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龙猿吞天诀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察觉

    西灵榜大比的第三日,正午的日头很毒,晒得人眼花。

    “嘀嗒!”

    广阔的树墩战台之上,右肩被一柄长剑刺破的十二三岁少年,鲜血顺着右臂滴落,带给人逐渐在战台上凝固之感。

    双腿打颤的少年,并非是害怕,而是有着不甘不屈之色,坚持着站立于战台之上,死死盯着远处的一名黝黑青年。

    “还不叫停吗?”

    纪凡看了宁安媛一眼,对他询问道。

    看到宁安媛神色沉凝不为所动,纪凡深吸一口气,对着花飞花轻轻挥手。

    “你这个大师兄不下去?”

    宁安媛一闪身,挡在了花飞花的身前。

    对于宁安媛的阻拦,纪凡木然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步步踏空进入了战台。

    “这次虽然失利了,也用不着勉强,下去吧,你的时代还长着呢。”纪凡向受伤少年走去的同时,对他劝解道。

    “只会看着说风凉话算什么本事,你又怎么能了解我的努力。”年纪不大的秦暮容,显然是对纪凡有很大成见。

    被一个小孩子教训,纪凡依旧没什么表情。

    各方势力的修士,眼见着纪凡进入战台,则是议论纷纷。

    对于纪凡接近伸手,秦暮容虽想要甩开他,可是身形却像是被无形的压力束紧一样,动都难以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长剑缓缓从肩头拔下。

    “啊。”

    少年忍不住痛哼一声,拔剑的纪凡却眼也没眨。

    “呜!”

    同长剑一起从少年肩头拔出的,还有一抹伤之力暗影,只见纪凡左手向着体侧一方虚抓,空间中的灵气,竟然在淡淡意志波动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摄在所握的手中。

    “呼!”

    纪凡将抓着灵气的左手置于面前,在松开的过程中,对着少年的右肩伤口吹了一口气。

    让人异样的事情发生了,少年右肩的剑洞,在灵气滋润的情况下,血肉开始重生,伤口长出肉芽闭合。

    “你的努力,就是为了赢得一场比试的胜利证明自己吗?”纪凡拉上少年的手臂,就要向战台外围的枝杈返回。

    “这一场比试,道玄宗虽输了,但我大衍峰一脉的大弟子纪凡,会在碧虹台上与各大宗门的强者一较高下。”没等纪凡走出几步,宁安媛放开的声音,响彻战台内外。

    对于宁安媛没有提及九宫宗,表示道玄宗和大衍峰一脉还有人的意思,纪凡在战台上停下脚步,不由将目光望向了她。

    之前宁安媛叫纪凡为穆原,此时却在西灵榜当众改口,就连被带着往回走的少年,也是不明所以。

    其实纪凡很像同少年说的是,自己的时代早已经结束了。

    “口气还真是大,输了一场想找回颜面吗?”

    “什么嘛,这是输不起换了个人上来,代替那个受伤的弟子。”

    “以为长得高大一些,就能胜了?”

    众多低阶修士有些躁动,多是不满宁安媛换人的说法。

    “宁安媛首座,你就这么将大比的层次提上来,直接要进入强者为尊胜者为王的阶段,会让人非常为难的。”戴着面纱的钟晞燕,笑语的同时暗道一声果然。

    “如果不相信我这个弟子的气量,我是不会这么做的。”宁安媛深深看了纪凡一眼,似乎换了个人。

    直到这时,纪凡已经确认师娘宁安媛很不对劲儿。

    按耐住情绪的纪凡,对着花飞花招收,示意让她将小的带回去。

    “你自己小心一些,师娘有些不太正常。”待到花飞花过来的时候,纪凡对她传音道。

    被宁安媛叫破身份,强行推上战台的纪凡,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的一些话语,仿佛看到了师尊穆怀晟的影子。

    “当年师尊被剑花吞噬,明明已经损落了。”纪凡的心绪纷乱,想到了穆怀晟在正魔会战之时损落的情景。

    “难道想要独战群雄吗?那你得显露出相应的本事才行。”没等纪凡想明白怎么回事,身穿马褂的坚实肌肉男子,已经向着战台中落下。

    纪凡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大比上,他甚至在想,要不要将师娘宁安媛拿下。

    躁动的心绪,让纪凡体内的凡古之气,开始有了波动,但还没有显露出灵压。

    “站在那儿傻愣着做什么?”

    宁安媛对纪凡开口,让他又是一阵恍惚。

    “我上。”

    之前伤了秦暮容的小辈,也是飞星崖的黝黑青年弟子,眼见宗主下来,骤然就冲向了纪凡。

    “嘭!”

    黝黑青年的一拳,正面击在纪凡的心口上,就犹如流星一般。

    “师尊,好久不见了!”

    纪凡转头看向宁安媛的眼神,显得极为复杂。

    宁安媛向着纪凡笑了笑,并没有给他回应。

    “为什么?”

