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庭地府微信群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毒、碾、砍

    下午六点,城郊空地。

    前方是座废弃的旧工厂,工厂前即是片空地,四周廖无人烟。不远处一前一后驶来两辆车,停在空地上,车上陆续下来五个人及一条哈士奇。

    哮天犬脚一及地,就看到了身后走来的应小川,连忙快步过去:“应小川,你想出什么办法了?”

    狗嘴出人话,皆让人惊奇不已,但惊讶过后,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回了正事上。

    应小川道:“杀了你,让你的魂魄重回六道轮回。”

    “杀了我?”哮天犬寻思着这个主意,原地绕了几圈,然后龇牙对众人道:“好,只要能让我回去,什么办法都可以。”

    既然哮天犬接受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应小川看向李冕,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李冕从车上拿出来一瓶水跟一个水盆,水倒进盆里,盆放在地上,道:“这瓶水里面我加了高浓度的异烟肼粉末,这药对狗有致命的毒性,喝了保证狗命呜呼。”

    不等李冕介绍完,哮天犬就围着水盆噗嗤噗嗤的开始喝水。陆弋阳啧了声道:“看来它是真的很想去死啊。”

    马亮接道:“这事换我也活不下去。”

    王策缩了缩脖子:“那我还是很怕死的。”

    一盆子的水很快见底,五人一狗就在原地坐下等着毒性发作。

    玩了几轮斗地主之后,哮天犬站起来有些焦躁的走来走去。

    应小川放下牌,问道:“毒性发作了?”

    李冕道:“看着像是,这药一个小时内就能起效。”

    “旺!”哮天犬猛地转身冲几人一阵狂吠,龇着牙满眼皆是凶意。

    马亮惊的牌都掉了,“它不会给毒出狂犬病来了吧?”

    “滚边儿去,狂犬病能是那么容易得的吗?”李冕甩了他一个白眼。

    “那它这是怎么了?”

    “哮……哮哮,你怎么了?”应小川起身,慢慢地靠了过去。

    哮天犬冲着他又狂吠了几声,最后气势消下来,呜咽了几声,原地趴下,悲伤的把头颅塞进了交叠的前爪之中。

    应小川心底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不会是这药对你没有效果吧?”

    哮天犬抬头,愤怒的说道:“毫无效果,我没有感觉它在体内起任何效果。”

    “李冕,你不会买到假药了吧?”

    “不可能,搞到这药又不难。”

    “不会是假药。”应小川叹道:“可能是真的没有效果。”

    “为什么?”

    因为它是哮天犬啊……哮天犬大概自己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刚才反应才那么大。

    李冕道:“是因为它本身的缘故吧,所以毒狗的药对它没有效果。”

    应小川跟哮天犬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你们还有其他的办法吗?”哮天犬自暴自弃的说道:“没有我就走了,校长家里的伙食还是不错的。”

    李冕眼中闪烁过一道精光,奸笑道:“你别急,这才试了一个,我还有其他的法子。”

    “什么?”

    李冕没说话,转身上了一辆车,关上车门,脚踩在油门上,冲着窗外吼了一声:“除了哈士奇之外都躲开。”

    几人寻思分散至两旁。

    李冕踩住油门,对准中间的哮天犬,加速碾了过去。哮天犬感觉到一阵狂风迎面而来,它闭上了眼睛。

    砰地一声!

    哮天犬被撞飞了,在空中360度旋转了一圈,砰一声摔在地上,李冕踩住刹车,急速倒转,再度从哮天犬的身体上碾了过去。

    几人倒抽一口凉气,“反复轮,这也太凶残了。”

    应小川皱起眉,看出不对劲,李冕虽然碾了哮天犬四五次,但是哮天犬身上却没有一处出血,看起来也没有异样,就好像车子的碾压对它而言就跟挠痒痒似得。

    看来这个办法,也行不通。

    碾了约莫七八次后,李冕停车下来,高兴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死了没有?”

    应小川道:“你自己看看。”

    李冕往前一看,就见哮天犬从地上爬起来,慢吞吞地走过来,脸色难看。

    “靠,这都不行。”这回就连李冕也愣住了。

    陆弋阳取笑道:“李冕,你剩下的98个办法呢?”

    李冕道:“我还有一个办法,大哥。”

    “嗯?”

    “你不是有把剑吗?那把剑能杀得死覆履虫,应该也杀得死这只妖才对。”

    “应子,你有什么剑?”马亮奇怪的问道。

    “你们不知道他有一把神剑吗?”李冕道。

    三人皆是茫然,李冕顿时得意起来,“看来,就我一个人知道嘛。”

    “应子,到底怎么回事?”无端端被这小子嘲讽了一通,马亮心里很是不爽,要知道以前应小川可是对他无话不说的。

    应小川尴尬了一下,李冕这大嘴巴,他还没想好怎么解释这把剑的来历就全被倒出来了。

    “试试看吧。”应小川从储物囊中取出翎霜剑。

    剑凭空出来,在场的除了李冕之外,全都吃了一惊,“翎霜剑?”哮天犬走了过来,问道:“这把剑是谁给你的?”

    “你也认得这把剑吗?”

    “当然认得,这剑圣徐真铸的剑。”说完,哮天犬像是猜到了应小川是如何获得的这把剑,便没有继续追问来由,而是道:“你把这把剑拔出来,让我看看。”

    莫非,哮天犬是要对他指点一二?正好,翎霜剑已经半个月没有任何变化了,他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应小川拔出剑,粼粼剑光刹时点亮了在场的每双眸子,哮天犬的眸子浮现一丝深邃的光,它看了看翎霜剑,然后道:“道行太浅。”

    应小川楞了一下,就见哮天犬又摇了摇头:“不行,这把剑杀不死我。”

    收起剑,应小川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哮天犬道:“应该是我进入这只狗身体的时候,把神威也带进去了,所以凡间的东西根本就杀不死我。你的剑虽不是凡物,可你道行太浅,不足以发挥它千万分之一的力量,更别提杀了我。”

    连翎霜剑都杀不了哮天犬,那还能有什么办法?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