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仙武都市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嚣张的团伙

    忙了一整天。

    项云和秦红殇配合警方。

    他们将受害人送往医院就医。

    这些受害者普遍是布满十五岁的少年或儿童。

    其中大多数人经医院检查都没有大碍,老钱家的小女儿也幸运在其列,让人感到非常的欣慰,然而也有一少部分人受药物影响太深,脆弱大脑与精神已经受到一些损伤,因此多多少少会留下后遗症。

    比如不同程度的记忆丧失。

    比如情感麻木、难以感受情绪波动。

    这些儿童少年,只有一小部分是附近抓来的。

    此外绝大多数都是从更远处或者干脆从人贩子组织买过来的,他们目前根本找不到父母,还有些孩子父母已经被犯罪分子杀死。

    可以想象。

    这些人大多数都会沦为孤儿。

    曹家以及影教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

    不过这件事情到这里也就告一段落了。

    至于剩下的事,除给这些孩子捐钱外,两人已很难再插手其他,他们已经做了能做的事情,接下来涉及到两个家族势力对抗。

    不过。

    刘家掌握曹家勾结影教的确凿铁证。

    所以这一回曹家人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么大的事情,被惊动的可不仅仅是蜀汉地区。

    恐怕连设立神都洛阳的联邦政府也会重视。

    与影教沆瀣是万不可触碰的红线。

    哪怕曹家手眼通天,犯了这事,也算是完了。

    今后无论是商业还是政治活动,都将与他们绝缘。

    这个家族注定要陷入没落,不过也纯粹是他们咎由自取,怪不得其他人,更怪不得项云和秦红殇。

    此时此刻。

    项云和秦红殇走在街上。

    他们两人正在蜀州城的街道上逛街。

    当做完了正事,两人总算是可以在繁华的蜀州城里逛一逛,顺便散一散因为看到这些受害儿童而产生郁结胸中的闷气。

    可是逛了没几步。

    让人意想不到的麻烦又出现了。

    一大堆凶神恶煞的地痞流氓,将两人堵在了一条小街里。

    这帮家伙的实力都很弱,其中为首的几个人也不过才四脉,剩余的普遍都是不到三脉的垃圾。

    项云和秦红殇都感到很纳闷。

    他们想过在蜀州城会遭到报复,但是没想到的是,前来报复他们的人,既不是曹家人,也不是来自自影教的成员。

    居然会是这么一帮地痞。

    两人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因为在他们人当中,有一个满脸横肉,五大三粗的大汉。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放高利贷的彪哥。

    项云和秦红殇对视了一眼,鬼市医院里面大打一架,让他们差点把处理彪哥事情给忘,毕竟像这样的小角色,实在是难以被放在心上。

    没料到。

    自己忘记去找这家伙。

    这个家伙就急不可耐的主动送上门来了。

    说起来。

    真是有点好笑。

    项云看着彪哥问,“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难道还准备当街行凶。”

    “臭小子,你惹我的时候,肯定没有想过自己的下场。”彪哥露出了一个凶恶的冷笑,“我已经调查过你们两个家伙,蜀州城根本就没有你们两个人,蜀州日报也根本就没有你们这样的实习记者。”

    秦红殇是到临头反而是不怒了。

    因为秦红殇很清楚。

    这个家伙今天就要完蛋。

    当面对一个即将走到头的家伙,有必要为他生气吗?

    秦红殇虽然性格火爆,但是也要分人的,眼前这个死到临头的彪哥,无论他再怎么叫嚣上跳下窜,也是不会让她动怒的。

    然而。

    彪哥似乎还没看清楚状况。

    当这两个人沉默不语,连反驳都懒得反驳,还以为两人是已经怕了。

    他得意的说道,“今天我从武馆里,请来了三位师傅,都是四脉的高手。我倒想看看就凭你们两个人要怎么跟我们斗”

    四脉高手?

    项云和秦红殇都是一脸古怪。

    坦白说。

    这样的修为放在普通人里面已经不弱了。

    毕竟历年来每一个州郡的高考状元,其修为普遍也就是三脉四脉的样子,多少人里面才能出一个状元?这样的人物可以说是万中无一的。

    所以,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

    特别是这种生活在下层的普通人而言。

    这样级别的修为已经是相当强大,项云和秦红殇看起来不过20出头,比高中生也大不了两岁,哪怕是世家弟子,也未必能在这个年纪有四脉的修为。

    彪哥现在请来了数个四脉修为的高手。

    再加上自己这边还有三四十号小弟,别说对方只是两个年轻人,就算是五脉高手在这里也得趴下。

    今天吃定两个家伙。

    他们肯定插翅也难逃。

    项云现在办完了事,倒也不着急,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这帮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彪哥身上.

    “你到底要想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撕烂你这张破嘴,打爆你这个家伙的狗腿。”彪哥说话之间,目光在秦红殇身上游走,“至于这个小妞吗?爷爷当然打算收入麾下好好的疼爱。”

    他都快流出口水来了。

    这些年来欺男霸女事情没少干。

    被彪哥糟蹋过的良家女孩起码有二三十个。

    可自从看到秦红殇以后,他发现自己以前接触的,简直都是庸脂俗粉,兴致过了用不了多久就忘了,只要眼前这样的红衣美人儿,才是那种只要看上一眼,就永远留在脑海中的绝代佳人。

    项云一脸无语,他看上了旁边的秦红殇,“是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

    秦红殇依然没有生气,只是嘴角微微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轻轻的掰了掰手指,从指关节间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爆响.