    就在黝黑青年一拳过后,回身放出尖锥再度反刺纪凡心口之际,他则是淡淡言语道。

    “嗡!”

    璀璨的精光灵动,从纪凡体内翻涌,使得黝黑青年的动作,在他身前停摆了一样。

    “若是说你想要身体,我可以给你一具。”纪凡不理会黝黑青年,微微提起张口,不但一具龙棺从他的肚里乾坤中被放出,就连一件卷轴般之物,也从他口中出来。

    不同于龙棺被纪凡拂向宁安媛,卷轴之物打开,赫然是一面战旗。

    纪凡体内放出的精光,在璀璨过后柔和了很多,并没有太强的侵略感,看着也不磅礴。

    “呜!”

    宁安媛伸手抵住了龙棺,可是棺体泛出的一行魂念,却让她的左臂,泛出了异样的灵魂波动。

    是姻缘印,还是修罗霸印,纪凡并不是很确定。

    当初纪凡给师娘宁安媛换星瑞狐体的时候,没发现她的灵魂异样,不过说到底,那时候的他与现在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

    纪凡此时拿出养魂战旗,也有着试探的意味,且不说龙棺激起了师娘的异样魂印和魂力波动,他甚至看到了,宁安媛的目光一震,被养魂战旗吸引。

    “小家伙,你若是想要向我挑战的话,恐怕还有的等。”纪凡稍稍挥动衣袖,将陷入停顿的黝黑青年柔和挥出。

    多目魔戒被纪凡从口中吐出,带在了左双手中指之上。

    纪凡不再看师娘宁安媛了,也没什么话语,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马褂男子身上。

    “独战群雄,我恐怕是不行。”

    纪凡刚刚开口,宁安媛的双眼就不由微睁。

    活了四百多岁的纪凡,面对现如今的情形,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没有师尊穆怀晟和师娘宁安媛,纪凡也不会有今天,两位尊长为了他,可谓是殚精竭虑。

    包括到了今日,纪凡还在承蒙师尊和师娘的恩泽,包括他的星界盘,所修炼的天枯禅,以及种下的凡古灵根,都是二位赐予他的。

    “瞒了这么多年,且不说师尊,不知道师娘是何种心情!”纪凡暗暗叹了口气。

    不同于各方势力的低阶修士,一些强者则是或多或少有着讶异之色。

    “嗡!”

    纪凡的一双灵目,十二块逝葬瞳力旋涡显现,他双手向着身体两侧的空间探入,已经抓出了两把小黑刀。

    “让低阶修士都散了吧。”

    环视战台周围的纪凡,沉声言语道。

    “主子,不要。”

    花飞花感受到纪凡的心境极为混乱,戒备宁安媛的同时,大声对他提醒道。

    听到花飞花的声音,纪凡急剧躁动的灵力,突然为之一滞。

    就在纪凡有了放弃之意,想要转身之际,一道道身影却从战台的东边飞下。

    “愚蠢,你不动手,以为别人就会放过你吗?”宁安媛凌厉看了花飞花一眼,旋即对纪凡沉语道。

    花飞花想要动,却被纪凡摇头所阻。

    其实纪凡想过要跑,可是他担心师娘宁安媛不肯走。

    “不怕死的,就跟我来吧。”

    纪凡背后展开一对浮光掠影的光翅,身形虽在战台上飞起,不过速度并不是很快。

    对于纪凡的举动,各方势力的强者,虽是各怀心思,却也没有阻止。

    只见道道遁光,转眼间就向碧虹山脉以东而去。

    “怎么回事?”

    被留下的各方势力低阶修士,已经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我现在真的是一名强者了。”

    纪凡的话,并非是说给跟上之人听的,而是对师娘宁安媛而言。

    “你是想要说,你不是小孩子了,以你现在的实力,早已超出了我的认知,过了战台比斗的阶段了吗?”宁安媛难得给了纪凡回应。

    “远远不止如此,我甚至有了家人。”纪凡的话,就好像说一半留一半。

    远离碧虹山脉,一路纪凡一直飞到广阔的岩石山峰之地,他这才向下落去,对花飞花召唤示意。

    “嗡!”

    出乎很多人的预料,花飞花竟自己抛出一具尸棺吊坠放大躺了进去,待到尸棺飞到纪凡身边的时候,已经缩小被他收入多目魔戒。

    就在一些强者以为纪凡要跑的时候,他的眉心灵宇散发精光,扩展出了一张佛面罩在了脸上。

    在尾随纪凡而来的一众强者注视中,他却不动了,也不再有任何的表示。

    不同于外人,对于纪凡停下了脚步的被动样子,宁安媛却蹙了蹙秀眉。

    若是了解纪凡的人,只怕要感叹他还没进入状态。

    地魔界的一众强者,之所以要对纪凡动手,却也是感觉他的状态不对,哪怕是他看似恢复了灵动。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