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美漫修仙实录 >

第五十九章 人民

    临近午夜,康斯坦丁与哈利·波特在街道上走着。

    两人都穿着V字仇杀队的制服,戴着那面陶瓷面具,唯一的区别在于,康斯坦丁还在抽着那根永不离手的香烟。

    “数个月的等候与铺垫,终于迎来了黎明前的曙光。”

    康斯坦丁吐出一团烟雾,看向街边那些大门紧闭的公寓,那些漆黑无光的居民房间,淡漠说道:“波特,你知道么?在学园都市里,我们教职员工都需要上思想政治教育课。”

    “嗯?”

    哈利有些懵逼,“你们美利坚超凡者还需要学这种东西?我以为你们只需要学习定向爆破、渗透暗杀、潜入破坏这些内容就够了。”

    “第一,我是纯种的英国人,美国只是我的工作地点。”

    康斯坦丁不置可否地撇撇嘴,淡然说道:“第二,欧美国家的统治阶级一直用所谓‘素质教育’、‘快乐教育’的毒药荼毒我们的教育事业,让我们对于思想政治的认知被自由主义彻底侵蚀,结果就是陶冶出了一大帮子披头士或是白左。

    为了让学园都市的教职工与千万学子,成为新时代下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人民群众,李昂先生特地引进了具有东方特色的思想政治教育课,让我们对于近现代历史有着唯物主义的客观认知。”

    “啊嗯。”

    哈利·波特板着脸点了点头,幸亏有陶瓷面具作为阻挡,没让康斯坦丁看到他迷茫的表情。

    好在康斯坦丁并没有在意,他咳嗽一声,淡然说道:“李昂先生告诉我们,人民群众,是一个历史范畴,指的是那些在社会历史中起到了推动作用的人。

    进一步说,人民群众是实践的主体,是历史的创造者,是那些从事物质资料生产、精神财富生产的劳动群众和劳动知识分子。”

    康斯坦丁停下脚步,笑着说道:“你觉得,人民群众伟不伟大?”

    哈利点头说道:“伟大。”

    “没错,人民群众有着改天换地的能力,但他们在有退路、能忍耐的情况下,往往是是懦弱的,是卑微的,是麻木的。”

    康斯坦丁伸出手指,指向那些隐没于黑暗中的居民楼,轻声说道:“在斗争过程中,人民总想着谁赢帮谁,却不知人民帮谁谁赢。”

    “但是赢,需要付出代价。”哈利轻声道:“他们不一定能看见革命成果的美好,却能看见代价的惨痛。”

    像是为了响应哈利所说的话,载着武装士兵的装甲车从街角驶来。

    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坐在车厢两侧,墨绿色车辆顶棚的大喇叭重复机械地喊着话:“大英帝国的同胞们,宵禁法案是为了保护我们而存在。

    今晚,任何进行抗议、煽动、蛊惑的人,都将被直接逮捕,并且面临审判。

    该审判是果断的,果决的,高效率的。在国家利益面前,我们需要搁置过往纠纷,团结一致向前看”

    很可惜,喇叭的声音随着车尾灯消失在街角而逐渐淡去。

    哈利·波特怔怔地看着武装车辆远去的背影,艰涩说道:“这个代价的惨痛程度,很可能超出我们的预料,康斯坦丁先生。”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更没有什么神仙皇帝。对于没有超凡力量或者说金手指的人民群众而言,代价是一定要付出的——毕竟革命果实永远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康斯坦丁打断了年轻巫师的话,淡漠说道:“只不过那些完全不参与物质资料生产、精神财富生产的蛀虫,不属于人民群众这一伟大范畴中。

    血族,就是这种蛀虫。

    他们寄居在人类社会的头顶,用那狭长的口器刺穿皮肤,贪婪热切饮斟着鲜血。

    玩弄政治权术,操持国家机器的柄权,随着时间流逝,这群贴近权力中心的蛀虫们,误以为自己已经成为了权力本身。

    他们错了,权力永远掌握在看似懦弱无助、卑微低贱的普罗大众手中。”

    康斯坦丁垂下眼帘,抖落烟灰,发散着微弱红光的余烬融化在砖石缝隙的污水中。

    “我们做好的一切准备,将血淋淋的创口撕裂,将残忍而恐怖的真实展露在人民面前。”

