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宋昏君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劫富济贫做山匪

    雲州北部的黑崖山地处宋金交界,往北就是房县,已属金人地界。

    黑崖山下,零零落落的坐落着十几户人家。

    宗泽颇为奇怪,这些人家难道不怕山贼?或是他们本就与山贼一伙的。

    一户人家走出一位老婆婆,老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端着一把苞谷。

    “请问,这黑崖山是从这里走吧?”宗泽问道。

    老婆婆打量着宗泽:“你是?”

    “哦,我们想上山,上山。”宗泽指着前面的黑崖山说道。

    老婆婆倒也爽快:“你是上山寻你儿子吧,王善人的山寨就在这山上。顺着山路走,约摸半天功夫就到了。”

    宗泽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我儿子就在山上。”

    老婆婆道:“很多人家的孩子都上了山,山上吃得饱穿的暖,比在这里饿死强啊。”

    连跟宗泽一起的秦文治都感到奇怪,他走上前作了一个揖:“老人家,麻烦问一下。你们住在这山下,就不怕山上的强盗吗?”

    “呸!”没想到老太太闻言大怒:“你们才是强盗,这王大善人在山上落草不假。可他不是强盗,他每年都会下山来接济我们这些穷苦人家。黑崖山不抢穷人,怎么能说是强盗!”

    宗泽与秦文治互相对望一眼,这太也奇怪了。宗泽陪笑道:“高邻切莫生气,我这侄子嘴笨舌拙不会说话,叨扰了。”

    “哼,”老太太一生气抱着她的苞谷回屋了,临走还叨叨:“若不是山上接济这些老百姓,我们早就饿死了。”

    黑崖山山路崎岖,奇峰陡峭,四周崇山峻岭连绵不绝。

    宗泽以年迈之躯爬这座高山实在是力不从心。旁边雲州指挥使秦文治扶着他,被宗泽推开。

    “老了,老了。老夫年轻时候与西夏开战,不眠不休的追了敌军三日三夜,也没觉得疲累,而今一座小小的大山却难住了我啊哈哈。”

    秦文治笑道:“宗帅英姿令人身往啊。”

    宗泽看着前面山路:“官逼民反,这伙山贼想是无奈在此落草。一个盗贼,竟被山下百姓称其为大善人,此中必有缘由。”

    二人顺着山路走了半日,口渴难耐。突然左边水声隆隆,二人转过去一看,此处竟然有一道溪水,山泉下面是一道瀑布,刚才隆隆水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宗泽与秦文治来到溪边掬水而饮。

    “奇怪,这一路上山,怎么没遇到山寨的哨兵?”宗泽道。

    秦文治也自奇怪:“我也觉得不对劲,不行咱们还是下山吧。”

    宗泽摇了摇头:“既来之则安之,上去看看再说。”

    突然上游流下来的溪水竟然发红,宗泽一惊。

    “血!”秦文治轻声道。

    ‘乒乒乓乓!’紧接着前面传出一阵阵兵器碰撞的声音。

    二人暗叫不妙,慌忙藏于一块大石后。

    只见前面十几人且战且退,后面数百人呐喊追赶。

    这十几个人逃的狼狈,待到得跟前已然被后面几百人围住。

    宗泽悄声观望,只见他们都做普通百姓打扮,只是手里拿着武器。

    被围的十几人中有一人举刀道:“大哥,咱们山高水长,你就放了兄弟吧!”

    后面几百人个个义愤填膺,其中一个人捂着左臂。左臂鲜血直流,想是受了伤。

    受伤这人道:“张小虎,你不愿在黑崖山落草,大哥我不拦你。可你想下山投靠金贼,休怪大哥无情无义了!”

    原来左臂受伤这人就是黑崖山的老大王善,那十几个被围的人中说话的叫张小虎,想是这黑崖山窝里斗了。

    只听这张小虎道:“大哥,人各有志。兄弟几个不想做一辈子山贼,那金人许诺。若是肯下山加入他们的军队,每人赏银百两,子孙后代加官进爵。”

    王善身边一人怒道:“张小虎,你这个走狗卖国贼!大哥平日待你不薄,你小子竟然偷使暗算。更杀了我们许多兄弟,如今你竟然想投靠金贼。你忘了张家村是怎么被金贼屠村的吗,你简直畜生不如!”

    张小虎有些羞愧:“老三,你我本是同村。金人屠了咱们的村子,此仇不共戴天。可,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在这山上一辈子就这么完了,还不如跟着金人吃香的喝辣的。”

    “你……”那个老三气的说不出话来:“张小虎,畜生都比你强!”

    张小虎嘴角冷笑道:“大哥,投降吧。我已经将后山的小路告诉金人了,那金人守将阿速妙招此刻正带人攻山,此时怕已到山顶了。”

    “什么!你,”王善大怒:“我本还念几分兄弟之情,看来你是死不悔改了。杀了他!”

    没想到这张小虎功夫了得,他挥刀砍翻几名山贼,往溪水这边的瀑布急奔而来。

    只要张小虎跳下瀑布,这些人根本追不上了。

    突然间旁边一块巨石后面跳出一个人,此人赤手空拳应战张小虎。

    张小虎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这石头后面竟然还藏着一个人。

    张小虎举刀直劈,这人轻轻一转身躲了开来。张小虎又举刀横削,这时巨石后面又有一个人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张小虎大惊,这二人功夫高的出奇。尤其这个老者,竟然神不知鬼不觉从巨石后面轻轻一探手就抓住了自己。

    别看这老者年纪不小,可双目虎虎生威,令人不敢逼视。老者牢牢的抓着他的手腕,张小虎竟然一动都不能动。

    正是宗泽与秦文治二人治住了他。

    宗泽反手一转,张小虎长刀坠落。

    长刀尚未落地,便被秦文治接过。反手一挥,‘咔嚓!’张小虎人头落地。

    那边张小虎带的十几人也被王善或擒或杀。

    王善奔来的时候发现张小虎已经为尸首分离了。王善轻轻的点了点头:“多谢二位出手相助,敢问二位是?”

    宗泽道:“此事不宜多说,刚才听闻这贼厮言到有金人从后山摸了上来?”

    王善一惊:“速回山寨!”

    宗泽一把拽住他:“不可,此时山寨说不定已被金贼占领,你们听我一言。”

    王善愕然回头,宗泽问道:“你们山上有多少人?”

    王善道:“山上还有一千多人,七里外东侧的骆驼峰还有两千。”

    宗泽沉吟了一下:“阿速妙招是房县副将,他此时上山肯定是倾巢而出。你派人去骆驼峰,带着你的两千人马去房县,端了阿速妙招的老窝,剩下的人咱们攻山。”

    王善手下不到四千人,山上留下了一千人,自己带着五百多人追张小虎追到了这里。骆驼峰两千人全是些老弱病残,不过想那房县此时更是兵力空虚。

    王善道:“张铁牛,你带人去骆驼峰,集合兄弟去房县。其他人跟我上山救咱们的弟兄!”

    “大哥小心。”原来刚才骂张小虎的人叫张铁牛,与张小虎同村老乡。张家村被金人屠村以后,二人来到了黑崖山落的草。

    张小虎是黑崖山的二当家,他受到金人蛊惑,做了金人的内奸。他本想联合阿速妙招里应外合杀了王善,抢坐这头把交椅。只要杀了王善,骆驼峰的那些老弱病残就不足为患,自己也可以在金人扶持下当上这个山大王。

    怎奈王善武艺高强,自己偷袭竟未能得手,反而被他带人追到了这里。正好遇上了宗泽和秦文治,也是他恶有恶报,终于落得个罪有应得的下场。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