过厉害,眼泪都流了出来。

    此时图门天华亲自为祖长老递了一杯水之后,站起身来假装关心道:“秦公子,要不……将这道菜退下去,想来秦公子这家店铺也不止这一道拿手菜吧!”

    秦宇心中冷笑一声之后,不动声色的道:“多谢阁主关心,只是小子也试吃过此道菜,要不是味道鲜美令人回味无穷也不至于将‘盐焗虾’做为开头菜摆上酒桌,小子觉得这中间定然有什么误会,这样,如果在场来宾有哪位勇于尝试一口,这一千颗上品晶石奉上,并且可在亿达酒楼终生九折优惠,哪位贵客愿意尝试?”

    图门天华见秦宇还不死心,心中已经乐开了花,到时一旦有人尝试,这招牌算是已经废了,一个人代表不了什么,但是两个人得出同样的答案,那结果定然是大不相同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千颗上品晶石的奖赏已经非常诱人了,况且还有一个终生八折的优惠,秦宇发出话来之后已经有几名修士蠢蠢欲动了。

    “我来!”

    没有等太久,一楼一名筑基期三层修士经不住晶石的诱惑自告奋勇,准备开始试吃。

    秦宇抱拳道:“敢问壮士姓名!”

    “大周朝修士胡勇!”

    由于祖长老先前痛苦的模样让在场所有宾客记忆犹新,还没开始吃的时候,同桌而坐的宾客自发在旁边放好了漱口的水,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胡勇。

    “呲啦!”

    当胡勇夹起一只盐焗虾放入嘴中时,亿达酒楼中落针都可闻,一咬下去,胡勇口中咬开爆碎的声音传出,众宾客眼睛也随之睁的老大,仔细观察这胡勇的反应。

    胡勇在嘴中嚼了两下之后,却并没有将盐焗虾吐出来,也未曾将盐焗虾囫囵吞下,反而闭起眼睛好像在细细品味一般。

    刚开始试吃的时候,胡勇的脸色就像是在敢死一样,只是现在一幅享受的表情让在场众人都有些懵了,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吃!好吃!好吃!”

    细细品完一只盐焗虾之后,胡勇继续夹起另一只盐焗虾放进嘴中,脸上充满了满足感,与祖长老厌恶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边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另一边是在重金诱惑下的‘敢死之士’,众宾客一时之间居然拿不定主意了,不过众宾客心中清楚,祖长老和胡勇之间,必定有一个说了谎。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