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唐朝悍爹 >

章122 完全乱了套

    PS:推荐三个朋友的书。

    历史类《帝国吃相》

    都市类《上门萌爸》

    军事类《最强退伍兵》

    ……

    搓麻将这种事情,没几个赌棍不喜欢的。

    何况邀请者还是勋贵,下河县男高升,这可是狱丞与狱卒自认为极有背景之人。

    这样的人邀请他们玩一种新赌具,根本没法拒绝。

    三人来到牢房里,都是一幅巴结嘴脸,听高升介绍麻将怎么玩耍。

    什么屁胡、自摸、清一色、混一色、七小对、小四喜、大四喜各种胡牌,加上碰、吃、杠,这么多玩法,直接让三人喜不自胜,外加懵圈。

    最后高升开始介绍,“春、夏、秋、冬、梅、兰、菊、竹”这八张牌的妙用。

    把这八张牌当作“百搭”使用,摸到其中之一,就可以随便代替任何一张麻将牌。

    如果把这八张牌当作“宝牌”使用,就不能替换手里需要的牌了,每次摸到就要亮出来,摆在一边,然后从新摸一张新牌,保持手里有十三张牌,等到胡牌之后算翻。

    如此新颖的玩法,直接俘虏了这群简单粗暴的唐朝赌棍,当然,繁琐的胡牌方式,也让三人迷糊。

    看着三人眼中的求知欲和一脸懵懂的表情,高升知道,赌博规矩说一万遍,不如实际上场拼杀一次来得实在。

    等到三人了解了如何摇股子、摸牌,他就开始让三人上场搓麻,一边摸牌、打牌,一边教。

    三人都是赌局上摸爬滚打许久的老赌棍,几圈下来,三人已经摸到麻将的大概规矩,纷纷叫嚣着下钱搏杀。

    这让高升不得不叹服,为了满足三人好奇心,开始玩真的。

    一个筹码一文,虽小,却玩的是算翻的宝牌玩法,高升这麻将老司机,趁着对麻将的熟悉,杀得狱丞与狱卒三人抬不起头来,只玩了几圈,他就赢了百多文。

    狱丞和狱卒经过几圈实际操练,已经熟悉了玩法,大呼过瘾,在接下来的牌局中,偶尔能赢上一两局。

    四人在高升的牢房搓得天昏地暗,骨牌麻将上的贴纸都坏了无数次了,高升贴好了,四人又继续开始。

    “二筒。”

    “俺碰。”

    “幺鸡。”

    “俺吃。”

    “直娘贼,你咋啥牌都能要,老子出九万,看你再吃。”

    “不要。”

    “白板。”

    “俺杠。”

    “……”

    整座监狱都传来这种奇怪的吆喝声,而且吆喝声肆无忌惮,还大声,周边牢房的犯人和狱卒都能听到这声音。

    不时的,还能听到哗啦啦的撞击声。

    于是不当值的狱卒都纷纷闻声而来,一看四人坐在牢房内搓麻正酣,心中好奇,纷纷上前围观。

    就连那些当值的狱卒也耐不住好奇,不是的偷溜过来看上一两圈麻将,再去当值,当真玩忽职守。

    牢房里关押的人犯,也纷纷趴在圆木栏上,朝高升的牢房看过来,却哪里看得到,只能趴在圆木栏上听声音。

    只是半日,整个大理寺的监牢都不平静了。

    四个狱丞和所有狱卒都知道,高升的牢房里有个新奇赌具可玩,玩法新颖,吃碰胡杠,摸宝胡牌算翻,比寻常的摇股子好玩的多,而且输赢不大,绝对是个坐牢看监,消遣玩乐的佳品。

    高升翻翻白眼,呵呵,输赢不大?等老子摸到大四喜,再摸几个宝,小爷让你们这群狱卒穿着裤子进来,光着屁股蛋子离开。

    “老李,别老占位置,你都搓一天了,换换俺上,转转手气。”一个狱丞来值班,就看到之前的狱丞老李输红了眼,非要翻本不可。

    “去去,老王头,别来烦人,免得兄弟都没得做!”狱丞老李摸到一张红中,怎么看都像娘们每月那几天出来的玩意儿,自己又要不上,不耐烦的叫嚣着。

    高升忽然道:“老王头,我搓完了这圈,这位置让你来搓吧。”

    狱丞老王头慌忙道:“您是县男,还让你让位置,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

    嘴上如此说着,狱丞老王头却巴不得高升赶快搓完这圈,他好上场搓上几圈。

    高升无所谓的道:“无妨,你准备接风。”

    其实,他都快吐了,连呼吸都困难。

    此刻他的牢房里围满了人,除了四名狱丞,就是不当值的狱卒,就算这些人没有位置搓麻,这么吸引人的赌博方式,也让他们大为好奇,围在牢房里观看。

    看就看吧,可是有些狱卒看了几圈牌之后,就以为自己学会了,不时最贱的喊,出这张、出那张,让人根本没法愉快的搓麻。

    最要命的是,牢房里涌进来二三十人,这么点空间,站着那么多大汉,人挤人、脸贴脸,让他直接就想逃离这个地方,还有毛兴趣继续搓麻啊?

    等到牌局一结束,他当即让狱丞老王头顶上他的位置,周围的人羡慕的看着狱丞老王头。

    而高升好不容易挤出牢房,在监牢内舒展舒展胫骨,呼吸新鲜空气。

    在场的狱丞与狱卒都懒得例会高升出了牢房,这让他坏坏的想,要是小爷跑了,也不知道这些狱丞和狱卒会不会追来,还是继续围着搓麻将?

    看着人挤人的牢房,高升叹了一口气,看来真要多搞几幅麻将才行,否则这些狱丞与狱卒,不分白天黑夜的在牢房里搓麻,他还有地儿睡么?

    很快,监牢里的动静就让押送人犯的不良人发现了,于是,监牢里搓麻将,也在大理寺不良人当中发酵,到了第二天日中的时候,不当值的不良人也来凑热闹搓麻将了。

    一堆男人,不论是身份低微,又或者身份高贵,只要在一起嫖过娼、赌过钱,相互之间的身份自然而然的就会拉近。

    现在,这群狱丞、狱卒和不良人,不论年长或者年轻,见到高升这麻将的发明者,都不叫“县男”或者“郎君”了,而是亲热的称呼他“三哥”。

    “唉。”高升很是后悔,他现在虽在监牢里,可是牢房已经让一群赌棍全部占满了。

    而且他还自掏腰包,让人在外制作了三幅麻将送来,这群狱丞、狱卒和不良人还是喜欢在他的牢房内搓麻。

    这让他没有了休息之地,只能与那些当值的狱卒厮混,在大理寺的监牢里瞎溜达。

    那些狱卒也对他客客气气,眼中更多是佩服,能发明麻将这种好赌具的人,在他们心中,那绝对是人才中的战斗机。

    问了狱卒老李,原来这间牢房离监牢的大门最远,因而是最安全的,这样上司来监牢内检查,监牢大门前当值的兄弟会拦着,而其他狱卒迅速通知他们作鸟兽散。

    这原因,让高升直接傻眼,若是有人犯要趁着狱丞、狱卒扎堆搓麻而逃跑,也是极容易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