    哈利看着那些一片死寂的民居,有些茫然伤感,艰涩说道:“但是他们没有动,康斯坦丁先生。”

    “”

    康斯坦丁保持了沉默,他环顾四周,空荡荡的街面上只有他们两人。

    孤僻,寂寥。

    没有一呼百应,没有人山人海,只是吹刮着街面的凉风。

    “我们失败了?”哈利轻声问道。

    康斯坦丁没有回答,只是仰着头,看向那被阴云笼罩的稀疏圆月。

    哈利·波特咽了咽口水,撩起袖口看了眼手表,摇了摇头,“现在已经11:45了,他们不会来了。”

    康斯坦丁依旧没有回答,他的憔悴瞳孔中似乎浸入了什么,显得温润而平和。

    一种排山倒海的挫败感席卷了哈利,这位年轻的巫师紧咬着牙关,死死盯着死寂的城市,“我不怪他们,康斯坦丁先生,我亲眼看见过残忍的真相,知道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去跨越这道坎。”

    他顿了一下。

    “人民拥有愚蠢的权利。”哈利重复了一遍,伤感落寞地试图揭下面具,“我们失败了。”

    “等等。”

    康斯坦丁捏住了他的手腕,“你听。”

    哈利皱眉,侧耳倾听。

    歌声,悠远而缥缈的歌声。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哈利瞪大了眼睛,“国际歌,这是国际歌。”

    怎么可能?自从那天伦敦的紧急广播系统被挟持之后,罗斯首相就已经下令拆除了所有广播,加固了所有电视信号,这歌声是哪里来的?

    哈利不由自主地向前跑去,他越过一条条街道,在即将撞上高楼大厦前猛地挥下魔杖,释放巫术,让自己漂浮在了空中。

    他看见了,音乐来的方向。

    那是白厅,被无数军队拱卫着的白厅。

    穿着V字仇杀队制服的李昂就站在国会大厦前方,他不知何时弄来了巨大的探照灯,放在自己身前,任由光芒照着自己,将人形阴影投射在那栋威斯敏斯特宫的墙壁上。

    那道巨大的阴影,正拿着麦克风,声情并茂地唱着歌。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

    乱成一锅粥的军队在将军怒吼下立马维持住了秩序,调转枪口,枪支朝探照灯前的李昂喷射火焰。

    毫无用处,子弹击穿不了李昂随手释放的屏障,被剥夺了势能的铜制子弹,只能叮咚坠落在地,汇集成一条黄铜河流。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作为伴奏的枪声,根本不能阻止李昂使用以太网络将歌声洒向伦敦每个角落,他鼓动着口腔,将音符渲染成最为鲜艳的红色。

    康斯坦丁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他抬起手臂,重重落下,像是国际舞台上指挥交响乐团的音乐家。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哈利·波特看见了,他看见每家每户的灯光挨个亮起,无数人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向歌声传来的方向张望。

    他们听得到惨烈枪声,更听得清歌声的传唤。

    犹豫与挣扎之色在他们脸上摇摆不定,天空中的哈利攥紧了拳头,尖锐指甲深深凿进肉里。

    然而,窗户终究还是关上了。

    哈利垂下了头颅,哽咽着,释放巫术让自己慢慢坠下去。

    “我们失败了”他转头对康斯坦丁说道。

    “不,我们成功了。”康斯坦丁对他说道。

    脚步声响起,由轻微,到洪亮。

    哈利怔怔地看着漆黑街道中涌现出无数张面孔,那些伦敦居民戴着陶瓷面具,披着头蓬,从黑暗中出现。

    他们当中,有被血族夺走子女的父母,有被中东难民伤害过的受害者,有愤世嫉俗的独立青年,有腿脚不便的枯瘦老人。

    他们有着自己的人生轨迹,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不管这个故事是否乏善可陈,是否枯燥无味,其独一无二的属性都不能被剥夺。

    而此时此刻,他们却主动放弃了属于自己的个人属性,将自己彻底融入于“集体”这一宽泛定义当中。

    要真相,要自由,要公平!

    他们是人民群众,而人民群众是战无不胜的。

    哈利与康斯坦丁很快就融入到了人群当中,他们被人潮裹挟着,朝国会大厦的方向前进。

    歌声还在继续。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