    本来像这样的垃圾.

    秦红殇是不屑动手的。

    但是既然他们自己找死。

    那么秦红殇自然也不会自持高手的身份而不予满足.

    送作死的人去死,也算是行善积德,为社会风气做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了。

    彪哥一伙愣了.

    总是发现有些不太对劲。

    因为从始至终,彪哥的人都没有在两个人身上看到了任何恐惧或者不安,甚至连,虚张声势的威胁都没有,这很不正常,让人有点不放心。

    彪哥也没有耐心了,“给我上,弄残这个小子,活捉这个女人。”

    彪哥找来的三位地脉武者上前一

    他们本是武馆里正儿八经的武术教练,平日里顺便兼职做做高薪打手,现在这种事,对他们而言,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这次比较特别,说不定除了能赚一点外快,还能顺便品尝品尝眼前这位顶级的大美女,这个彪哥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背景还是很强大的。

    三位武师快速抽出金属短棍。

    他们快速冲去,准备打倒小子,然后制服女人。

    突然。

    手中一空。

    三根特制的金属棍不翼而飞。

    当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都被秦红殇给抓在手里。

    秦红殇将三根合金金属管揉成一团,然后运转元力猛地一压,瞬间碎成无数金属粉,稀稀落落的从指缝洒出来。

    这也行?

    三位武者露出骇然之色。

    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已经涌上了心头!

    他们甚至都没有看清秦红殇的手是什么时候伸过来的。

    光凭这速度,就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她能轻易将这种坚固的金属捏成粉,这得多么强大的元力强度才能做到?简直闻所未闻匪夷所思!

    糟糕。

    这女人的修为极高。

    这次怕是踢到铁板了。

    不敢再轻敌,赶紧开始撤。

    :在才想逃,不觉得太迟了吗?”

    秦红殇冷笑了一声,话音落下的瞬间,身影已经从三位武士的身边闪过,其速度之快,简直犹如一道鬼魅。

    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骨骼断裂声响起。

    全身上下的骨头全部折断。

    三位武馆师傅惨叫着倒在地上。

    他们已经站不起来,这辈子都站不起来,永远成为了废人。

    不得不说。

    秦红殇出手真够狠的。

    而秦红殇这一出手,也彻底震惊了彪哥一伙人。

    彪哥的脸色瞬间煞白如纸,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哆嗦了起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不要过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背后可是有靠山的!”

    秦红殇一边走一边冷笑讥讽: “你不是想要老娘陪你爽一爽嘛,那么咱们今天就好好的爽一爽嘛。”

    这句似乎充满暗示的话

    犹如末日的丧钟一般。

    轰然砸在脑海之中。

    彪哥感到浑身冰凉如坠冰窟,连忙大声喊道:“上,都给我上,弄死这两个混蛋!”

    一众小弟面面相觑。

    没有一个人敢做出头鸟。

    既然他们不出手,秦红殇就不客气。

    红色的身影快速闪动几下,附近流氓地痞无一例外倒下,他们双腿骨头被彻底打断,足足断裂十几次,这辈子都不可能站起来了。

    “有种等我打个电话。”

    “我认识区市公安的黄副局长。”

    “无论你来头有多大,无论你多么能打,得罪了他,都是死路一条,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了。”

    “是吗?”秦红殇说话间,“我倒是想看看,你这靠山到底几斤几两。”

    说话时间啰嗦了。

    一只纤纤玉手深处。

    虽然手掌隔着有数米,但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掌心里迸发出来,直接锁住了,彪哥的头,将他从地上犹如一只小鸡般提了起来。

    一股浑厚的元力,瞬间输入彪哥的体内,装进了彪哥的,五脏六腑,以及所有的经脉,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全部损毁。

    彪哥的身体立刻,出现了,像是被煮熟般的颜色,同时不断的冒出了白烟,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回荡在了这个地方。

    秦红殇并没有立刻杀死表哥

    ,但是却让彪哥在这个过程中体会到了比,死亡还要痛苦1万倍的感受,秦红殇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他的手段可多着呢,而且狠着呢。

    走吧。

    秦红殇一只手拎着像烤乳猪般的彪哥,直接对项羽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让向也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这是要去哪?

    秦红殇说,当然是去会会她口中所说的那个副局长啊,正所谓,斩草除根,除,发现看这个恶务尽,你说对不对?

    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市局的副局长。

    就这样,直接提着一个头人上门,未免也把事情搞得太大,不过转念又一想,蜀州城的公安系统主要是刘家的势力,所以这个家伙肯定也是在刘家的管辖之下,

    这次自己帮的刘家这么大一个忙,

    难道他们连这点面子也不肯卖吗?

    项云知道秦红殇的性格,于是点了点头说,反正现在也没事,那就去会一会吧,看看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