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美漫修仙实录 >

第四章 神血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作为一名懂得思考的科研工作者,李昂对西方神秘学颇感兴趣。

    巫师与法师在远古时期都属于半神后裔,但是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族群。”

    如果说能进行雕琢出魔法回路的法师,是通过长期实践与辩证的逻辑思维,去推敲、研发、创新魔术的理性主义者。

    那么巫师则是主张精神、意识、理念第一性的唯心主义者。

    “巫术与法术,如果单从破坏力层面看,前者要弱于后者。

    但是神秘效果来看,巫术并不比法术逊色,甚至其泛用性还要超出许多——譬如法师们就很难施展大量的恒定巫术,让照片、画像活灵活现动起来,或是赋予扫帚以自动打扫清洁的能力。”

    李昂思索着,缓缓加大了灵力输出,屋内所有魔杖喷发出的光华也愈加耀眼妖艳。

    “梅林的袜子啊”

    奥利凡德发出痛苦的呻吟,他的世界观从未像今天这样被毫不留情地摧毁推翻,李昂的所作所为就想铲土机一样,把他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矜持骄傲,给毁灭殆尽。

    看到这老头如此失魂落魄,李昂也有些不忍,收起灵力波动,让魔杖回归正常,劝慰道:“你也别太伤心,从某种意义上讲,你的魔杖只是给你戴了一顶油光哇凉的绿帽而已。

    你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难道就不能原谅她么?再说了,她已经收心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李昂的劝慰丝毫没有起到作用,奥利凡德用双手撑着桌面拼命大喘气,脸都张成紫红色。

    如果不是这老头身体康健,只怕现在早已心肌梗死,和那些地下的先祖魂灵相会去了。

    良久,奥利凡德才缓过劲来,虚脱一般倒在座椅上,看着对方艰涩说道:“你,不,您到底想要什么?”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需要印证。”

    李昂搓了搓手,拿着那根濒临破灭的桃木心魔杖笑着说道:“巫师们为什么需要魔杖?因为他们单凭自己,很难收拢血脉中的混沌力量,必须要通过一种具有魔力的载体,

    像翻译器一样,去破译解析自己的法力波动,以此敕令以太听从召唤——当然了,对于极少数的巫师强者而言,完全可以做到无杖施法。”

    “那么问题来了,巫师血统,溯本还原之后,其本质究竟是什么?”

    李昂打了个响指,认真说道:“如果仔细翻阅巫师历史的话,就能发现巫师这一种群的规模与强力程度都是呈下降趋势,甚至就连最坚持纯血繁衍的巫师家族,也没能保证自身的优越性,一直在下坡路上狂奔不停。

    这种下降,并不是一般巫师所谓的‘血脉稀释’,而是单纯的生物进化过程。”

    奥利凡德终于忍不住插嘴说道:“等等,你是说进化?”

    “没错。”

    李昂坦然说道:“巫师种群的萎缩并不是退化,恰恰相反,失去超凡力量反倒是一种生物经过自然选择达成的进化效果。”

    “不可能!”奥利凡德厉声喝道:“你在撒谎!”

    “呵呵。”李昂浑不在意地轻笑一声,随意说道:“巫师并不是一种高于常人的族群,恰恰相反,我认为巫师更像是适应不了环境的濒危物种。

    生物进化的方向是由自然选择来决定的,经过无数次投骰子般的选择,使得一定区域内某物种的游离基因得到加强,不利变异的基因逐渐削弱,改变物种基因频率,形成亚种。

    再在亚种的基础上,进一步改变基因频率,形成生殖隔离,最终产生新的物种。

    这一过程,叫做进化。”

    进化论这个概念已经出现多年,就算是固步自封的巫师界也有所耳闻,对此并不陌生。“巫师和普通人并没有生殖隔离,但两者之间的生理构造差异甚远。”

    李昂啧了啧嘴,随意说道:“为什么古代巫师大多佝偻畸形,阴森可怖;

    为什么古代巫师的咒语混乱无序,近似疯魔般的呢喃;

    为什么巫师的魔药如此诡异,需要蟾蜍、甲虫、蛞蝓这些肮脏原始的生物,需要血祭与仪式?

    为什么绝大部分巫师无法理解、阅读任何凡人世界的逻辑、科技?

    为什么巫术的效果在诡异层面上远远高于法术?”

    李昂幽幽说道:“原因很简单,因为巫师体内流淌着神之血,这种神血与其说是馈赠,到不如所说是诅咒。

    这种诅咒是如此强大,它改造了每个巫师,让他们的脑部结构出现偏差,变得混乱无序,失去逻辑,无法发展出任何合理的法术体系,只能依靠长期的经验主义,不断积累下法术经验。”

    说道这里,李昂顿了顿,给出了总结,“简而言之,所有巫师全都失了智。”

    奥利凡德隐约窥见了什么,他拼了命地捂住耳朵,然而李昂的低语无所不在,在他的脑海中直接响起。

    “魔法部长期以来一直声称,只有在黑魔法道路上研习太深,才会导致巫师变强大的同时,转变为不可理喻的疯子,但他们却不敢在这方面思索太深,因为真相是如此残酷,”

    李昂阴冷而戏谑地说道:“神血带来的力量,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施法过程中改造巫师,令他们变得疯狂、混乱、阴森、畸形、强大。

    会令他们更加接近神血的本源——也就是那位赐予了力量的、象征着绝对混沌无序的神。”

    李昂没有告诉对方的是,巫师拥有的巫术从本质属性上,像极了天启为他演示的三宫魔神术,混沌无序,不可理喻,难以理解。

    奥利凡德被可怖的真相压迫着,苍老的脸庞毫无血色,如同白纸一般惨败。

    “千百年来,巫师族群一直在进化着,尽管你们一无所知,但是大自然这位仁慈的母亲依旧为你们投出了骰子。”

    “天地灵气,或者说以太浓度的不断降低,就好像烈日之下、飞快萎缩的池塘一样,这直接导致需要以太供养的神血质量不断下降,巫师族群不断缩小。”

    “巫师族群不断缩小、巫师力量不断倒退的同时,每个人失智的程度也在逐渐降低,巫术中自带的混乱无序属性也在进一步弱化,研习混沌巫术的难度直线降低——这导致了许多神血稀少的泥巴种也能觉醒巫师潜质。”

    “假以时日,巫师血脉中的神血直接消亡,整个巫师族群化整为零,彻底融入凡人世界。就像我说的那样,这一过程并不是退步,只是生物族群为了适应自然环境,自发产生的进化现象而已。”

    “撒谎!撒谎!”奥利凡德终于忍受不了李昂的蛊惑,他猛地站了起来,双手死死攥住,指着上面的大写标题,朝对方喊道:“你这么解释这个?”

    在那份由魔法部刊发的报纸上,头版头条为“巫师合格率创历史新高,霍格沃茨迎来新生潮”

    记者为丽塔·斯基特,编辑为巴拿巴斯·古费。

    “巫师族群并没有萎缩,”

    奥利凡德颤颤巍巍地叫喊道:“恰恰相反,我们在重现历史上的辉煌。”

    “小同志,你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啊。巫师合格率的增高,说明了神血浓度的突然提升,更彰显了一种可能性——神血的突然活性化。”

    李昂抬起头,凝望着伦敦的夜空,轻声说道:“那位曾经赐予了巫师以力量的神明,回来了。”

    轰隆!

    雷霆暴虐,撕裂苍穹,一如那位隐匿在幕后的神明,虽然从未现身,但依旧能透过幕布,听到他逐渐逼近的脚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